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薄熙来同为群体灭绝罪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近日王立军、薄熙来的内斗消息甚嚣尘上,成为海内外华人关注的最大热点之一。随着二人残暴腐败、贪赃枉法的层层黑幕被揭开,在不久的将来,他们的罪恶也将得到一一清算。

无论最后权力角逐的结果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此二人在过去十多年中狼狈为奸、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法轮功,打压善良的手段极为凶残、狠毒。他们必将因自己所犯的群体灭绝罪,面对道义、法律和天理的制裁。

在过去的十二年间,薄熙来、王立军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他们亲自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大规模绑架、洗脑、酷刑和监禁,双手沾满了无辜民众的鲜血。

重庆大面积洗脑 薄、王是主谋

据明慧网报道,薄熙来来重庆后,曾耗资一百七十亿安装五十万个监控摄像头、建设世界上最大的监控系统。特别是二零零九年薄调其亲信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后,迫害法轮功逐步升级,他们到处下指标抓捕法轮功学员,强迫各区、县公安机关大量抓捕法轮功学员进行严重的肉体和精神迫害,对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家庭造成伤害。

薄熙来还对中共邪党保证,要把所谓的“2010-2012年转化攻坚与巩固整体仗”这个所谓“三年计划”改为两年,想在两年之内对重庆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搜捕、洗脑等迫害,以捞取个人政治资本。自二零零七年薄熙来到重庆后,在这期间先后有近二十位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一年,重庆地区有三百六十几人遭受迫害,其中有二百七十七人遭绑架,有二十二人被非法劳教,有七十几人遭到中共居委会或恶警的骚扰、恐吓,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的入室抢劫。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等黑窝进行铁桶式洗脑迫害。他们除了大量招编警察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二零零九年,重庆有一百八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劳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据明慧网的迫害致死案例中,铁道建筑高级工程师、重庆市铜梁县安居镇人汤毅,因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劳教迫害,历经各种酷刑和非人折磨。二零零九年四月汤毅出现大小便失禁,下半身瘫痪,下肢和臀部多处褥疮溃烂等症状。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六岁。

刘光弟,男,六十多岁,高级工程师。二零零八年在奥运会期间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在狱中受尽折磨,被灌了大量不明药物,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薄熙来──多国群体灭绝和酷刑罪的起诉目标

薄熙来因迫害法轮功已在全球十二个国家遭到刑事控告和民事起诉,澳洲的高等法院已在薄熙来缺庭情况下判决法轮功一审胜诉,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院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刑事起诉了薄熙来。

二零零四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将四十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列入监视名单,可拒绝其进入加拿大、遣返或起诉等,名单中就有薄熙来。二零零五年胡锦涛出访美国、加拿大,时任商业部长薄熙来要随团访问。但是,由于薄一年前随吴仪出访时在美国被起诉,法轮功学员呼吁禁止薄入境;薄熙来又在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中。为此,薄熙来的名字不得不从胡的随同人员中消失。

据明慧网报道,薄熙来在辽宁大连任市长期间,大连市系统性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关押、毒打、电击、性虐待,使大连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臭名昭著的大连教养院等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酷刑折磨令人发指,却被评为全国“教育转化”的“先进集体”,公安部还为直接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连市公安局记集体一等功。

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指出,薄熙来在辽宁省任职期间,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其境内的马三家教养院、大连教养院等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虐待匪夷所思,主事的薄熙来负有无可推卸的绝对责任。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引用“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的证据说:“薄熙来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任大连市长,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任辽宁省省长。在其任职的年度之内,据我们的女证人说有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被手术摘取。”

王立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直接参与者

王立军任职锦州公安局长期间,亲自部署大面积迫害法轮功学员,有证人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

二零零八年,当时任锦州公安局长的王立军亲自部署大面积迫害法轮功学员,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古塔、凌河、太和三个区的警察在同一时间绑架了市内近三十名学员,非法抄家,抢劫大量物品和现金十几万元。陆昊在太和区公安分局刑警队亲自指挥对法轮功学员刘凤梅、曲成业、黄成进行刑讯逼供,黄成被迫坐铁椅子,连续遭电击十多个小时,造成双手骨折,左脚大筋裸露。黄成后来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六岁。对刘凤梅、崔亚宁等法轮功女学员,陆昊则欺骗谩骂、侮辱人格,以迫害好人为乐,完全丧失了良知和人性。

另外还有证据显示王立军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行动。二零零二年,直接目睹活摘器官的证人为辽宁省锦州市公安系统工作,参与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四月九日,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在辽宁省沈阳军区总医院手术室现场目击两名军医活体摘取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名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这些手术都是按照王立军的命令而执行的。

这名证人还揭露,他在为锦州公安工作期间,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证人参与过对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并多次严刑拷打、刑讯逼供。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非常严重的地区,仅由明慧网公布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高达406名。

在学术文章《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中,从没做过移植研究的王立军也是作者之一,因为其参与作用就是提供人体鲜活器官保证实验所需之用。

据营救法轮功学员数据库显示,辽宁锦州是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区之一,至少有五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抓捕关押,其中至少七十一人被迫害致死,此外还有三十多人被迫害致残。

善恶有报是天理

《易·系辞上》有载:天垂象,见吉凶。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全国各地的“六一零”人员、公安、国安纷纷遭报,意外死亡率远远高于迫害前。据中共公安部对刑警体能抽检报告,不合格率竟达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中,百分之三十的人有心血管疾病,百分之四十有高血压,百分之三十有肠胃炎,百分之二十有关节炎,而肝炎比例为百分之十六。高达百分之八十的公安干警不想干这一行。

网络上热传一个微博,是未经认证的《南方都市报》微博,登出了一张给王立军看病的诊断书,落款是重庆市第三军医大。诊断书说,王立军每天只能睡着2-3小时,精神高度紧张,睡觉都不敢关灯。后来发展成,经常歇斯底里地发狂,而且想自杀。

网友评论,王立军杀人太多,坏事干得太多,遭到报应,鬼找上门来了,他就会精神紧张,就会睡不着,就会疑神疑鬼,最后发狂地走上鱼死网破的绝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