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失而复得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我今年五十七岁,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这风风雨雨十多年来,有在法理中升华的喜悦,也有过心性关的剜心透骨,虽然在迫害中也走过弯路,但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在师父呵护下,一路走了过来。

在得法前,我体弱多病;胃肠炎、气管炎、腰疼、严重脚风湿症、鼻炎经常感冒不打吊针好不了。为祈盼家里大人、小孩平安、健康总是到庙里上香,哪儿灵验去哪儿,但却因此惹鬼上身,被低灵缠扰。那些年,天黑就不敢出来,阴雨连绵天阴沉沉的时候,大白天都怕。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上的那些毛病不知不觉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低灵也逃之夭夭,每次去学法点学法炼功,再黑我也不怕啦。我知道师父在保护我。每次想到这些,我都禁不住热泪盈眶:“师父啊,您给予弟子的是多么美好的一切啊!这是我做梦也想不来的啊!”

我永远记得得法的那一天,那是一九九八年冬月初一,我邀邻居去庙里上香,她告诉我她以后不去了,要炼法轮功。我说:“炼功谁保佑你呀?”她说:“只要你炼功,师父就保佑你。”我也没多想,就说:“我也跟你去炼功吧!”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两条路直通山顶,我想:我就选这条路吧!醒来,我笑了,我为自己选择了修炼这条路。

就这样,我天天早晨二点多就起床,步行半个小时去炼功点炼功,晚上去学法,不管刮风下雨,也不管天上是否飘着雪花,从未间断过。那时候还不知道这部法这么大这么神奇,到了第九天,我炼静功时突然心想:炼了这么多天,怎么也没见有什么动静呀!(其实我也不知道炼功还会有什么动静)不一会儿,师父就开始为我清理附体,我看见那个附体大喊大叫,拼命抵抗,嘴里吐着黑气。我目瞪口呆,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那种不好的东西!我庆幸自己入了正门,有一位好师父,要不谁奈何得了它呢?

那段时间,消业消得很厉害,功长得飞快,确实感觉到师父往上推我们。过程中也感受到很多神奇的事。

有天晚上,我去炼功点学法,因为下雨,路上坑坑洼洼,由于天黑,我一脚踏進了泥水坑,水溅起老高,我心想:鞋子肯定湿了。走了半里路,到炼功点一看,鞋子底都是干的!自己感觉到很神奇。

有一天,辅导员说有师父讲法录像带,到时放给大家看。我从未看过师父讲法录像带。到看的那一天,才知道和我前几天梦中梦到的情景一模一样。

有天去学法,一抬头看见师父法像,只见师父笑呵呵的。同修说:是师父在鼓励你好好修呢!

那段时间,我天天跟同修学法炼功,到处去洪法,感觉到自己幸福极了,能得到这么好的大法,是多么幸运啊!

转眼到了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世人受到毒害。听说和很多同修上北京去反映情况,我们也决定去北京证实法。刚到北京火车站,就被本地派出所、村书记接、劫持回本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所长拿着很粗的棒子毒打我们,我的整个后背没有一块不是青的。虽然打得那么重,但在师父呵护下,没留下伤痛,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这一切。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那天,同修们商定到我家庆祝师父生日,因我家有师父法像。那天来了许多同修,由于法理不清,师父在梦中点化也没悟到,被邪恶钻了空子,派出所来抓人,我抱着外甥当时走脱。但同修大部份被抓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我因为怕心未去,还有对儿女的情很重,后来还是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在黑窝里由于怕心重,走了弯路,觉得自己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出来后,决心一定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做一名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

由于儿子在离家不远的一座城市做生意,要我去照看孩子,照料他们的生活。那地方见不到一张大法真相资料。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给我的又一个救人的环境。于是我除学法炼功,隔一段时间就回来一次,取一些真相资料、跟同修们切磋。

二零一零年九月的一天,我从家里带来了一些真相资料。这一次有师父最近的讲法《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还有一本《明慧周刊》。我很激动,一到儿子商店就迫不及待的把讲法拿出来给儿媳看。我家人耳闻目睹在我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都明白了真相,女儿和儿媳也都相继得法。我说:“师父来讲法了!”心里光顾着高兴,起了欢喜心而不自知,又忙着回租房做饭,结果竟把装大法书和周刊的塑料袋忘在装饼干的箱子里,这里出進的人多,等我记起来的时候,塑料袋已经不见了。

当时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这本宝书跟了我十几年了啊!邪恶最疯狂的时候,我都没有让邪恶拿走。现在由于我的疏忽,竟然不见了。儿媳说:“求师父吧!按说书别人是不会偷的,你多发正念,我也帮你发,说不定别人拿错了会送回来的!”我知道是自己有漏,但是有漏也不允许邪恶拿我的书!我心里求师父:千万别让恶人毁书!跟女儿说起这事,女儿也说:师父说:“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转法轮》

晚上没有书,就看师父各地讲法及《明慧周刊》,打开周刊,看到一个同修说道:九九年以后邪恶敢于毁坏大法书,是以大法弟子不珍惜大法书为理由的。我想,我也是啊,要不怎么让邪恶钻了这么大的空子呢?顿时,我失声痛哭:“师父啊,书都丢了,我还有什么颜面见您啊!”又不好意思跟资料点同修要书啊!自己没多少文化,要的资料、经文全是她们日以继夜做好了送来的,我怎么能去增添她们的麻烦,让她们为我做书呢?做一本书要耗费她们多少时间啊!

我在心里坚定一念:如果是想修炼的有缘人想要书找不到,师父安排把我的书送给他,那就送给他;如果是拿错了,就麻烦他给我送回来;如果是恶人偷了,坚决不让他毁坏了这么珍贵的书!

一个星期过去了,第八天,当我又习惯的在我平时装大法书及经文的手提袋里准备拿经文看时,心里又难过起来,想:我再也看不到我心爱的书了!就在我伸手的一瞬间,我的手触摸到了一本厚厚的书,我一阵欣喜,难道是大法书?我赶紧往袋子里看,啊,真是大法书,我赶紧拿出来,这就是我这几天日思夜想的大法书啊!他竟然跟那本周刊和红色的塑料袋一起神奇的回来了!我感激师父之情无以言表,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实在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还有很多神奇的事,这里就不详述了,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走正走好今后修炼的路,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