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的寿命是让我修炼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二岁,十六年的修炼之路,有平顺大道,也有坎坷波折,是在伟大的师尊细心呵护下一路走到今天,在这里我把自己修炼过程中觉的重要的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希望共同提高。

得法

我年轻时家境贫寒,一直在逆境中挣扎,身体被扁担压变了形,体弱多病,读个中专都用了五年时间。我是在一九九六年下半年得法的。上半年,我儿子在他一个同学那里借回一本《法轮功》,我拿到手看了第一眼就觉得这是本好书,看见师父坐的莲台那么高,感觉到师父坐在好多好多莲花之上哟,庙上如来佛才几层,师父就有那么多层莲花,这个师父了不起,这是一本修仙的书,过去是要入山去找。我从对修神仙很向往,只恨自己无缘。我一口气读完这本宝书,爱不释手。我告诉儿子把这本书买下来,给多少钱都行,催儿子联系,结果对方不干,失去了第一次机缘。

一九九六年十月份,儿子说书店里有《法轮功》卖,是修订本,我一听立马跑到书店将宝书买了回来,当晚就迫不及待的读了起来。怪事发生了,这之前,我是老花眼,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数字、字母都分不清,配不到合适的镜子,做库存帐都成问题,日常生活都受影响,这时看书字和图片都非常清晰,我一口气读完,马上按书上的图解炼起五套功法来,炼完后,身体非常轻松。第二天上班做库存帐眼睛不花了,比原来好的时候都清楚,甚至可以穿绣花针了,一直到今天眼睛都是好好的,就这样开始了我一个人的修炼之路。

我一直按《法轮功》的指导独修,后来偶遇一同修(应该是师父的安排)指点,到书店请回《转法轮》,通读过后才慢慢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修炼,这才开始正式走上修大法之路。

个人修炼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基本上是个人修炼。由于在常人时养成了看书先看精彩部份的习惯,给我学大法带来了很大干扰,我对鬼神比较感兴趣,反复看附体那一段,导致我时时担心附体,搞得神经很紧张,由于独修,和其他同修很少联系,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弯路。后来我按师尊讲的坏的物质和思想不去掉是很难长功的法理進行归正,我戒掉了烟、酒,去掉了色欲之心,慢慢的走上正路。

对修炼人而言,正如师父说的:“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1]。有一段时间,工作比较忙,学法、炼功就放松了,干扰就来了:腰部长出了疱疹,快速向背部蔓延,本来我还觉得是消业没有当回事,家人见了,不得了,要我立马上医院去,这时心也不稳了,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在医院刚打完针、擦完药,我突然感到自己一身东西都漏光了,我马上明白那都是我修出的功和各种生命体,它们怕药味都走了,我后悔莫及,简直要哭了,马上把药扔了,立马回家向师父承认错误,几天后,疱疹神奇的消失了。

修炼的前两年我始终在病业中打转,这个去了那个来。一九九七年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我正惬意的飘行着下一长长的石梯,突然不由自主的飘向右侧大河的上空,到大河中间立马向河底坠去,到了水中感觉不到有水,越落越快、越来越黑,感觉坠向深渊,这时的我头越来越晕,不能呼吸,心里难受极了,只有模糊的一点意识也在慢慢消失,在生命即将消失的时候,突然一震,又感觉意识慢慢清醒,身体开始往上飘,这是一个缓慢痛苦的过程,不过越往上痛苦就越减轻,当我终于飘离水面,痛苦一下子消失了。我升到半空中又往河对面飘去,落到岸边的一颗大树旁,这时从我背后过来一个人站在我右边轻轻的拍了我右肩三下说:“好了,没有事了,你可以回家了”!我抬头一看这不是伟大的师尊吗?这时梦醒了。我明白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了,修不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痛悔平时常人之心太重,老是过不了病业关。从现在马上做起,从自己头脑中清除常人一切关于病的观念,只有清除这些,才能尽快的从常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中走出来,尤其是年龄大的同修,千万要注意!

修炼的前两年自己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生死关。在我年轻时一位远近闻名的“半仙”告诉家人我活不过花甲,所以越接近六十岁我的心就越慌,陷入一种严重的执着之中。为了打破这种僵局,我就反复学法。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命运从修炼那天起就被师父改变了,那些都不存在了,由于我这坚定的一念,打破了宿命,直到现在,越活身体越壮实!当然这都是师父给延长的,目地就是为了救人。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中午,我去拿柴准备引火,刚弯下腰,突然眼睛一花,马上头晕目眩,身体失去知觉,紧跟着倒在楼顶上,我马上发出强烈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认你的迫害!瞬间就恢复正常,我刚站起来,领导就在楼下喊快下来发货,我快步下楼投入工作象什么都没发生。

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突如其来的迫害降临了,面对铺天盖地的诬蔑和攻击,我没有丝毫的动摇,马上站出来澄清事实,我的工作天天都会接触客户,三教九流什么人物都有,对共产邪党的历史我早就清楚,结合共产邪党整人的手段和我自身身体的变化,我每天一有机会就揭露电视里的谎言(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讲真相),澄清师父和大法的清白。由于我平时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人缘好,年年先進,从没有人来干涉我,为此,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我们单位的另一位同修情况就不一样了,由于他平时在单位斤斤计较,修炼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迫害来时单位就把他报上去了,受到了单位的严厉警告,他不炼了,最后差点死在医院。我去找他也一直回避,后面再也没有见到他。

由于工作原因我无法离开仓库半步,听到其他同修到北京上访的消息我感到很憋屈,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现在受到诋毁弟子都无法为师尊说句公道话,我下定决心去上访。师尊看见我的真心为我铺平了上访的路。因为一个大仓库只有我管理没有出过问题,所以平时领导是不会同意别人来代管,也就是一般不会同意我请假。这次当我一提出请假,领导马上同意第二天就安排人来清库接帐,并且当天就买到了人家等一周都买不到的火车票。

当晚,我们一家四口,我、老伴、女儿和儿子加上我的外甥(都是大法弟子)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一路非常顺利,连上车前一直拉肚子的外甥也恢复正常。第二天晚上十点多到了北京,去住旅馆遇到了麻烦,老板要我们在辱骂师父的本子上签字才能入住,说是派出所的规定。我分辩说:“我们是来住宿的,不是来骂人的,我们与法轮功无冤无仇凭什么要骂?你硬要这样做我们走人!”这时,揽客的人过来对老板讲:“我们拉客很不容易,人你可以放走,我们的提成一分都不能少!”老板无奈只好给了我们五人一个包房。第二天一早,儿子慌慌张张的对我们讲,他昨晚一直没有睡着。十二点过后听到老板把派出所的人喊来查我们,来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后说算了,不要自找麻烦之后就走了。儿子的怕心召来了不必要的惊恐,而我们却睡得踏踏实实。

吃了早饭后,我们一车人坐到天安门。我们商量好为了安全起见先到金水桥附近看看虚实再决定打不打横幅,其实这一念已经不正了,还没有做就怕不安全,不把邪恶求来才怪。我和儿子先一步走到金水桥边,回头一看老伴女儿外甥他们三个被挡下了,紧跟着就被抓走了,见到他们后才知道是不愿意骂师父和大法。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措手不及,我决定马上打开横幅,这时,儿子怕了,看着儿子惊慌的样子我情的执着上来了,我让儿子马上到火车站去等,在约定的时间没有见到我们就自己回家。儿子走后我在心情紧张的状态下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由于心性不稳,被迫害也就顺理成章,我也被便衣抓捕了。后来我们被北京的警察交给了本地国安警察带回了本地,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不配合他们,老伴遭到了恶警惨烈的殴打,殴打中她一直在喊师父加持,一身的伤回家两天就好了。女儿、外甥当时在天安门就被放了。

回到当地,我和其他一些同修都被关押在看守所,我心里觉得堂堂正正。几天后我突然出现高血压的反应,在押的同修告诉我,是师父演化的,你该出去了。我的欢喜心起来了,觉得修得不错,师父奖励我。哪晓得,这次他们突然把我拉到另一个医院去检查,血压又恢复正常。修炼真是来不得半点虚假。接下来他们非法关押了我三个月,在关押过程中,为了让我写认识和保证书,“六一零”的人多次找我谈话,为了挽救他们,我没有硬顶而是和他们从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说起,用我的身体变化告诉他们没有法轮功、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得了这么大的好处还要骂师父,那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吗?这种人恐怕连你们也看不起!转化我的人也被感化了,明白了什么是法轮功,最后他说:你说的我相信,我是学医的,你们大法太神奇了,超越了现代医学。从此后他不但再也没有找过我,还指使牢头给我换了一个好的位置睡觉,免去了我牢房的杂活。后来我又给两个牢头讲清了大法真相,在二人的帮助下又使剩下的所有人明白了真相,我在里面炼功他们就主动保护,看守多次问起没有一个泄密。

二零零一年,我从看守所出来犯了一个大错。原因是出来后由于接触不到同修,听不到大法的消息,听信了对大法不好的谣言,在派出所警察的欺骗下写了“三书”,回家后头痛欲裂,心中不安,象丢了魂似的。晚上就做了个梦:师父打开一个水龙头,接着出现一个金盆,师父让我看盆里,我一看盆里有一张照片,正是我二十四岁时的一张学生照,照片中的我右边额头上鼓了一个高高的大包,后面一个退伍军人紧盯着我。我一惊马上醒来,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另外空间的真身有坏东西了,我知道自己错了。第二天一早我跑到派出所去找片警要回我写的“三书”,结果去了几次都不在,我只好写了书面声明和劝善信留给他们。后来他们只把我的劝善信转给了单位,此后多次在晚上深夜到我家骚扰。我悟到:这都是怕心所致,我没有当面把信和声明交给警察,没有做到堂堂正正这才带来这些干扰。从这以后,我思想上只要出现一丝一毫的杂念我就会及时清除归正。

四、救人

回家后单位让我内退了,我就在仓库边以卖烟和矿泉水为名摆起了小摊,堂堂正正的讲起真相、劝三退,直到前年仓库被拆。

停止摆摊后,我和老伴就走街串巷讲真相。老伴早年耳朵做过手术,有点背,我们就互相配合,我讲,她就在旁边发正念,慢慢讲,以讲清为准,虽然讲的时间长些,但是质量有了保证。我们从不看电视,也不管什么敏感日,就是正念救人。我们从不担心讲真相救人会被举报,因为我们是在救人,是在做宇宙中最伟大的事,任何生命都不敢反对!还有师父打开了我们的功能,只要正念足,谁也不能动我们一丝一毫。我们一直都是坚守这一念来讲真相救众生,虽有波折却从来没有出现大的干扰。

这些年来几乎把周围的人讲遍了,一出门随时都有人向我们问好。也有个别人看到我们就回避,我们在反思为什么?恐怕是这些人特殊的际遇听信了谣言,一般的讲解很难清除其头脑中先入为主的观念,还得要下深功夫才行。仓库旁有一群摩的司机,平时讲劝他们三退都不信,这次中共为了控制“保钓”游行,连他们一起也被清理取缔了,见到他们后我说:“倒霉了吧?”他们说:“让你看笑话了吧!”我说不是,当时告诉过你们,共产党可以迫害法轮功,也同样会迫害到你们头上,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这是共产党的本质告诉我们的,他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老百姓的利益,他们认为谁影响到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对谁下手!这次他们都点头称是,这时我说:“该三退了吧?”他们全部都点头同意了。

这就是我这十六年来的修炼之路,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还差得很远,离师父的要求差得更远,但是我有信心走好最后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师父交给的使命。
以上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