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诚实农民屡遭冤狱 备受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攀枝花市仁和区布德镇五十六岁的农民韩应成,因为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被绑架、抄家、关洗脑班、非法劳教、判刑,遭受种种酷刑。八十多岁的母亲无法承受中共恶徒的惊吓、骚扰,在痛苦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地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统一抄家,仁和区公安分局、派出所、治安室人员张友富、杨从先、黄兴明等人闯到韩应成家,翻得家里乱七八糟,抢劫了一些私人财物。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韩应成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市政府澄清法轮功真相,却被非法拘留十天、罚款。

二零零零年,新华乡政府中共人员办强制洗脑的所谓学习班,强行把韩应成绑架去,不准回家,天天放编造谎言进行洗脑,专门有人监控,非法关押了十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韩应成在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仁和区公安分局崔福利等人闯到他家,将他绑架到仁和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在看守所关押了七个多月,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崔福利、市劳教委等人把韩应成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恶警崔福利还强行叫交两百元钱做路费。韩应成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期间,他八十六岁的母亲无法承受中共恶徒的惊吓、骚扰,在痛苦中离世,韩应成没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晚上,韩应成等九位法轮功学员出外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在回家的途中被仁和区公安分局、乡治安人员绑架,连车带人一起押到同德派出所,恶警轮换着看守,不准互相说话,不准睡觉,不给饭吃,轮番审问、毒打。他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之后,非法劳教二年,他再次被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

绵阳新华劳教用车轮转的“转化”谈话,不让睡觉、罚站军姿、蹲军姿、站军姿还要夹几本书、晒太阳等。以及辱骂、掐、打等各种伎俩折磨着法轮功学员。期间他目睹了成都法轮功学员刘永生被护卫队恶警暴打,被打得伤痕累累,嘴上被恶警用烟头烧的全是泡,脸上被烟头烧、手掐的痕迹斑斑,恶警逼他在大热天穿棉衣、戴棉帽;法轮功学员方征平,被狱警唆使犯人暴打,被打的满脸是血;攀枝花法轮功学员刘国兴被六、七人监控,被强行着“转化”要写什么“三书”,他宁死不写;乐山井研县法轮功学员朱均华(音),被恶警关到小屋里暴打。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约九点过,韩应成被非法闯到家中的便衣人员、镇政府人员李先梅、染起淮、刑警大队队长吴应康、小起等人绑架、抄家,强行将韩应成反铐抄家,在场还有杨凯、宋启安、姓苏等人。他被绑架到仁和区公安分局,遭审讯、威胁,恶警逼他签字,被韩应成拒绝撕了。晚上押送到市看守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看守所里,韩应成曾三次被外提刑讯逼供,遭酷刑折磨。市公安局段青等四人把韩应成外提到仁和区公安分局夜里十二点刑讯逼供,双手被反绑吊着实施暴力,酷刑折磨,在分局刑讯室坐老虎凳,用旧毛巾扭麻花股猛击头部至昏迷,反手吊铐在铁窗上,蹲马步、尖皮鞋猛踢两大腿至站不稳,用军用背包带约一寸宽扎实反绑双手吊于铁窗栏上,只让脚尖触地,他被折磨得大汗淋淋,失去知觉,恶警才说“到位了”。恶徒还用竹木棒敲打他大脚趾甲至血瘀,用手狠打他脸部、猛击牙腮面部,虐待、人格侮辱、殴打,三十六小时不许合眼,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等残酷手段没有人性的迫害。恶警什么也没得到,又换了个地方,玩扑克赌钱,深夜又把韩应成铐在窗户上,没关窗户天下着雨,又吹着冷风,刚被酷刑折磨的韩应成冷得全身发抖,后又把韩应成铐在他们的座位下。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早上,韩应成又被绑在刑讯室坐老虎凳上,警察洪、宋扫地还数着昨晚段青吃的烟头二十四个,下午叫来四个年轻的恶徒,邪恶段青说,再不签字,不配合就把你倒吊灌辣椒水、盐水,鼻子、眼睛都灌上。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韩应成被公检法不法人员合谋非法立案起诉。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非法开庭,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他被非法判劳改三年。

在黑暗的五马坪监狱,恶警用不准睡觉、限制大小便、饥饿、超强度体罚、冷冻、殴打和谩骂等各种卑鄙野蛮手段,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法轮功学员连人的最起码权利和正常生理要求都被践踏剥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完全不准睡觉,在恶警指使下,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几个刑事犯二十四小时轮番看管,后来夜晚只准睡两小时,凌晨三点钟才睡,五点就被弄醒。夜晚大部份时间面壁站军姿,不许打瞌睡。早饭只有一个小馒头和半碗稀饭,中午和晚饭都是小半碗饭和一点无油荤的清水菜汤。在吃不饱又不能睡的虐待折磨下,法轮功学员还被每天体罚,围着坝子跑圈、做上下蹲、俯卧撑……完全没有休息时间,人的精力和体能消耗到了极点,身心交瘁、疲惫不堪。

与此同时,恶徒还在凛冽的寒风雪天,强行扒下法轮功学员的棉衣、厚裤,只准穿少量薄衣,整夜一动不动的站军姿,有时甚至不分白天黑夜连续站,冻得人浑身打颤发抖,周身僵硬,手脚肿烂,连生活行动都困难。在各种摧残手段都达不到目的时,采取封闭式迫害,关入小间,用臭袜子堵嘴,暴力殴打和用各种流氓手段侮辱伤害。

监区恶警、坏人所干的恶行怕曝光,不让别的犯人看见,常常是关着门偷偷干,但仍然捂不住恶行,连犯人都说:不进监狱还不知道中共邪党这么黑,这么坏!

韩应成被冤判三年期满后,又被非法延期几天才得以出狱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