一次严重车祸生还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我家住在一个离市区很远的小农场,我靠摆摊卖货挣点小钱维持生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去哈尔滨上货,客车上的人很多,超员五六个人。下午四点多钟发车,没走多远车就坏了,一直修到下半夜两点多,才修好。人都困倦得不行了,司机开着开着就睡着了,汽车一下就撞到护栏上,车就翻了,前面的风挡玻璃全撞碎了。紧急刹车的惯力太大,就把熟睡的人从前面都甩了出去(卧铺大客车)。

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公路边上坐着哪,心里还在想:不是在车里睡觉吗,怎么出来了?那是早上五点多,天还没亮,我想站起来,却动不了,一看全身都是血,七窍都出血了,脑袋都变形了,膝盖以下小腿断成两截,但没有疼痛的感觉,就感到冷得不行,我就喊人,同车的人见到我都不认识了。同去的同修找到我一看,当时吓得就要休克过去,她想,师父别让我休克,我得照顾同修呢,这样一想她就清醒了,她受的是轻伤。

司机夫妇站在路上截车,可是车都不停。出事地点离方正不太远了,这时方正交警看见路边有一帮人,知道可能是出事了,就过来看,把我们送到方正医院,方正医院还不收。后来有人告诉他们,这些人都是去上货的,身上都带着钱,医院这才收下。

轻伤重伤六七个人,医生先抢救他们,因为我伤最重,亲人又不在身边,他们以为我活不了了,也没人理我,等把别的伤号都处理完了,才过来看我,呀!这老太太还活着哪,不喊也不叫,还挺精神呢,就问我你身上带了多少钱?我说带了多少,她们让我拿出来数一数一点不差,他们都说这老太太头脑还挺清醒,就问我你家附近有亲人吗?让他们来签字,准备给你做手术。我告诉了儿子家的电话号码。

一会儿媳妇和一帮亲戚来了,儿媳妇一看到我就大哭起来:妈呀,怎么摔得这么厉害,都认不出来了。我心里想我这不是挺好么,你哭啥呢。医生说别哭了,赶快签字抢救吧。儿媳妇自己不敢做主,又给我二儿子和女儿打电话说了我的情况,二儿子说嫂子你先签字吧,我们马上动身。就这样,我中午十二点才進手术室,直到晚上六点才出来。晚上五点多我二儿子和女儿和我弟弟才到医院。在手术室医生给我检查时说,小腿断两截,肋骨断了六根,下颌骨也错位了,因失血太多,量不到血压,也摸不到脉,手脚全身都是凉的。

输上血之后,手脚渐渐的有了温度,一个大夫高兴的说,你说这老太太神不神,血压脉搏都没了,意识竟这么清楚,什么都知道,这老太太真是神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管着呢,因那时是迫害法轮功最厉害的时候,我有怕心,没敢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

晚上六点多从手术室出来,家里亲人看方正医院条件太差,怕误事,当晚就转到哈尔滨一大医院,因我动弹不得,孩子们又不同意我回家。

到一大医院第二天的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有七八个小伙子围着我打我,打得我全身是血,我就从自己身上抓血往他们身上甩,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得给你们留个记号,他们都高兴的离去了。醒后我悟到这次车祸,是让我还以前欠下的业债,师父保护了我,才没有出现生命危险。第三天我就来例假了,后来又来过两次。在医院共做了两次手术,又便了两次黑东西,儿女不放心,去问大夫是怎么回事,大夫说你妈内出血,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

住了一个月零五天就出院了。回家后才发现,整个头不能用手摸,摸哪都疼。可我不在意,心里特别舒服,总觉得心里甜甜的,回家后就学法、抄法,渐渐的能下地了,能炼功了。

刚下地炼功时,感到好多法轮在身上转,我知道是师父给调理身体,身体也越来越好,家务活也能做了,走路也快了,也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巨难,弟子只有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主动做好三件事,用实际行动回报师恩。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