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去山西某县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现将在修炼路上的一段神迹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那是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得知山西省某县同修少,环境差,邪恶猖獗,有一名男同修被迫害致死,我与妻子同修决定去那里送真相资料。我们准备了真相材料和不干胶,下午两点启程,走了六十多里摩托车后胎爆胎,我和妻子知道是干扰,发正念铲除干扰我们的一切邪恶因素,我将车推了三里多路,补好了轮胎,已是六点多了。因离我们要去的地方还有一百多里路程,而且都是盘山路,我和妻子都有一些犹豫,心想要不先在朋友家住一宿,明天再去。但我俩切磋后认识这不对,今天的事今天必须完成。不能让邪魔烂鬼的干扰得逞,决定后我俩时而唱着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背着师父的《洪吟》,发着正念,边走边发放大法真相材料,贴大法好不干胶快到县城时,路过一个小村,那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我们给这个村送完了真相材料后,正准备往县城去时,离合器线断了,车不能行驶。离县城还有六七里路程,问了村里也没有修理部。我和妻子求师父加持,并准备推车往县城走。临走我问一个乘凉的人,这是什么村子?离县城还有几里路,当我听到这个村子的名字时,觉得很熟悉,便问这个村有个某某人没有?那人说有,正好是我一个朋友的同学。我以前并没有来过这个村,只是见过此人有些印象,农村人很热情,把我送到了他家。这个朋友看到我时也很惊讶,我说:“我准备去县城,车坏了。”他说:“天也不早了,先吃饭,明天再修吧。”当时还有一大袋材料,我说:“我还有事,先骑你的摩托车买好离合器线,不然明天误事。”他给我推出了车,说车没油。他用手电照了照还有半酒瓶多油,说出村不远就有加油站。

我和妻子便骑车去县城,边走边送材料,到了县城买上了离合器线早就把加汽油的事给忘了。我们绕县城一圈并将县城的主干道公园广场全部做完,已是两点多了,街上的路灯全灭了,我只来过这两次,半夜分不清东西南北,在送真相材料贴不干胶,都是走走停停,有时走大街有时穿小巷。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只知道我俩是从东面来的往东走没错,出了环城路,我傻眼了。往东面有三条路分别通向:东北、东南、正东,我们该走哪条呢?来的时候,只顾送材料,没记路,我对妻子说:“反正还有材料没送完,咱边走边找吧。”我俩顺着中间这条路走了一段,摩托车突然熄火了!我这才想起忘了加油。

估计这次走过县城的路线最少也够五十多里,历时三个小时,车没油了已经是半夜两点过十分,又没有朋友的手机号,虽然是夏天,但黑夜的山城也很冷,我将车放在路边,和妻子准备坐到天明。妻子兜里还有几张不干胶,她沿路看有电线杆再贴几张。我坐在路边休息,一会她高兴的过来说我们走对了。我们来时给这里贴了一张法轮大法好不干胶,她看见了,我俩推车進了村,朋友没熄灯。我们進了家,我换离合器线,妻子和他们讲真相。

修好车快三点了,我俩决定连夜回家,当时拿的材料多,还剩一些,我们不从原路返回,准备去另一个县城,将材料送完。虽然远一些,但是路好走。可刚出县城十来里路,从后面疾驶一辆小车,把我们截住。从车上跳下五个人,其中一个拿出证件让我看,说是刑警队的。我妻子有些害怕,我当时还比较冷静,我知道他们是公安,我假装听不懂(我们的方言有些不同)我说:“兄弟们我没钱,就这辆摩托车,回家有急事。”那个小伙子又重复了一遍:“我们是刑警队的。”我说:“哎呀,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是打劫的呢。”后来他们问这问那,我的摩托车没有挂牌子,他们要我拿车的手续、身份证。我说没带,他们要带我去公安局,我当时没有怕不怕的念头。只有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所有干扰我证实法的邪恶烂鬼,立即清除!我妻子的状态也调整了过来,我俩发着正念,并求师尊加持,僵持了二十分钟,一个较胖的小伙子说:“算啦,今天放你们一马。”然后上车掉头,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指挥掉头和对我说:“按说把你们带回去,这一季子,偷摩托车的特别多,我们正是破偷摩托这个案子的,今天便宜你了。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才说了算。”

我俩顺利的将剩余材料送完,平安回家,已是早上五点多了,这一次是历时十三个小时,行程三百多里。修炼十年来,神迹在我身上出现过许多次,仅举一例,与同修共勉,其实在每一次神迹背后,都离不开,恩师的看护和加持,再次感谢师尊的洪恩普度,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