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 路越走越通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的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十五年来,经历了很多魔难,也摔过跟头。走到今天,最深的体会就是:心在法上,凡事向内找,一切以大法为大,路就能走的越来越通畅。

一、从证实自己到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后的几年,我经历了多年的非法关押,期间有过正念正行的坚定,也有过人心迷茫的消沉。

总结自己多年来被邪恶钻空子迫害的原因,其实是学法不透,做表面文章,看上去挺精進,其实实修不够,没有根本上走出人的状态,所以导致事情没做多少,魔难却不小,没能证实大法的美好光明,反而在证实自己的出发点上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包括魔难中的所谓坚定,其实也是在承认魔难中的反迫害,并不全在法上。

回家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我决心按照师尊的要求,跟上正法進程,做好救度众生的大事。师父说:“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当时回来后学习师父经文,只看到四个字“证实自己”。 认识到这一点,真的痛彻心肺,等于是全盘否定了自己走过的一切。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的DVD我看了许多遍。我决心从新开始,加强主意识,认真学法,归正自己。

我决定成立家庭资料点,尽我最大的能力圆容师父所要的,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期间阻力重重,经历了外在的邪恶干扰、家人的恐惧、以及巨大的家庭魔难。我通过学法,知道遇事不能局限在事情的表面找原因,得通过发生的事情看自己的心。我们真正心在法上,邪恶是不敢干扰的,因为邪恶也是为我们而存在的。经历了从向外看到向内找的蜕变,当我学会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的时候,许许多多的魔难都化解开来。我找到自己的情、依赖心、对家的依恋等许许多多的人心执著,当我清除这些人心之后,柳暗花明,魔难成了好事,我真正的独立起来了,一切都顺畅起来。家庭环境好转了,家人开始帮助我做买耗材、传递资料的工作。

二、坚定正念 兑现誓约

我们的资料点成立之初,正好是奥运前,周围不断传来同修被绑架的消息,资料点一个又一个的被破坏,救度众生需要的资料跟不上供应。因为我当时也是邪恶眼中的重点监控对象,所以协调同修反对我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做,但我心里就是坚定的想做。当时就是一种大法弟子的责任感、使命感驱使我接下同修被迫害造成的空档,刻光盘、做真相小册子。也许是看到我这颗纯纯净净在法上的心,慈悲师父用无边法力保护了我,解体了邪恶对我的迫害企图。事后“六一零”的人对我说:本来奥运前要抓你的。

在打印的过程中不断有干扰,邪恶惧怕真相资料,经常利用我的不足给我找麻烦。开始时利用我技术上的不足让机器莫名的出故障;又针对我的怕心在梦境中演化出种种可怖的场景:电棍酷刑、悬挂的尸体、强制灌食等;还有意识中出现的情色的干扰;再加上来自不同心性与不同状态的同修之间的干扰……那时自己在法上还不成熟,有时也胆胆突突的,几乎时时都感觉压力很大。在各种各样的矛盾冲突中,我认真学法,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不断的克服着来自自身的束缚与外界的各种干扰与压力。渐渐的我们的资料点开始稳步运转了,做出了美观又高质量的救人法器。

那时周围的同修希望有集体学法的环境,一时也找不到其它合适的地方,我就在自己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小组从开始的三、四个人增加到七、八个人,又是资料点又是学法点,从人的安全方面来说其实是比较冒险的,但当时没有其它的选择,因为大家心都很正,师父慈悲的保护了我们,没有出现任何干扰。

大家都很珍惜这互相促進的机会,彼此真诚坦率,都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只要看到同修有问题都会直截了当的善意指出,遇到问题知道向内找,所以我们学法点的氛围很好,互相之间基本没有间隔,这样同修们配合协调的力量很大。当本地同修被邪恶大面积绑架迫害的时候,我们学法小组大家配合大范围贴不干胶,极大的抑制了邪恶的猖狂,也启悟了世人的正念。

大家都在法上互相帮助,走向成熟、理性,怕心在减少,提高的很快,都越做越好。资料点做出的资料也越来越好、越来越多。许多的世人都明白了真相,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好,方方面面听到的反馈也越来越正面。我们都体会到师父赋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与荣耀。

今年四二五前夕我们一些同修配合,在本市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酷的公安分局周围贴了许多揭露迫害的不干胶,照片还上网了。大家通过各种渠道讲真相、揭露邪恶,光盘、小册子、彩信、家属要人,加上海外同修的营救等等,邪恶被解体了,恶人也收敛了恶行,释放了被迫害致残的同修。

几个星期前,同修和我一起去女子监狱附近放鞭炮、喷漆,还准备处理那里的邪恶横幅。在刚决定要去的时候,我感觉头有些痛,就认真发正念,也想到了那环境下可能会有什么困难该怎样应对,然后就不断的坚定自己,树立起强大的救度众生的正念,二天后头痛好了。到去的那天,我们带了二串鞭炮,其中同修带的五千响的一大包,由于考虑不周,没有拿东西遮住。我们不知道长途车不能带鞭炮,正在走進去的时候,一个车站那边的工作人员模样的人,走过我们身边,提醒说:“你们带着鞭炮啊,他们不好让你们上车的,你们拿东西包一下呀。”真是师父时时在帮助,然后同修去买了几张报纸遮住,就顺利進去了。到那边又非常顺利的做好了所有预计的事情。我所想到过的一切困难都没有发生。而且邪恶诽谤大法的横幅也已经撤掉了,我们只需处理一条就行了。

三、了却人心 解体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邪恶绑架了当地许多做资料的同修,同修A也被绑架了,得知消息后我马上上网,详细揭露了绑架的过程,邪恶非常的恐慌,威逼A同修家人说出是谁写的文章。由于A与我很密切,我产生了强烈的怕心,感觉身体与精神上压力都非常大,就象密密麻麻的邪恶都压过来的感觉,当时我发正念都感觉人要倒下一样,坐都坐不住。我心里一次一次不断的坚定自己,清除自己的怕心:揭露邪恶、营救同修是师父要求的,是做最正的事情,邪恶不配干扰、不配迫害。在同修的正念帮助下,在人心与正念的一次次较量中,我走过来了。

二零零九年由于自己忙于做事,放松了学法与发正念,被邪恶钻空子绑架了我,在看守所,我静下心来不断的背法、向内找,了却人心,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解体邪恶,并用正念启悟承办警察的善念。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由于海内外同修的整体配合,与家人的正念营救,解体了迫害,我回到了家中。

二零一一年四二五前夕那一段我感觉压力很大,事情又忙又多。有消息传来,邪恶说我很活跃,开始对我实施“立案侦查”,暗地派了至少五、六个便衣跟踪、盯梢我,还有黑车停在楼下,那阵势简直就是非把我绑架了不可一样。经历了多次的魔难,我知道魔难出现时不必在事情的表面上找原因,“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开始静下心来深刻的向内找,按照师父讲的发正念清理自己的法,清理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情、色欲心、求名的心,还有怕心。

深刻的找自己,我又发现了根深蒂固的自保私心。多年来我一直是邪恶眼里的重点人物,每当所谓敏感日来临,邪恶总是会派人监控我,长期以来我一直无奈而消极的对待它们的监控,就觉的自己只要在那期间注意安全,不被邪恶抓到把柄迫害就完事了,总是消极承受着,等于是纵容邪恶在我的空间场滋长。而不是去直接面对邪恶、抵制邪恶,在根子上解体邪恶。师父说过哪里出现问题,哪里就是需要讲真相。

还有我发现自己长期以来有旧势力强加的观念,我顺着邪恶思路想问题的习惯很强烈,这也是多年来我一直没有摆脱监控的原因,觉的它们肯定会安排监控等等。自己潜在的虚荣心,又觉的是因为邪恶认为我在同修中有名,才监控我、把我作为重点,有意无意间等于在顺从这种邪恶的安排,去默认它。再有就是变异的观念耍小聪明,觉的自己被监控的时候让同修来我附近发资料,也不能怀疑到我。……自保的私心一直被注意安全的狡猾掩盖着,没有能够堂堂正正的作为一名把众生安危放在第一位的法徒,也没有为那些被操控的众生的未来着想,没有真正的慈悲。

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决定直接去面对那些被操控的世人讲真相。当我发出这真念,给师父敬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头脑中:“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那一刻我知道邪恶的安排已经在正念中解体了,心中涌起无比的感动:当我们在魔难中悟上来的时候,师父就给我们清除了邪恶、清除了业力,却把荣耀留给了我们。到哪里去找那样无私、伟大而又慈悲的师父啊!我还有什么理由放松、懈怠?!此时我决心要加强主意识,把所有的搁置了很久的问题都要解决掉。不管有没有监控,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邪恶也是为我们而存在的。

那天我大大方方的迎上去对偷偷跟踪我的人讲:“刚才你跟着我啊?”他马上躲躲闪闪的否认,我抱着平和开放的心态的告诉他我修炼受益的情况,告诉他我曾经遭受的迫害,告诉他自焚伪案,告诉他江魔头海外被起诉,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实例,他的反应很好。他说:“你这个人很爽快,我很愿意和你说话,警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共产党就说假话,没人相信它……”

我知道当邪恶指使他们跟踪我们时,根本就不敢让他们知道我们的真实情况,并且很可能还会在他们面前扭曲我们的形象。我告诉他真相之后不但救了他,而且他还会在他们这些被指使的人中去传播真相。

从那天以后,明显的感到跟踪的人减少了,最后没有了。就这样,通过在法上修自己,向内找,了却人心,解体了邪恶的迫害。

个人体会:我们不管有着多少人中的各种经验、观念、魔难中积累下来的各种躲避迫害的方法。只有来自于法中的正念才是应该固守的。其余都必须清除,否则都是前進路上的障碍。我们不要用人中的观念、经验来看修炼中的问题。那样就和常人的法一样高了。只要一心为众生得救、不要有其它想法,这样就只有正念主宰,不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捣乱。

四、心在法上 路越走越宽

我认为大法修炼要是走的正的话,是可以什么都不失去,而且事半功倍的。因为修炼是会增加福份的,救人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做好了只会得到神更多的眷顾。

二零零八年受金融风暴的影响,经济不景气,很多公司都裁员。我先生所在的外企也经常听到裁员的消息,而且先生是刚進此公司不久的新员工,而且从工作上来说,他们部门是显的多一个人,又有同事传言说可能会裁掉他。先生当时还没有修炼,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开始关注起其它公司的招聘消息。当时我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收入,应该说这个消息还是比较魔炼人心的。不过经过了许多的沟沟坎坎,我心里还是挺稳的:就是否定一切干扰,我们在法上,谁也动不了。我也经常劝他不必担心。

那一年我们都是全心的投入在资料点的工作上面,吃饭也经常是凑合着,因为实在没时间。我坚信师父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我们决不允许邪恶在经济上迫害我们,干扰我们稳定的做大法资料。而且坚信即便这公司不能做下去了,也定会有其它适合的工作会安排他去做。不久,公司与他续签了合同,一个难关顺利的过去了。我知道当时如果我们不坚信大法,被外界的传言带动,很可能真的会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失去那个公司的工作。

二零零九年我被绑架,还有其他几位同修陆续被绑,请律师的花费比较大,自己的再加上资助其他几位同修的,等等,费用不少。不过我们俩在这方面一直是不计代价的。因为我深知我们的收入实质是大法的资源,是因为我们当初曾经发愿要把资金用于证实大法,才让我们今生拥有比较丰厚的收入的,所以只有把钱用在证实法的需要上面才是物尽其用,这方面我们夫妇是达成共识的。所以我们平时生活中比较节俭,也没有考虑过要改善住房,但在大法需要上面从未考虑过支出多少。

二零一零年,先生的年终奖得到了部门里的最高额,其实他经常由于帮我买耗材而提早回来,却丝毫没有影响业绩,期间他工作上发生了一次比较大的疏忽也圆满解决了。当我们为大法的需要而尽心,师父就帮我们摆平了一切。并且家里的小孩也得到了称心的工作,兄弟姐妹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不需要我们经济上再付出什么。我们双方的父母年龄都大了,期间也会有一些身体不适的情况,不过因为老人都相信大法好,遇到病痛也都转危为安,从来没有让我们因为服侍老人而耽误了大法的工作。

我刚回家不久时,家里的姐妹说她们住的远不方便,老人身体不好时需要我多照顾。当时我正念回答:“老人不会身体不好,他们相信大法有师父保护,不需要我照顾的,放心好了。”我当时心在法上,决不为自己博得孝媳的名声而被邪恶钻空子,否定邪恶利用老人的身体不好来牵扯我证实法的精力的企图。如今我们家里的老老少少都快快乐乐的,都由衷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没有为他们花费很多精力与时间,但都认同我是个好媳妇、好女儿。我经常感叹:我只付出了那么一点,大法却给了我那么多!

我深知救人的事情是当今世间最大的事情,因为三界中的一切人、事、万物都是为大法而来的。我们是应该做好世间的工作与安排好家庭生活,不过当我们摆正了孰轻孰重,把大法摆在第一位的时候,一切都会为我们让路;如果我们关注的重点落在人这儿,那么很可能会劳心费神在世间的琐事上面,而且往往事倍功半,心力交瘁难以兼顾,不止枉费了自己当初为法而来的心愿,也辜负那么多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

所以说只有心在法上时,路才能越走越宽、越走越通畅。

五、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也要修自己

以下是我修炼中的一个教训,那就是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不能忘记修自己。

去年,B同修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我们都很着急,给她出这个主意那个主意,大家七嘴八舌的,出发点都是希望她快点走出魔难,急于想让她一下子解体邪恶对她身体的迫害。

然而事与愿违,她症状越来越重,在她家人要把她送医院的前夕,我们还出主意安排她离家。

在这过程中,有C同修不认同我的做法,对我产生了很大的意见,并且在同修中传开来,造成许多同修对我的看法,而且这些议论又辗转传到我这里。听到之后我从未有过的闹心,因为我这人一向注重名声,在同修中的口碑也一向不错,现在莫名其妙的遭到一片非议声,实在觉的颇有委屈。而且当时在我来看那位C同修的想法根本不在法上。

虽然心里翻腾、委屈,不过理智告诉我,既然这事落到我头上,必定有我要修的东西在,我必须无条件的找自己。然而我一时看不清自己的症结所在,心中也很纠结,怎么办?慈悲的师父看到我的迷茫,及时的安排同修来与我切磋,在同修的分析中,我渐渐的看到了自己的执著,理清了自己的问题:当我们看到B的情况,都想要帮她,殊不知我们都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性与接受能力,就把我们的想法与悟法强加给她,都强调自己的认识,觉的她要按照我的悟法才能走过来,而且在说话间我把自身没有修去的那部份执著与魔性也夹带出来,反而增加了同修的魔难。而且同修长期在难中,身体承受很大,正念很弱,我这种居高临下又强硬的语气令她受不了,而且她也认为自己达不到我们说的标准,导致她更加没有信心,心里对我们很排斥。而我们又觉的自己的认识正确,怨她不提高反而向外看……

问题在于我没有在帮助同修的同时修自己,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没有用修炼人宽大的心怀慈悲于她,没能设身处地的想她此刻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说,不修自己,只是用人的方式、人的努力在做,根本起不到帮助别人的作用,还增加了同修的魔难。

最后同修还是去了医院。好在师父慈悲,还在给我们机会,B同修的“病状”好转了。

经过这事,我深深体会到: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也要修自己。从中我发现了自己隐藏着的那个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还有急躁心,不耐烦的心,想要支配别人、改变别人的心……找到了一大堆的魔性,赶快修,并且由衷的感谢C同修帮助我认识到这些。事后我们坦诚的交流了一次,彼此真诚的坦言自己的不足,C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人心,我们之间的间隔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消除了。所有的非议也象从未存在过一样消失了。

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一路走来,能走到今天的同修都了不起。我体会到同修间要能互相珍惜、互相理解、体谅宽容,这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我知道自己这方面的心胸还不够洪大,有时会看不上别人,所以经常背师父的这段法要求自己:“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我们都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大法徒,承担着将来主掌一方天体的重任。我们若是为将来宇宙的纯正与圆容不破着想,就得能容别的生命。这部大法太洪大了,他能够正一切不正的,相信同修的一切不足都会在法中归正。修炼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要注重修自己,不去要求别人,给别人提高认识的过程,不指责、不强加于别人。即使自己的认识是符合法的,也要善意的交流,主动的圆容对方的不足,这样同修之间不会产生间隔,才能更好的配合,才能更高效率的多救人,圆容师父所要的。

我自知在修炼上与大法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把自己十五年来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只为证实大法的美好,向师父汇报,也圆容我们的大陆法会。不妥与局限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