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修大法 修炼路上比学比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得法前,我们夫妻俩一身的业,满身的病,我是“三高症”(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她是心脏病、“月子病”、附件炎。一遇阴雨天,她全身疼痛,彻夜难眠,以泪洗面,真是痛不欲生。我是整天头晕目眩,精神萎靡,四肢无力,天天吃药,月月化验。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不仅把我俩的身体浸泡成这样,还把我俩的心性浸泡的变态,那时我性情急躁,个人意志第一,说话语气态度生硬,凡事斤斤计较,本性全无。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名利心很强,简直是一个地地道道党文化造就的人。

有幸的是我俩于1996年得法,刚得法时,我俩只知道《转法轮》这本宝书好,非常愿意看。上班带到单位,出差带在身上,一有空闲,随时就看,夫妻俩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刚开始我只学法还没有炼功,妻子边学法边学炼功。这一学一炼,在我俩身上就出现了奇迹。她的心脏病痊愈了,上楼不再喘息了,心律过速正常了,“月子”病也好了,阴雨天腰、腿、胳膊、全身都不疼痛了,附件炎消除了,四公分囊肿瘤消失不见了。我的血压、血脂、血糖全都正常了,头脑清醒,全身有力,四肢轻松,走路生风,我俩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和快乐。

一、痛悔走弯路 师父再救弟子

正当我们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时候,江魔头和中共邪党集邪恶之大全,开始在全国疯狂迫害法轮功,邪党喉舌媒体天天造谣诬蔑,单位里开始调查,父母、兄弟、儿女以情相逼,一时间铺天盖地而来,为私为我和严重的怕心,使我躲藏起来不学法、不炼功,苟且偷生的活着,还阻止妻子学法炼功,把师尊的法像从墙上摘下来了,把宝书《转法轮》收藏起来了;还怕影响到我的工作和前程,把外地同修无记名寄到我单位的真相信收起来,还电话告诉县“六一零”,以求自保。这是一个多么可耻肮脏的生命,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我却因为自私和怕心而背叛师尊、背叛大法,迷失中忘记了自己向师尊签下的誓约,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

可师父并没有因此而把我俩抛弃,一次次利用各种方式点悟我俩。我一学法,头脑就清楚,身体很舒服,妻子一炼功身体没了病痛,全身轻松,我俩体悟到这是师父在点悟鼓励我们多学法、多炼功,精進起来。二零零一年,一次妻子梦见师父和身穿盔甲的天兵天将,在天空中看着她,并有很多飞天向师父飞来,突然空中出现了一座金黄色的二层楼阁,一个声音告诉她,这座楼阁是你的。说完都不见了,瞬间一层白雾盖住了楼阁,并伴随着楼阁开始慢慢下沉,从空中下沉到山上,又从山上下沉到平地。她突然醒来,悔恨交加,情不自禁,失声痛哭,这下可完了,彻底掉下来了。

我俩悟到,那是师父在点悟我们呀!如果再不悟,再不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去掉怕心,走出去救人,再不精進实修,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就会象那本是自己的琼楼玉阁一样真的掉下去了。妻子捧着师父的法像,哭着向师父做了坚修大法到底的保证。从那一年起,妻子就真正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我再没有阻止妻子学法炼功,可我却又待修不修的持续了两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我才再次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尽管我走过了一段很长很大的弯路,做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事,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再次给我清理身体,先是清理体外,每天下午下班回家就开始浑身发冷,出现感冒发烧状态,白天上班状态就消失。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周;清理完了体外,师父接着给我清理体内,一周内每天连续几次、十几次拉肚子,且不能吃东西,吃了不仅拉得厉害,还要吐出来。也是上班状态就消失,下班回家就开始拉。消业清理身体期间,我没有因此而影响工作,没有耽误侍奉偏瘫卧床的父亲,没有影响我学法炼功、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两次清理身体后,我的体重开始慢慢减轻,过去一百七十斤,肚子显得很大,不仅生活中行走坐卧不方便,就连炼功弯腰、盘腿打坐都困难。现在减了二十斤,一身轻,至今,我和妻子没有患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粒药,我俩也切身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在单位里,从领导到职工,都说我变样了,变得什么都不争了,获荣誉、评先進也不关心了。修炼前都知道我的名利心很重,要面子的心、妒嫉心很强,凡事争一流,争不上心里就不高兴。今天我修了法轮大法,我明白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争也争不来的理,一切顺其自然。二零零四年,我还把市里点名给我的获奖指标,让给了与我争的同事。我修了大法,无论在家里、单位里、社会上都要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超常的人,时时刻刻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我不但不争我还让,我只管修我的心性,按大法和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二零零七年年底,我因工作实绩突出,被评为年度优秀职工。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工作的环境中证实着大法的美好,开创着讲真相救世人的环境。

二、讲真相救众生 修去怕心

随着我俩不间断地看书学法,正念也越来越强,信师信法的信心也越来越坚定。几年来,在修炼的路上我俩相互扶助,比学比修,三件事做的比较清醒理智,发真相资料、讲真相、传《九评共产党》、劝“三退”,日渐成熟和稳定。

我俩刚开始走進来,接触的同修少,得到的资料也少,每次同修只给二、三份,多的时候也不过十份,拿到资料我俩就及时发出去。随着发资料次数的增多,我俩的怕心越来越少,感到资料越来越不够用。当时我俩就有一个愿望,想多拿到些真相资料发出去多救人。此念一出,很快师父就给安排了一位同修定期给我俩送周刊、送资料,从开始的几份、十几份、到后来几十份、百余份,从真相资料到《九评》,从不干胶粘贴到神韵光盘,从过去在家里等着同修送,到现在妻子主动去同修家里拿,还给周围其他同修取送资料。我白天利用上班路上沿途发真相资料,妻子在家帮我发正念;我把一份份真相资料送给每位有缘人,她把一本本《九评》和神韵光盘送進小区每一家。我俩比学、比修、比救人,遇事相互提醒向内找、多学法。

我无论去机关上班,还是下乡到基层,无论走亲访友同学聚会,还是外地出差公务办事,我都把大法资料、护身符带在身上,走到哪发到哪,机关的科室,乡下的农户;出租的轿车,长途客车;市县的宾馆、车站、超市、餐馆,到处都有我发下的真相资料,救度那些有缘的世人。那时我俩救人主要是发资料、传《九评》、送光盘。师父看到了我俩这颗广救世人的真心,每次都加持看护着我们顺利把资料取回来送出去。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带妻子去取资料,刚出门车就熄火了,打了几次不着火,妻子回家骑自行车,到家一看自行车前后胎全瘪了没有气。我开始请师父加持,并对着摩托车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和妻子取资料的一切邪恶因素,不允许操控和利用摩托车熄火干扰阻碍我们救人,请师尊加持弟子一定要把资料取回来,发完正念再一发动车,一下就打着了,顺利取回了资料。

正念能够解体邪恶,正念能够救度众生,用正念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就会有奇迹出现。一次我骑自行车出去发资料,在我前面约三十米处,有一骑自行车驮筐的人,我心里发出一念,赶上他给他一份资料,让他明真相救救他,此念一出,前边的人停住车到路边玉米地里去了,我赶到后顺手把资料放進他车筐里。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鼓励我。

发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尤其是修去怕心,修出理智和智慧的过程。有一次我妻子带着刚满七岁的外孙女,在小区单元楼里挨门发《九评》,她俩刚在一家门前放好一本《九评》准备离开时,突然这家主人开门出来,问她俩干什么呢?当时我妻子都愣住了,七岁的小外孙女脱口而出:我和姥姥看大黑猫呢。那家主人说:看吧,是有一个大黑猫。小女孩的机智巧妙应答,使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化险为夷。其实那是师父给了小弟子智慧。我俩平时称外孙女为小弟子,尽管她还不懂得修炼,是因为她经常在我们身边,和我们一起学法,她会背很多首师父的《洪吟》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俩悟到,师父让我们多救人、快救人,现在救人这么急,我们不能只停留在发资料救人上啊,应该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开始我俩感觉有些困难,不知道怎么讲、从哪讲。我俩就多学法,坚信法能破除一切。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多看《九评》、《解体党文化》,学习《明慧周刊》上同修讲真相的体会文章。神佛只看人心,有了救人的这颗善心,师父就会给我们开智开慧。

开始我俩先试着和自己的家人讲,不仅把他们看成是自己的亲人,更把他们看成是被救度的众生。家人都知道我俩修大法,更知道大法好,而且大法的美好殊胜都展现给了他们,我顺利地把我的家人全部做了三退,并给刚刚去世的父亲和读大学的儿子用真名在网上做了三退。我的家庭过去被常人看成是所谓“红色革命”家庭,祖孙三代都是所谓的“先锋”,受党文化毒害较深。但我很为他们感到欣慰,他们都明真相,做了三退。当然这与我俩平时潜移默化的洪法分不开。

我的家人退完了,妻子的家人也得退,她回娘家,退完了家人退亲属,退完了本地区退外省市。她南下省会退大姐一家,北進京城退二姐一家。

随着在家人中讲真相、劝三退的不断成熟,我俩开始试着走出去,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这个过程,也是经过了一个修去怕心、爱面子心、羞于开口的心的过程。我开始向世人讲真相,先和同学、同事、朋友、熟人讲。一次朋友聚会,我想这是救人的机会,我给每位参加聚会的朋友提前起出了一个化名,去前我和妻子对着这些朋友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清除他们背后干扰、障碍他们明真相得救度的一切邪恶因素、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我走后,妻子继续帮我发正念。到那后我把话题引到讲真相、劝三退上来,从“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到“六四”学潮、迫害法轮功和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讲的认真,他们听得明白,一桌八个人很顺利的在饭前全做了三退,并各自为有一个好听的化名而高兴。还有一次同学聚会,我也是用同一方法劝退了七人。

凡我接触的同学、同事、朋友、小区的门卫、物业的工人、门店的老板,无论什么职业和身份,我都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出差,遇到了一位在全国很出名的县委书记,我俩住在一个房间,我想不管你是谁,让我遇到就是有缘人,我就应该救了你。睡前我向他讲真相,从“五七反右”讲到“六四”和天安门自焚伪案,这些他都亲历过,但他的本性没有丢失,他很同情法轮功和大学生,明真相后很快做了三退。

在我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同时,妻子也试着向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先从来我家的同学、同事、朋友、晚辈讲,讲完后做了三退,临走时送上一个护身符。她能走出去讲真相救人也真不容易,修炼前她与陌生人说话都脸红低着头。修炼后,特别是开始讲真相救人以来,她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她每天早上都出去与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开始他们三人一组,发完早晨六点钟正念出去,一路上逢人就讲,他们到农村、去学校、走门店、赶集市,一人讲真相,一人发正念,一人记化名,三人相互配合,形成一个无漏的整体。每天出去能劝退几人、十几人、几十人。如今,她不仅能够与同修配合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而且能够一个人出去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九月,儿媳生孩子,我俩去了儿子、儿媳居住的大城市,孙女三个月大时,妻子就用车推着她去广场、公园、绿地、超市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孩子七个半月大时,我们把她带回老家,我俩用车推着她上街讲真相救人。在街上我推车带孩子给妻子发正念、记化名,她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天热时,上午我在家带孩子,她出去讲真相,下午她带孩子,我做大法救人项目,我俩相互配合多救人、快救人,全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完成助师正法的来世大愿和肩负的历史责任。

如今孙女两岁了,我们没有因为带孙女而影响做好三件事。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几乎天天跟着我们,她同样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里,每天嚷着看师父、看师父讲法,见了师父法像,就两只小手合十,嘴里连说:“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师父好!”现在她会背师父《洪吟》里的一首诗,还会哼唱《师恩颂》里的几句歌词。

这些年来,我俩发了多少真相资料,又劝退救了多少人没有计算过。我们只知道春夏秋冬、暑往寒来不间断的去抢人、救人。尽管如此,我俩总感觉修得不精進,没有精進同修做得好,与师父和大法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我们会在这最后最后的时刻快救人、多救人,完成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

三、集体学法 共同提高

“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修炼这些年,虽然我怕心很少了,但还是有,且在一个人不精進的时候,魔还会利用其来放大它。二零零八年六月,有同修和协调人提出来想在我家建立一个学法小组,由于怕心我当时没有答应。后来又有同修与我交流切磋这件事,说我家里环境好,俩个人都修炼,且老人孩子都不在身边,家里清静没有常人干扰。利用好这个环境,把周围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组织起来一起学法,带一带他们,别落下每一位同修。当时由于怕心,我顾虑多多,犹豫再三。担心来客人碰上,怕同修出出進進遇上熟人,越想顾虑越多,越想怕心越重。这已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了,其实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在利用这件事给我去去隐藏在深处的那颗怕心,同时也是给我安排了一个过关提高心性的机会。悟到这些后,我和妻子很快答应了此事,在同修们的配合下,我家建立了学法小组。

初期,我俩的心还是有些不稳,新走出来的同修开始怕心很重。我俩就找出师父针对去怕心的讲法反复学,“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师尊还在《走出死关》中讲:“修炼是严肃的,这样怕下去,什么时候能不再被怕心牵制?”“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

是呀,能带着怕心圆满吗?让资料点和学法小组遍地开花,不落下每一位同修,这是师父要的。大法弟子不做师父要的事,那还是师父的弟子吗?还配得上正法时期助师正法弟子的称号吗?法理清楚了,正念就足了,执著破除了,怕心去掉了,心态变稳了。

我俩的变化,也使小组其他同修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就是正念之场纠正不正确状态带来的变化。小组同修按时来参加集体学法,因为多是上班族,每周六、日下午两点至五点学法,少时三、四人,多时六、七人。每次学完法,同修都能带上几份、十几份真相资料回去发。原来别说出来学法发资料,就是在家学法炼功都困难,家庭干扰大,同修怕心重。来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后,大家心性提高很快,闯过了家庭关,感受到了集体学法带来的变化。参加集体学法不但场正、能量场强,心性提高快,还可在学法读法时及时纠正读错的字、音和添字、丢字的现象,同时,对法的表面内涵不理解和对某一句法的读法意见不一致时,学法后,可及时進行交流沟通,相互解疑释惑,共同提高。学法前和学法后同修集体发正念,每个人都能感到能量场很强、很正、很大,对增强同修的正念起到了一定作用。

我们小组有一位甲同修,以前家庭关一直没过去,通过集体学法,在法上交流,心性提高很快,正念很强,现在不仅闯过了家庭关,能够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而且每天一个人出去发资料,面对面与常人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现在学法小组的每位同修都能够相互配合走出去讲真相救人,发挥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作用。

今天我俩所做的一切,所能够做到的一切,所取得的一切,都是师父加持呵护、同修相互配合的结果,其实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同修的配合,我俩什么都做不到。我俩只是动动嘴、跑跑腿,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俩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还有人心没有修去,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俩必须学好法,修去各种人心和执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完成助师正法的伟大历史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