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从得法那天开始,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学法、背法、面对面的讲真相,师父咋说我就咋做,无论遇到任何问题,我的第一念是:谁也别想动了我。我有师父管。八个年头过去了,我与老学员一起做着三件事,没有受到过迫害,大法的神奇不断的展现。别人都说我做的好,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大法的威德。

零四年六月我终于找到了千万年等待的宇宙大法。那种喜悦殊胜的感觉,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我看到我们这层空间所有物质都发光,似乎对应我遥远庞大天体层层空间的众生都在欢呼,对应层层空间坏灭的我,终于放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我的真正的母亲终于流下幸福的眼泪,我世界的层层空间的众生向我叩拜,欢呼,因为他们的“主”快回来了。表面的我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与使命。生生世世和我结过缘的同修开始接近我,交流切磋,比学比修。

我的工作是出早市卖货,挣钱养家糊口。每天我要面对很多的世人,是我修炼的好场所。有人买货我就向他们讲真相,没人时我就背法,骑自行车来往的路上也背法。在家时学《转法轮》和各地讲法。通过不断学法,大法在我的生命中扎下了根。法在不断的充实着我的佛性。我的正念越来越强。

一次参加交流会,同修那种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无私无我的境界,让我找到了差距。可我在交流时,总是在说一天退了多少人,如何如何,同修都说不如我,后来者居上。回来的路上我向内找,发现证实自己的心很强,这是没走出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表现,还是在个人修炼中。想起师父为我们的承受与付出,我哭了,对不起师父。我要更加精進。

半年背了两遍《转法轮》。明慧网报道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摘人体器官,可贵的同修遭受邪恶的迫害,我心里特别难受,我开始向来我这里的人揭露邪恶,曝光邪党的一切罪行。讲真相,救度众生。

在讲真相时认识一位同修,他家是学法小组,因为我出早市卖货,白天有时间,所以每天能参加小组学法与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有时和同修配合去洗脑班要人,发正念。一次发正念,三天洗脑班就解体了。不知不觉三个月的集体学法,让我渐渐走向成熟,从理性上升华上来。

资料点同修很忙,我应该走出来替同修分担点责任。我有了正念,大资料点做资料缺人,师父按照我的愿望让我去了资料点。面对几台打印机,有的经常出故障的,有的不能运转,我开始学修理打印机了。因为资料点屋子很冷,彩喷打印机怕冻,同修大姐就回家做去了,大资料点只有阿姨和我了。因为我出早市,为了迁就我,每天上午九点大家来学法,十二点发完正念开始做《九评共产党》。到整点我们就发正念,通过学法交流切磋,我与阿姨知道了要向内找。随着我们的心性的提高,经常出故障的打印机能正常运转了。打印完装订时我俩就一起背《洪吟》,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在法中归正,不断向内找。发正念是我们的法宝,过程中否定了旧势力对我们资料点的一切干扰因素。

因为天冷,屋里没暖气,丙同修为我们搭了个屋中屋,打印机启动慢,硒鼓不转,插上电炉子等很久才能运转。屋里放的水结成冰了,我用神念和屋里所有法器沟通,让它们找回自己的良知,同化大法,克服困难。我可以用三台打印机同时打印,打印速度比以前加快了,畅通无阻。

我不在时阿姨打印不是电脑出错,就是打印出的资料上有黑道子,当我看到有道子,与她交流,说:都是假相,再打出第二张时干干净净的了。交流中我们从法理中升华上来,明白了我们得有正念、神念,才能见证大法的神奇。资料点是魔炼人心的地方,如果三件事做不好,心性提高不上来,所做的一切就达不到法的标准。在资料点做了几个月,学法、背法、向内找,不知不觉我们的心性提高上来了。

零七年我的家庭资料开始运转,每周能做出二百本《九评共产党》,有时也做《转法轮》和各地讲法,还供应几个同修。不长时间同修们都悟到,应该走自己的路了,渐渐的各家都开了朵小花。

我的时间充足了,同修有事都来找我,慢慢开始小面积的协调,几年来在各个项目配合中,在协调每个项目中默默的圆容补充。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让同修都走自己的路,人人都是协调人,在助师正法中,发挥整体粒子的作用。看到有的项目没人做,想到看到我就去默默的圆容补充。有时也和同修发生矛盾,在法中我明白,是业力在转化。当矛盾来时,我都能忍的住,过后跟同修把话说清楚,结果都能向内找。

讲真相救人就是去人心的过程。啥人都能遇到,有人大吵大喊,还有的人要诬告我,甚至有的吓唬我。在法中我们都明白,一切都是假相,从修炼开始我炼法轮功就是公开的,在早市卖货四年,所有来我这里买货的人都听过真相,基本上都“三退”了。经常有人吓唬我,我就是不动心,谁也别想动了我。我有师父管。同修被绑架,邪恶了解到我,我发正念让邪恶看不见我,邪恶跑遍早市也看不见我。

因为我利益的心没去,交税到月末才去交。我求师父给我一个月时间。月末恶警找到我卖货的地方,我已经提前收摊了。回来后我向内找,发现几年来一直在背后议论同修,眼睛盯着别人,修别人,其实就是向外找,向外看。还不修口,有妒嫉心、显示心、证实自己、求名心,三件事做的“轰轰烈烈”,生怕别人不知道,同修都说我修的好。找到了这么多可怕的人心,今后我一定要在法中归正自己,解体这些人心。真正的在助师正法中去圆容师父所要的,正念救人,做好三件事。

几年来我换了三个单位工作,工作一天,休息一天,这样一来我能有时间和同修协调配合,虽然工作不是修炼,但是工作能反映出修炼状态。工作时,我比别人工作干的好,上班接触的人很多,能面对面的讲真相。干完活还能学法。来单位时我先给老板和家人讲真相,然后再给同事讲,都明白真相后,我开始公开学法。老板的哥哥是司法局的,给我烟抽我说不会,我有信仰,他不吱声。我说你怎么不问我信仰什么呢?我是炼法轮功的,给他讲了讲真相,他很认同,但是没“三退”。一次老板家很多人都在,他说我炼法轮功怎么好,我说你大哥还没“三退”呢,大家都说退了吧,给他起个化名退出邪党。我的老板走到哪里都宣传大法,老板的哥哥告诉他家人都跟我学炼法轮功。老板家摊上人命官司,按照规定得赔偿二十万,结果那家一分钱没要。真是宣扬大法的人,得大福报。这是正法理。

一次一个在股票大厅工作的常人到我单位来,我先为他发正念,然后开始讲邪党从夺权以来的一切邪恶,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他明白真相后,说以前当过兵加入过邪党,早就退出了。我说自己退出了不算,得神承认你才行。邪党灭亡是天定的。他说不退,進屋了。我坐下刚要学法,想起师父告诉我们的其实邪党迫害法轮功,受迫害最严重的就是世人,我的慈悲心出来了,眼泪顺着脸流下来,我必须得救他,不然的话将来宇宙中就没有他了。他出来了,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吧,他说行。他得救了。

同修被绑架,配合家属要人,全市所有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其间我被邪恶六一零、政法委、派出所绑架。绑架后,我默默的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让屋里所有人都出善念,不允许人对“神”犯罪。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求名心,显示心,很多都是在证实自我,我有执着应该在法中归正,也不允许迫害。我的一切都归师父管,我是和法连系在一起的。正的是宇宙中一切不正的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连一思一念都不能承认,因为我们与它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所做的一切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符合法的,任何生命都不允许对正法犯罪,师父没安排的我都不要。我是在助师正法,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圆容师父所要的。法理清晰了。

电话铃响了,我说来电话了,警察去接电话,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大门口。家属回来讲:你们走出黑窝,我们都看见了,只有邪恶看不见。一个小时以后他们才发现人没了。几个恶人蔫蔫的收场了,放回了家属。这一次整体配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回来后全面的曝光了邪恶。

今年三月份在交流会上接触一位家乡同修,交流中了解到,几年前家乡三十多同修被抓,一部份被非法劳教、判刑。那里象一盘散沙,同修只要自己看的《明慧周刊》,没有人去发资料,讲真相。他让我到那里协调配合一下。四月份去了家乡,白天协调各乡镇同修交流,晚上开车带同修去农村发《九评》、神韵光盘,救度众生。端午节的头天下午,同修找我去一座大山贴不干胶,救度世人,因为每年端午节早上会有成千上百的人要到山上去祭拜。我与两位同修拉开距离往山上贴不干胶,各种各样的不干胶,贴在树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特别明显。贴在石头上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命”也很清楚,在树上挂上真相光盘,不知不觉到了山顶,几百张真相贴完。我与同修走散,和一常人同步下山,立陡的山站不住脚,我蹦蹦跶跶的下了山,走出一公里,回头看与我同步下山的人刚到山下。

回想我这一段时间做真相的经历,与同修开车出去发真相资料,所有的光盘都发光,在市里人来人往最繁华的地方,我往电线杆上贴不干胶,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所做的一切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

八个年头过去了,反思自己走过的路,我每天都能安排学法、炼功。有很多新经文能倒背如流,三件事每天都在做,可是一遇到矛盾冲击心肺时,总是在辩解,表面平和身神不一,很多时候向内找也是在走形式。其实我也在学法、背法,为什么发正念、炼功入不了静?就是自己没有真正的把法学好,背法也是走形式,主意识不强,甚至还有旧势力给我下的变异机制,有时我无法摆脱,只有排斥它、灭掉它。

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我找了一份工作,接触一些常人,他们的思想都是变异的,虽然给他们真相资料,做了“三退”,可是我被常人带动了,甚至很多不正的因素在往出翻,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表现出我的思想行为不如常人。我在过关中,但是我没有忘记自己的誓约和责任,三件事照做。当我的行为表现不符合法时,旧势力要毁掉我,是师父为我承受了这一切。干扰我的因素没有了,表面的我精神起来了。正法已到尾声,可是我却没做好,给自己留下了遗憾。

最近我能用心学法了,主意识也强了,遇事也能真正向内找了。我与同修在配合时有矛盾,心里总是愤愤不平,很长时间向外找、向外看。今天在学法时,我想起与同修配合的一幕幕,都是我没有用法来衡量自己,没有用正念看问题,我应该给同修道歉,说声对不起。当时我学《转法轮》第五讲,书里放出黄色的光,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真正能向内找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今后我一定要做好,实修自己,正念救人,在助师正法中,去圆容师父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