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正念正行 顺利公开退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二零一零年十月的一天,分公司书记找我,让我填(邪)党员登记表,我并没有听明白,也没问清楚,就一口回绝:“我不填。”因为已经有几年不参加邪党的各种活动,对于(邪)党费,他是半年一收,我也曾拒绝交并跟他解释过,但他却先垫上,然后发工资时,再让会计从我工资中扣。我曾多次跟他讲真相,他总是强调:你的工作态度与能力在单位是一流的,退了休,我就跟你炼去,但现在,这事不能太由着你,我还得吃饭,希望你也为我考虑考虑。

我说“不填”时,态度有些生硬,那个怨恨心又显现出来,但当时却没有觉察。他说:“你不填也得填!”我一听,气就上来了:“你不用管,我去找领导!”虽然强忍着,面带笑容,却透着争斗心。我带着怨气、争斗心,急匆匆向“公司(邪)党支部”写了个“退(邪)党申请书”,还斟酌词句,没提“法轮功”,希望能顺利通过。

我找到了专职(邪)党务工作的公司副书记,我曾多次讲真相,劝退,虽然明白一些,在一些事上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坚决不三退。他一看我的申请书,就说:“你还是经过认真思考了,没写不该写的。其实,我一直担心这一天。你还是再考虑考虑。‘申请书’你先拿去给其他几位领导看看。这个事肯定得上报。”

我说:“我之所以退(邪)党,您也知道,就是因为(它迫害我们的)信仰。其实,我早就在网上退了,某书记又让填表,我肯定不会填的。”副书记说:“你不是一直交党费吗?”我说:“我跟他解释过,为什么不交,可他每次都是先垫上,等发工资时直接从工资中扣除。”“那还不是一样吗?”“我就当成被流氓抢劫了”。他表情尴尬,我被怨恨心、争斗心带动,虽然想进一步讲真相,却被邪恶阻挡。

我又找另两位领导,鉴于我的“特殊身份”,他们都希望我再考虑考虑,先收回“申请书”,并避开法轮功问题,使我想继续讲真相遇到障碍。

我决心已定,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公开退出来。我请师父加持,发正念不允许邪恶再害人。但一连几天,我的心很忐忑。

公开退党一直是我的心愿,因为当初九九年迫害时,由于之前没有真正实修,当公司领导几次找我谈话后。由于怕心及对名利情的执着,我在他们的选题:“要么退党,要么不再修炼”中选择了后者,当我被师父及同修拉回正路后,我意识到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永远的污点。

还有,在跟同事讲真相时,他们有的也会问到我退党的事,我告诉他们我已经化名退出,不参加活动,被迫交党费,有的就有些不屑,甚至,有一个人很郑重的说:你若公开退出来,我就退。我意识到没跟他们讲明白,但另一方面,想退党有些执着了。我清楚,公开退党没有错。但要证实法,能让更多人因此明白真相,不能因此让邪恶迫害人。我曾几次求师父安排,因为我的一切都由师父决定。我意识到,这次正是师父给安排的机会。

但为什么心会忐忑不安呢?向内找,还是怕心,怕他们万一上报,我会失去工作,我的家庭失去经济来源(先生已经失业近五年),甚至被送洗脑班迫害。据说这是市里要评先进(邪)党支部,要求所有(邪)党员都参加,这也许又是邪恶搞迫害的招数。我上明慧网发了消息,请市里同修注意正念正行。

怕心不是真我,正好彻底根除它。发正念根除怕心。可心里仍然别扭,再向内找,我还有严重的争斗心、怨恨心,这都是党文化的东西,彻底清除。但仍觉的有浓浓的物质障碍。是什么坏东西?“申请书”,突然脑子一亮。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归师父管,为什么向邪党支部申请呢?公开退出它,不再给它加持能量,还能正面影响更多人退出它,它能答应吗?再说,用真名、化名、小名三退是师父认可的形式,我零六年就用化名退出了邪党一切组织,此次公开退出不过是公示一下,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管它邪党同意不同意。可是向它申请,这是多大的漏洞啊!它什么也不是,可它就是邪、就是恶,它肯定会阻碍不让我顺利退出。想到这些,我的空间场顿时清亮起来,那浓浓的坏物质消失了。我立即撕掉申请书,电子版一并删除,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

过了些日子,分公司书记通知我去找某政工干事,我针对他发了正念,到那才知道,副书记及党办主任也参加,正式找我谈。我持续的发着正念,并保持心平气和。

副书记先严肃的说:“这事已经上报了局及部里,他们说管不了,有可能上报市里。现在这事只有两种结果:一、收回你的申请书,以后按规定参加组织活动,按时缴纳(邪)党费。二、我们上报市里,有可能上报市六一零办公室。”我悟到这是针对我的怕心来的,邪恶不过是吓唬人!当我平静而郑重的告诉他们:“申请书我已经撕了。因为我在零六年就已经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不需要再向谁申请。以后我不会参加任何(邪)党的活动,也不会再交(邪)党费。我希望你们也不要上报,因为对你们不好。”

他们有些意外,却似乎松了口气,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随后,我告诉他们当时的三退人数,讲法轮功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香港、澳门、台湾都自由修炼等。副书记态度很好,因为已经跟他讲过许多次真相了,也跟干事讲过真相,并送给他真相光盘,主任是新来的,听口气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发正念待有机会单独给他讲真相。最后,副书记告诉我听通知。我能感觉到师父的加持,“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后来,分公司书记告诉我,公司领导决定,我不用再交党费,党章中规定:半年主动不交自动退(邪)党。这不属于处罚,到时办个手续就可以了。他一再强调领导们很看重我的人品和工作能力。我又重申:若不学大法,我不会这么好,身体也不会象现在这样,能给公司出力,支撑家里生活。

我很高兴,公司领导做出了正确选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为的是让我尽快修好自己,多救众生,圆容好自己的世界。

今年七月中旬,我顺利公开退出了邪党。分公司书记请我参加分公司(邪)党支部会议,有公司领导参加,说只要决议时我表示同意就可以,其它的都不用说。我说行啊,可转念一想这不又参加邪党活动了?所以就拒绝了。

路顺利走过。其实,在分公司书记告诉我解决办法时,我就想把这经历写出来,但似乎最后结果还未定,还有些担心会出什么偏差。其实,现在想来,还是信师信法不足。我们的路早由师父定好,只要我们学好法,向内找,正念正行,一切都会按既定的路顺利走过。

感谢师父。因修炼层次所限,恳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