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是通途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在我的身边发生了很多看似平常,但又不平常的事。我想起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的话:“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一斤面条 吃饱了七个人

一九九八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某县的三名辅导员同修骑摩托车去县周边村庄弘扬法轮大法,教有缘人炼功。中午回来路过我家时,因车轮胎没气了,想借一个气筒,补一下气。

進屋喝水时,同修看到我的桌上放着大法书《转法轮》,问我什么时间得法的?我说:快一年了。交流切磋二十分钟后,我挽留三名男同修吃午饭,可我家就剩一斤(五百克)挂面条,想买也没地方买,离村很远。一边烧火,一边心里惦念:这不够呵?结果这一斤挂面条煮熟后,变成一大锅了,挑一碗又一碗,每人两碗,我和三位同修吃完,还剩许多,我家三人又吃一顿。结果,人也吃饱了,面条也吃完了。一斤面让七个人吃饱了。当时这三位同修也感到奇怪。

“妈,你不有功能吗?”

二零零一年冬天,我家搬到某市,我带姑娘、儿子发真相传单,我们三个人腰里、怀兜里装满了。当时挨家挨户送,当发了一半时,突然有两个人大声问我们是干什么的?追赶我们三人。怕心上来,我们跑了一段路,大约二十米,资料掉下来了一堆。这时儿子说:妈,你不有功能吗?给这两人定住,不让走。结果,把他们定住后,把资料重新捡回来,把这些传单送完,把那两人解除,也让他俩走。我们也高高兴兴回家了。

洗脑班不法人员个个受伤 同修姐无恙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在辽阳打工时,陪同修姐去某劳教所看望她的丈夫(同修),因在食品中藏了一张手抄经文,被劳教所犯人检查时发现了,警察就追踪我俩。那时,我俩刚走到大门外,我就听耳边有声音说:“走小路,别走大路。”我俩就朝小路飞快的走到环路站点,坐车到沈阳南站。

来到售票厅准备买票,这时看到有便衣警察在附近来回巡视到辽阳买票的人。我俩就直接走向检票口,同修姐说:没票怎么过检票口。我说:有师在,有法在,没票也能走(特殊情况),拉着姐就走,顺利通过检票口,進入站台上车,也没人问,一直坐到家。

劳教所把电话打到当地,镇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等人把同修姐抓入市洗脑班,办班十五天。这期间,我天天发正念,不许恶人迫害大法弟子。

就在洗脑班结束那天,洗脑班人员带着同修姐回来的路上,他们的汽车行驶到某地段,后车追尾引起爆响,二十多万元的轿车当场报废。政法委书记A、副书记B(正副司机的位置)全被甩到车外,昏迷不醒,A手腕动脉被割破,流血不止。B肋骨骨折二根,疼痛难忍,后座位的左边、右边二人一个锁骨骨折,一个坐骨裂纹。同修姐安然无恙。同修姐下车,把四位昏迷者叫醒,包扎伤口止血,叫车送医院抢救。人们纷纷议论这件事情,在本地影响很大,同在一辆车里坐着,出车祸,为什么炼法轮功的人没受伤,这不是有神佛保护吗?这几年来那个镇没有再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真相资料开通途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老家来电话说:老父病危,我临时决定回家探亲,同时也给家乡的同修们带《九评》、师父讲法光碟、《解体党文化》、经文、《转法轮》书等真相资料一小袋,经过某市火车站自动检测器时,我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顺利通过。上车后在车上,乘警挨个翻包,当翻到我包时,我发出一念,不许动包,结果乘警越过去翻别人包了。在师父加持下,一路顺风到达家乡,同修看到光碟等各种资料非常高兴,洪法、讲真相,让明白真相的人得法都很顺利。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我从老家安徽去山东青岛探亲,背兜里装的大法书《转法轮》、炼功带。当下车走到火车站检查口时,乘警挨个翻包,小提兜也不放过,当要翻到我时,心里也有点紧张,就想起师父说:“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洪吟二》〈正神〉)。心里平稳了,当轮到检查我时,乘警让我自己打开拉锁包,我把拉锁一拉就过去了,没翻,过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