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找到了世外桃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我姓高,中国大陆男性公民,出生于一九二六年,现年高龄八十六岁。我是中南财经学院(在湖北武昌)毕业的高材生。我外祖父曾是武汉大学的历史教授,舅父是清朝时期的县官,我父亲是生意人。

从我的出身环境和所受的教育来看,应该是前程似锦、功成名就吧。然而我却生不逢时,误上共匪贼船,为中共邪党枪林弹雨、出生入死,换来的是大半辈子被邪党迫害,妻离子散,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和满腹经纶都付之东流。我一直在苦苦寻找世外桃源。就在我已入暮年,病体缠身之时,偶然间遇到法轮大法,我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人间的世外桃源。

一份假材料就把我定为反革命

一九四三年,时年十七岁的我参加了工作,十九岁加入了中共。为了“共产党解放全人类和实现共产主义”的美丽谎言,我参加了国内战争,还参加了有名的“中原突围”战和“淮海战役”。用“枪林弹雨、出生入死”八个字来形容恰如其分。然而,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各类政治运动不断。在一九五六年“审干运动”时,共产党说我叛变,瞬间就把我打成了反革命。

提供这份材料是我以前的老同事,他也是在“审干”时被逼供出来的。材料上写的是:“听说高××在中原突围时叛变。”中原突围时他跟我不在一起,对我的情况不清楚。他后来几次给我写信说对不起我,自己是软骨头,当时被逼得没办法。他还说:“给你的信纸上还有我的眼泪,真是悔恨当初。”

当然,即使有这份材料也不能定我的罪,因为材料上写的是“听说”,就不一定是真的。再说要叛变就要拉一伙人,我一个人谈什么叛变。可是“肃反小组”不但不搞清事实真相,反而以假造假,唯恐天下不乱,硬把我打成了反革命份子。我一下子从高处坠入了无边地狱一般。

当反革命的凄惨岁月

我从中南局被开除后劳改,下放到农村二十二年。五十三岁时来了通知,说叛变没有事实根据,给予彻底平反,恢复工作。一九七九年我被安排到湖南郴州商业局当干部,一九八四年就离休了,一九九五年才恢复我副处级待遇。

我下放到湖南华容县时,长江改道挑苦力。改道后水猛冲过来,把坐的船打翻,我掉到长江里,幸好抓住了一片桨橹,来人路过时把我救上来。

因为我不会农活,重体力劳动都是我做。象“叠罗”十多米高,谁也不愿意做,我天天只穿着一条短裤衩,汗流浃背的叠着。

文化大革命期间,说我是坏人要批斗我,派二个民兵叫我去。我不去,就要用绳子绑。我来到斗争场,几个大队的人都聚在一起。我举起一条凳子站在台上,怒问大队书记:“你为什么要斗我?”他说:“你是有问题才到我们这里来落户的。”我说:“我是来干农活来的。我多少次死过又活过来了,死里逃生多少次,还怕你斗。我与国民党、日本、共产党都斗过,还怕你斗吗?你能斗死我吗?”

我妻子为了谋生,就到一个相对比较好的地方干活,不料被一个干部看上了。那个干部说我是劳改犯,没有出路,要挟我妻子与我离婚,不离婚的话就赶她走。重压之下,妻子选择与我离婚。办理离婚手续后,我送别她一段路。她一直伤心的哭泣,走走停停,回过头来泪眼汪汪的望着我,过河了还是站在河对岸哭着不走。我向她挥手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走吧。”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情此景,我也忍不住流下辛酸的泪。我的家就这样散了。我的二个孩子只有东家放一个,西家放一个。

我到处打听哪里能让人安定?有人说江西井冈山最安静,阶级斗争少,是世外桃源。我跑过去找党委书记,这个党委书记认识我,我在中南局工作时曾给他平过反,对我很感激。他很高兴接纳我。我身边有七十三人要跟我去,到没有阶级斗争的地方去,逃到井冈山的山上去。我们在这里安静了一年。因为我带的人都是医生、老师等知识份子,不会种田,一年下来连口粮都没有留下来,后来就打散了。

共产党是邪恶的

我什么事都冲到前头,工作兢兢业业,不营私舞弊。一九五四年,中共搞“粮食统购统销”,很多地方逼死人的,我负责的地方没出问题。老百姓不愿意上交粮食,怕饿死。那么就要为老百姓着想,仔细算准产量和消耗量,又要上交粮食,又要不饿肚子。然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共干部没有这样做,有人不交,就吊起来打,结果逼死人命。而我去收粮,农民用鞭炮欢迎我去。

平反恢复工作后让我管基建,包工头给我送礼、请吃喝、跳舞,我都不受。有一次给我家送一条鱼,我大声要儿子送回去,包工头就再也不敢送了。

包工头偷工减料,砌墙时用“砌浆”。我坚持要“灌浆”,水泥和沙子的配比还要按要求做。包工头请来当副局长的亲戚找我谈话,局长打招呼让包工头多赚些钱。

我不为所动。他们就打击报复我,说我刁难包工头,说是不是没送礼,我说送了几次,我都没收。又说是不是赶走他们,用自己的人?我说:你们请专业的来说一说,这墙是“砌浆”的好还是“灌浆”的好?我要做就一定做好,如果我做不好,你们来做,我退休算了。

象我这样正直的人,共产党的社会却容不下我。而那些投机取巧的人被共产党利用后很多也不得善终。

回来后,我找到判我反革命的法院谢庭长,我说:“我的事完全是人祸,你也是受害者,你是按党的指示干的,你不干你自己要下台。但是你是执行者,你有一定的责任,要是我是你,我不会这样做的,你是没有脊梁骨。”当时,谢庭长为了党的任务,要完成五个案子,只办了四个,就把我定为反革命。有一天,谢庭长上班推单车,被迎面开来的汽车撞死了。

那个给我编造假材料的“肃反小组”成员斗振荣也吐血而死,他的儿子因吸毒、行骗、抢劫被判刑十七年。这也验证着因果报应的天理。

共产党是邪恶的,我对共产党早看透了。我嘱咐我的孩子们不要当中共的官,所以我的子女全部自己做生意。对这个世道,我也心灰意冷,早早退休在家。

我找到了世外桃源

一九九八年,我七十岁了,二月,我曾经帮过忙的一个晚辈老乡过年后看望我。我躺在床上,翻身都不行。我后背三、四、五节骨质增生,还有脑血管硬化,坐骨神经痛,心脏病等,很痛苦。

他说您起来,我告诉您二套动作。我说做什么?他说炼气功。我说不相信那些东西。他说您试一下,有效您就炼,没有效就睡觉。

他就扶我起来教五套功法,学炼完后,问我还痛不痛?我说好象不痛了。他说您跟我到客厅里走一走,好不好?我说好。跟他到客厅里走一圈,他问还痛不痛?我说不痛了。就这么简单而神奇。

这五套功法就是法轮功的炼功动作,这彻底粉碎了中共灌输的无神论。从此不信神不信佛的我就相信法轮大法了,不管刮风下雨都坚持炼功学法。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身心轻松极了。

我周围的环境清净而祥和。和炼法轮功的功友在一起,都是真诚善良,坦坦荡荡,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阴谋诡计。真是一块净土!我终于找到了世外桃源。感谢大法师父给我的恩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