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正法修炼至今,我们已走过了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经过了风风雨雨,从迷茫中,从不知如何面对反迫害的形势,到现在逐渐能明悟不同的法理,从不成熟逐步走向成熟。在这些年中,有许多经验,但也存在许多不足,从这些经验和差距中,我体悟到,只有学好法,明悟不同层次的法理,才能破开迷雾,走出迷津,在修炼的路上遇到困难时,就会正念强,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存在的不足,也是因为不能跳出人的思维认识、人的习惯观念,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法理不清造成的。在此我向师尊汇报,跟同修交流切磋自己在正法修炼路上的点滴体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進入资料点

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邪恶的疯狂迫害,大陆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当时大部份同修都能站出来维护法,去北京上访,上天安门广场讲真相,出去散发资料。邪恶也在疯狂的抓捕大法弟子,许多同修被抓,被关,被劳教,当时环境造成有的同修怕心很重,有的同修不敢要资料。当时我刚从看守所出来不久,同修们送来资料,自己能出去散发,在当时情况下,自己的怕心也很重,根本没有想自己要参与资料点的事情。后来有同修找到我,跟我商量传递资料的事时,说实在的我当时确实有顾虑心,不愿意担任这个工作,正好家人同修曾有过这方面的想法,我就说我自己工作也忙,我可能不行,但我家人同修有这个愿望,能否让我家人同修参与这件事情。同修当时就否定了,很严肃的说:“你以为我们随便找一个同修就让他参与资料点的事情啊,我们几个是经过反复考虑才决定找你商量的,你若有顾虑就算了,我们决不勉强你,但我还希望你能接手这个工作,你再想想。”我说既然同修相信我,那我就试试吧。就这样我就進入了资料点,开始做传递资料的事情。

开始传递资料时,是别的同修给我送来,我再送给别的同修,有的送给单个人,有的送给一片的联系人,当时刚开始也觉的没有什么,就是传递资料,觉的很简单,没有什么可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同修在散发资料时被邪恶绑架,在迫害中承受不住,说出了做资料的同修,又使别的同修受到迫害,当时的环境就是这样,后来传递资料的事情就越来越多,范围也变大了,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还要负责外地的资料传递工作。在当时的情况下,资料点的同修也经常变换,我个人也由原来单一的传递,逐渐变成耗材的采购、资料的制作、传递资料等,一直到后来资料点遍地开花之后,这种局面才得以扭转。在当时的情况下,自己也感到压力很大,有时怕心也很重,但通过学法,在法上认识修炼中遇到的一切事情,不局限在人的认识上去看待问题,坚信师父坚信法,是自己这些年能走正的关键所在。

在当时的情况下,经常有周边的同修被绑架,尤其是跟自己经常联系的同修被绑架,当时就有同修告诉我说,要注意点安全,要经常换地方,避免遭受损失。我与同修交流说:没有什么事,因为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作为弟子我们更不能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这场魔难,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不是人能迫害的了的,是由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人干的,只要我们做的正,没有漏洞,邪恶就找不到借口来迫害我们的,其实邪恶对我们的干扰都是针对我们人心来的,只要我们没有这个心,邪恶就迫害不了我们,因为大法的原则不允许,法在制约着一切。再说师父早就开示给我们,“怎么看你们所经历的魔难和考验呢?我告诉大家,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同修出现问题,不代表我也会出现问题,因为我们每个同修的来源不同,所走的路不同,对法理解的不同,可能所经历的事情也会不同。再说咱们也都知道,某某同修也接触许多同修,但许多同修在被迫害承受不住时,却把这位同修忘的一干二净,好象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个人似的,这位同修也没受到干扰,关键是咱们的心怎么动。

二、在协调中修炼提高

开始做协调的同修大部份都是资料点的同修,其实在资料点工作的同修,当时進入资料点时,由于对法理认识成度不一样,有的抱着干事心進入资料点的,有的觉的進入资料点能建立很大的威德,有的同修参与资料点工作,开始是抱着很朴素的思想,认为在资料点工作很重要,只不过是修炼的环境不同。可進入资料点后,由于同修们对资料的需求量大,工作强度大,许多同修就把它当作常人的事去做了,加之有些需要资料的同修有意无意的对这些同修另眼相待,使这些同修也渐渐的把自己当作过去的辅导员,把自己当作领导,把自己的建议当作指令去执行,也听不進去别的同修合理的建议了,从而在同修之间造成了间隔和矛盾,甚至矛盾很深,加之受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学法不入心,不能在法上看问题,完全用人的办法去处理一些问题,致使许多参与资料点工作的同修受到了很大的迫害,也经受了很大的魔难,有的同修甚至被邪恶迫害致死,这些事情的发生虽然有邪恶的因素影响,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去分析,这其中有我们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不能在邪恶的环境下放下自我,不能事事找自己的原因造成的。

由于自己负责传递资料,经常把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散发的传单以及小册子、光盘等真相资料,传递给大家,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给同修们,时间一长,自己负责传递资料地方的同修,就把自己当作协调人,就这样自己就开始做一些个协调的事情。由于我们是在人中修炼,还有没有修去的人心,在协调中如何去处理遇到的问题和矛盾,是每个做协调的同修都必须面对的。

因为每个同修所处的环境不同,对法的认识不同,对同一件事情可能有不同的认识,或不同的做法,但只要是在法上,我们都要包容。我们有的同修很执著自己所做的,认为自己的认识是最好的,对法是最负责任的。在某一个小的方面讲可能是这样的,但对有不同看法的同修,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关键是我们能不能放下自我,放下自我的执著,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事情。我们当地曾发生这样一件事情,有几位同修一开始建立资料点时就参与资料点的事情,开始处的很好,对当地资料点的建立与发展起了很好的作用,其中一位同修对技术很能钻研,当时当地能上网的同修还不多,开始同修也不懂,可该同修能突破人的观念,能在网吧安全上网,经常下载大文件比如下载光盘等,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由于同修流离失所住在资料点,可这位同修可能对个人生活小节(个人卫生及资料点卫生)上不注意,加之同修之间受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和生生世世的因缘轮报影响,又不能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去面对矛盾,没有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资料点的几个同修之间发生了矛盾冲突。开始时,同修经常说,这位同修如何如何好,技术如何高超,可后来同修之间间隔很大,最后这位同修被迫离开了资料点,去了外地。原来我们都很熟悉,他们负责采购、打印制作,然后由我传递,虽不知真实姓名,但也经常在一起交流切磋,当时我对这几位同修印象很好,当听到这事后,我很伤心。我与其他的同修切磋时,说,你们若认为这位同修不合适资料点工作,可以利用他的长处,让他负责上网的工作,你们若不想与他接触,也可以通过别人去接触,不至于这么样的结局啊,作为修炼人不怕有矛盾,就怕不找自己,固执己见,你们这样做不合适吧。在当时的情况下,同修们也难以听進去,后来这几位同修都遭受很大的魔难。

在与同修接触时,有的同修喜欢说事,就是怎么做事,很少交流法理,当然协调时必须谈到做事,我比较乐意和同修交流法理,帮助同修在法上悟法,增强正念,认清自己的来源和使命,但交流起法理就比较难,由于层次和对法的理解不同,有的同修就产生抵触情绪,当然在法理上切磋时,无论自己认为对法理认识的再高,也要围绕如何做好三件事去交流切磋,因为做好三件事是我们大法弟子现阶段必须走的修炼路,如果脱离这三件事去谈论悟到多深的法理,都会误入歧途,就会干扰同修。

记的一次与不经常接触的同修切磋法理后,同修传信过来说我“邪悟”,我当时听说后,向内找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存在对法的理解有问题,还是同修没有悟上来,通过学法当时觉的自己悟的没有错,但为什么别的同修就产生误解了呢,肯定是自己哪方面有意识不到的问题。后来意识到,由于同修们学完法,很少在法上切磋,经常谈论的是如何做事,而自己和周围的同修经常在一起切磋法理,在深层切磋的比较多,这次直接上来就谈自己的所悟,致使有的同修没有理解,反而认为我学法有问题,意识到这些后,我又跟同修们切磋了一次,从多方面,多角度進行了交流,使同修们消除了误解,达到了共同提高。

一花独开不是春,百花争艳春满园。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的资料点越来越少,个人资料点逐渐多了起来,我谈一谈自己的一点心路:当时自己是在大资料点做资料及传递资料,也看到只有大的资料点就会存在许多不足,加之邪恶一直针对资料点進行破坏,许多当时做真相资料的同修遭到迫害,也希望有更多的同修参与到做真相资料工作中来,达到遍地开花。我就经常跟接触到的同修在法理上切磋交流,主要说的是做资料本身并不存在什么太大的安全问题,只要我们能按照技术同修要求的安全流程去做,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但最主要的是我们在法理上应该升华上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其实都有能力来制约和改变周围的环境,只要我们符合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处理遇到的事情,邪恶就没有借口来迫害我们。通过交流所接触到的同修都认识到应该自己做真相资料了。在大家的配合下,有的同修就买了电脑,开始了家庭资料点运作,由于我们当时没有硬性推行资料点遍地开花,大家都是从法上提高后自己主动做起来的,所以比较平稳。

等大家都自己建立了资料点后,自己却有点失落感,当时认为你们都自己能做资料了,我干什么呢?等自己静下心学法,悟到其实自己的失落感是强烈的执著自我,过去去同修处送资料,觉的同修都是等自己把资料送到,自己有一种了不起的感受,现在一下子大家都能自己做资料了,好象自己不重要了。其实当时自己的心性,已经有点偏离法了,把自己放在了同修之上了,而没有把自己溶于同修之中。通过这种形式去掉了自己许多的人心,其实不做资料也有许多大法的事情需要去做、需要有人去联系、去协调、关键是我们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

个人体悟:作为修炼人我们是在人中修炼,还是有人心在的,肯定会存在不足和问题,同修做的再好也是人在修,人在修肯定会有不足,不能把某个同修当作自己的偶像,学人不学法,其实修炼路中,是没有榜样的,每个人都要自己走出自己的路来。虽说我们都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同修一部法,由于来源不同,在层层下走的过程中和各层众生结的缘份不同,尤其是在人世中,生生世世在迷的环境中轮回转生中,有的可能由于执著名、利、情造业无数,而有的可能受到神传文化影响,积了许多的德,做了许多的善事;再加之今生今世的为人及所处的环境,家庭背景、工作单位、文化成度的不同,而造成对法理认识不同,做事的方式不同。还有在过去无知的迷中可能跟旧势力签过什么约定,发过什么愿。有的同修表面上走的跟头把式的,磕磕绊绊的,也许已经破除了许多旧的安排,在宇宙空间中可能轰轰烈烈。因为我们在迷中,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如何如何。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我们只要按照师尊讲的法去修,遇事向内找,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做任何事情都想到做这件事时,符不符合法的要求,我们遇到任何事情就能做好,在前進的路遇到的魔难就会少,受到的干扰的就会少。

三、帮同修与修自己

我们每个走在正法路上的大法弟子,能够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在做好三件事方面,也都各有特色,也都证悟到了一定境界的法理,都走出了一条自己证悟的路。由于我们在人世间修炼,人的理和在人世间所形成的各种观念,再加之在人中形成的所谓经验,时不时的就在起干扰作用,在与同修接触、共同做证实法的事情时,就容易强调自我,执着自己证悟的法理,认为自己的悟法符合法,能够达到效果,若不符合自己的认识,就容易产生不协调、不配合的事情。能不能放下自我,溶于法中,互相配合,一直是困扰我们提高的一个大问题,也是阻碍我们救度众生的一大环节。

我认识这样一位同修,在反迫害初期的时候受到迫害,从劳教所出来后,又投入了证实法的洪流,积极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到看守所要人,为受迫害的同修聘请律师,做了许多事情,在同修中影响也很大,许多同修对该同修很崇拜,有什么事情都要找他来解决,认为他修的好,悟的高,正念强,觉的只要他出面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可由于我们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人心没去,有时隐藏很深,别人不能察觉,自己又没有清醒的认识,加之有许多同修对法认识肤浅,不能在法上看问题,不懂得同修做的再好,也毕竟是在人中,还有没有去掉的人心,还有没有做好的方面,而是一味的赞扬;在这样的氛围中,而造成同修不知道向内找,看不到自己的不足,认为自己什么都比别人好,没有什么执著心,后来该同修遇到很大的魔难干扰。又牵涉许多同修帮助发正念,由于不能向内找,认识不到自己有什么执著,而收效不大。为什么该同修会遇到这么大的魔难呢?个人体悟:其一是,由于其他同修对其的崇拜,不能在法上提高,学人而不学法,该同修影响了其他同修应该走出自己修炼的路、建立自己威德;二是该同修不能事事向内修,不会向内找,看不到自己的不足,使自己的许多执著心放大,有时偏离法而不知,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受很大的魔难干扰,遇到魔难后,找不到自己有什么执著,认为自己一切都做的很好,觉的不公平,自己做的这么好怎么会遇到魔难,虽表面说信师信法,但不知道怎么修,不知道怎么找自身的不足,而不能从魔难中走出来。三是,由于同修们对该同修过于崇拜,邪恶想通过迫害该同修达到考验其他大法弟子的目地,看他都这样了,你们还信不信这个法,还能不能坚定的修炼下去,受不受干扰。

前段时间,帮过被所谓“病业”干扰的同修发正念时,对自己触动很大,使自己摆正了怎样对待处于魔难之中的同修。当时总觉的应该帮助同修赶快从法上悟上来,突破旧势力的干扰,帮同修从多方面查找自身存在的不足,当然向内找是对的,跟同修切磋交流法理也是对的,但许多同修们帮助发正念,让同修从法上提高,起色却不大,自己当时很着急,怎么会这样?说白了这时人心就出来了。通过这件事情我从中也悟到:说是帮同修,其实在某种成度上是在帮自己,说让同修提高上来,倒不如说通过同修这件事情,自己怎样提高上来,只有自己正念强,能在法上认识问题,不抱有人心去做,才能帮助了同修。自己在同修的身上看到了许多自己没有修去的人心,什么色欲心、名利心、争斗心、执著自我的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修的好、瞧不起别的同修的心。也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无论自己认为自己修的如何,其实离法的要求还很远,自己还有没修去的人心,要时时事事修好自己,溶于法中,遇到任何事情,都首先要看自己是怎么做的,符合不符合法的要求,想一想,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件事情,自己有什么执著没有,因为神安排一件事情决不是单一的,不但当事者要向内找,作为帮同修的人也应该向内找,自己是不是哪方面需要提高了。

四、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前几年的两次扭伤事情对我触动很大。第一次是下楼时,一个不注意,一脚踏空,脚脖扭伤,脚肿的很严重,鞋都穿不上,上床都很困难,当时由于悟性没有跟上来,虽天天学法,但也没有根本的改观,在家中呆了二十多天,最后由于当时有同修被迫害,自己应该传递的资料没有人负责了,自己在同修的劝说下,忍着疼痛,下了楼,骑上了自行车,当上了车子,再也感觉不到疼痛的感觉,好象没事一样,当见到接资料的同修时,知道同修都在为我的状态担忧,自己知道是自己的人心障碍了自己。回到家时,脚又疼的不行,可出去时又象没事的一样,真是在考验自己的悟性啊,你认为是消业还是邪恶的干扰迫害?只要能认清它,就能突破,就能战胜它。

第二次是一年的冬天,我正在洗手池洗手,突然觉的一道白光由远到近打在了自己的腰间,我当时就感觉腰象断了一样,赶快用手扶住了洗手池的边才没有倒下,我喊了我的家人,把我扶到了床上,当时躺在床上不能翻身,因为当时我在参与传递真相资料工作,随时需要与同修联系,或同修跟我联系,当时联系的主要工具就是BB机,不到两个小时突然呼机响了,我知道同修在呼我,但当时我翻身都很困难,我叫家人把我扶起来,我说要出去打电话,家人同修说你这样还出去啊,我说我若不出去打电话,同修会担心的,我也不能让你去打电话,那样同修会更担心(当时同修之间基本上是单线联系,为了安全不能告诉任何人同修的一点信息,即使是自己亲人同修也是如此)。当时是很艰难,但想到整体,想到师父在看着自己,我下楼在附近找了一个电话,又艰难的返回住的地方,回到家中觉的自己又动不了了,但第二天早晨还要给外地来取资料的同修送资料,当时我坚信我既然能下楼打电话,明天也照样能去送资料。

第二天,外面下了厚厚的一层雪,家人同修说,你今天不行就别去了,也许外地的同修不会来,我说不行,即使外地的同修不来,我也要去接资料的地点去看看,我觉的同修肯定来。请家人同修把资料从楼上给我拿下来,放在自行车上,我上车一试还行,就这样我骑着自行车去找同修了,当我来到地点后,发现同修已在那儿等着自己,接资料的是一位老年同修,将近七十多岁,来这儿有几十里的路,骑着自行车冒着这么大的雪来取资料,路上好不好走咱不说,这样的精神,到今天我想起来,都感觉同修真了不起,就这样我顺利的把资料交给了同修。

因为是腰伤,这些都不太费力,当时传递资料时,我们都是用大旅行包,一包可装十四包或者十七包A4纸,就这样楼上楼下的背,上楼也许还容易,但下楼就有点费力了。当时是同修把资料先放在一个地方,然后我再去取,这次我想我早去,能见到年轻的同修,请他们把资料给我背到楼下,我再驮回来,让家人同修帮助拿到楼上,我再分别给别的同修送去。当时我想的很好,但等我到了地方,只有一位老阿姨同修在,我说谁谁他们来了吗?这位老年同修说,他们刚走,当时我就傻眼了,怎么办,我不能让这位老年同修给我背到楼下去吧,再说这位老年同修也没有背过这么重的东西,当时我也没有想叫老年同修知道我的情况,我只是让同修帮我把包背在身上,我就走出了门,当时同修住的是四楼,就这样我就把资料取了回来,回家后自己直接背上了楼。家人同修说,没事吧?我说没事。其实师父就是看咱们的这个心,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什么事都能解决。你不是想图安逸吗?想让同修帮忙吗?可同修走了,你怎么办,其实只要信师信法,什么事都能过去。

我知道一位同修,近几年来,历经多次车祸、“病业”干扰,但都是很快就突破了困境。曾有一次,她正在过所谓“病业关”,一位亲属去看她,发现她身体很虚弱,消瘦的都有点脱像了,不由得就哭了起来。这位同修对亲属讲,我没事,我不会去世的,我的罪业还没有消完呢,我的罪还没有吃够呢,死不了,没事。她的亲属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孩子们一声,也好有个照顾啊。同修讲,孩子们工作都很忙,即使他们来了又能怎样,只不过使他们多担心一些,能解决什么问题,再说我自己的难不得我自己过吗?我的痛苦、难受谁能替代呢,我修了大法,我有师父在看着,没事。你也知道我的经历,那么多的魔难(车祸、病业)都过去了,若我不修大法,能过的去吗?放心吧,不修圆满我是不会走的。在同修遇到这几次大的魔难面前,不管当时同修对法理悟到了多少,但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怎样,只想到出现这些也许是自己过去的业力所致,是自己必须面对的,始终坚信师父坚信法。由于对师对法的正信,她很快就突破了困境。

在前几年同修交流中,同修交流了自己在邪恶环境中正念正行的经历,有一学员当时就生起了羡慕心,后来说,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会做好,比她做的还要好。有的同修当时就给她指出,你怎么那么想啊,邪恶根本就不能迫害我们,也不配用这种形势来考验我们,我们怎么能这样想问题呢?这位学员当时嘴上说:“对,对,是这个理。”但后来还是没有转变自己的观念,认为自己若遇到魔难一定会做的更好,结果后来这位学员被抓,在迫害中没有守住正念,至今不能明白过来。

还有的同修能及时向内找,从而化解魔难。有一同修,有一天突然出现半身不遂的症状,当时心里也很着急,但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这决不是常人的病,也不是常人医疗手段能够解决问题的,常人怎么能解决修炼人的问题呢,自己是由师父在管的生命。但是出现这种事情,一定是自己某些方面不符合法的要求,才被邪恶钻空子。作为修炼人遇事向内找,找到了许多执著、人心,认识到只有归正自己的言行,邪恶才能没有借口迫害,才能化解困难,通过向内修、向内找,很快“病业”症状消失。

在家庭矛盾方面也存在放下自己人的习惯观念,在法上升华提高的因素。曾有一次,在与同修家人发生矛盾后,跟同修们谈论起自己家人的不足时愤愤不平。有一同修当时就很严肃的对我说:“我看你在处理与家人同修的矛盾这个问题上,你是百分之百的不对,你看你平时没有遇到问题的时候,在与同修交流切磋的时候,你的法理悟的多好,正念多足,和同修切磋时语气也还可以,怎么一谈到和自己的家人同修,你看你这个劲,你的修炼状态到哪里去了,平时法理清晰的你怎么不见了,怎么一遇到自己的问题就不行了呢,若是别的同修我可能不这样严肃的说,但你跟别人不同,你法理悟的那么好,平时劝别人也说的头头是道,也都在法上去切磋,怎么今天就不能正念看问题了呢,在人的理上也许你没有错,但作为修炼人来讲,你是百分之百的不对,你好好的想一想吧!”

由于这位同修我们比较熟悉,也知道我当时的状态,当面一顿棒喝,的确让我清醒了许多,从法理我们都知道,无论矛盾的双方争执的再厉害,看起来矛盾再突出,再不可调和,但争执的双方都有各自需要修去的执着,毕竟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而不是常人。若按常人的理去看,也许对方确实不对,百分之百的不对,但我们是修炼人,作为修炼人来讲,就不能按照常人的理去处理问题,去对待自己遇到的矛盾,就要看这些矛盾是冲着自己的什么心来的,自己哪些方面需要提高了,发生矛盾正是自己向内找,向内修,提高升华的好时机,有时可能向内找也是痛苦的过程,在自己很难的情况下还要向内找,确实也是剜心透骨的痛,但只要你真正去向内找,确实能找到自己存在的许多不足,许多不纯的念头和观念,修去这些不纯,自己就会体悟到法的升华,身心净化之后的感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