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警察教唆犯人施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七大队(现已解体)的8、9、10班和库房、晾衣房、电脑室等地,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场所。除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黄赌毒犯人们,是不允许其他法轮功学员进入的,甚至连门前都不能够靠近,怕消息泄漏。所以关押在里边的法轮功学员要出来时,按吸毒犯们的话是:先清场。小哨或邪警喊,各班关门,不许向外看。

10班、库房、晾衣房、电脑室等地在阴面,9班紧贴山墙,秋冬之季要相比阳面房间平均低3-4度。这样,还要求整天开着窗子,我们看到包夹们都要穿两件棉衣,棉裤外面再套绒裤,由此可见寒冷程度。那时关押在10班的是法轮功学员焦健,她的腿被警察迫害致伤,沉重的走步声,尤其在寒风凛冽的季节听来令人心颤栗。时而传出来的喊叫和争论声,让我们对她的现状偶有了解。

9班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张淑芬,有时可以听到她微弱的声音在喊:法轮大法好!时常传出打骂声,踢、摔桌椅的声音,坐在大厅值班的警察,满意、悠闲的欣赏着包夹们的表现。为张淑芬安置4个包夹,两个一班,吸毒人员杨美辉(好象是北京东城人)说:一个人根本耨不了她。

库房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徐伟,每日给她送饭的餐盘从我们面前经过时,看到稀稀的米汤和两三根咸菜条、没有馒头,我们私下问包夹为什么,回答是:她不吃。后来才得知是警察交待的,她们也无奈。并且大队长李守芬将徐伟新买来的秋衣裤拿到他们办公室,叫包夹说库锁坏了拿不出来,穿毛衣的季节徐伟仅穿着单衣。

8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芬,身体已经不好,每天医生都要象征性的询问、测血压等,即便这样吸毒者王洪林依然对她大打出手,打伤后,为了掩盖罪行真相,当天转走张秀芬(有说调到8大队,所谓的病队),迫于压力,几天后又作秀将包夹王洪林调到集训队。以及后来的法轮功学员贾月娥被小哨打一事,也不过是将小哨赵丰霞(19岁,卖淫,东北人)调队,不了了之。

法轮功学员成钰静,被邪警樊慧玉迫害的精神失常,人瘦得皮包骨。她和法轮功学员刘晶还被拉到对面三楼(没人楼层)近一个月,邪警樊慧玉们疯狂对其进行迫害,回来时我们看见成钰静一条腿跛着。

那些包夹们良心发现时会说,你们别恨我,都是队长(邪警)让干的,我们不敢不做。有一吸毒者叫郑春晖(房山人),因为包夹时给了法轮功学员一个花卷吃,被排挤、不再给其减期。然而邪警们满意的吸毒包夹杨美辉、黄萍都减期5次,计5个月。邪警曹凯玲甚至教唆包夹:“你们要打骂她们(法轮功学员),不能让我们跟法轮功的产生矛盾,你不明白吗?这样我们好做工作。”这正应了邪警李守芬的那句话:“这里的普教(黄赌毒盗)都是被训练过的。”如此训练!一个长期做包夹的人出所前说了句真心话:“我在这里没学会别的,就学会了撒谎!”谈话间一个包夹对邪警李守芬说:你们都没有办法(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我有什么办法。邪警李守芬狂骂道:“你臭不要脸!做不好我给你送到外地去!”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7大队迫害包夹法轮功学员的吸毒者有:杨美辉、黄萍、王洪林、张永红(小哨)、姜秀杰、刘景萍等。

邪警有:李守芬、陈爱民(现调到8队)、赵博、池冠冠(她的老公在这里开车)、曹凯玲、李彦(老公在护卫队,此人非常流氓)、陈西(北京民族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喜欢骂人,四川人)、樊慧玉、邢进(调走)、焦玉涛、王会侠、张淑华、唐明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