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反制迫害 十几小时闯出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上午九点左右,我到我市一繁华地方发放二零一二年台历,当看到一骑车女士时,我迎上前去给她讲真相,祝她幸福,让她牢记法轮大法好,并把台历放入她的车筐里。突然一只邪恶的手,狠命的抓过来,摁住我并抢走了台历,随有三个穿着便衣的恶人死死的抓住我的胳膊,大声喊着:“你干什么,走,跟我们到公安局。”我明白了我被恶警盯上了,我马上想到:我没错,我不能配合邪恶,就大声喊: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为什么抓我。几个恶人拼命往他们的小车里拖我。这时已经有好多人围观,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邪恶之徒怕极了,拼命阻挡我发声,把我强行推到了车里拉到了分局治安科(也就是国保大队)。

去分局的路上,我向抓捕我的四名警察讲着真相,我为什么学炼法轮功,我掰着手告诉他们以前我一身病,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后没过几个月病全都没了,不用花一分钱祛了病健了身,法轮功还教我们做好人的道理。虽然在车里我不停的讲着真相,讲我为什么学法轮功,但事态突然我还没细想。

到了分局,他们就把我控制在一个房间里,我知道了带头抓捕我的是队长徐某某,还有一马姓警察。徐长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非常邪恶。我静下心来找起了自己,一定是哪不对才造成迫害能够得逞。我想到修炼是严肃的,我有很多人心未去,有一件事很说明问题。前两天我家老头喝酒后,说了一些对大法不好的话,当时我没去找自己,却突然觉的不能让他造业再说下去,就采用了粗暴的手法用手帕去堵他的嘴,这种以恶制恶的心是应该修去的,离师父教的善差得太远了,让旧势力抓到我的漏。我认识到了心里就想:师父啊,弟子错了,弟子一定改。可是今天我不能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于是,我就静下心来发正念,绝不承认这场迫害。

恶警妄想录口供,队长摆出一副架势,问这问那,我一概拒绝回答。他们又强迫我照相,强行搜我身,搜走了我老头的证件,还找到了我儿子非法搜查我的家,妄想把搜的几份资料作为迫害的证据,就强迫我签字,我不签,我说学法轮大法没犯法,大法给我消除疾病、带来康复,师父教我们做最好的人,都没有错。那邪恶的马姓恶警上手打了我嘴巴,其中一下被我用手挡住脸,我的手上被打的出现通红的手印。我就在那发正念,我想只有师父说的算,让打我的恶警自己去承受其恶行。姓马的就打开了电脑寻找准备送我進看守所的移送表格,企图继续迫害我,可弄了半天说电脑不好使,队长让他换一台电脑,换了另一台电脑还是不好使。队长就叫他到楼上用别的电脑,一会下来还说没找到。恶警又开车到另外下属派出所去找,好长时间回来,说去了三个派出所找来找去就是没找到想要的移送表格。没办法只好说到那(看守所)再说吧。一会那姓马的自言自语的说胸疼,捂着胸口哈着腰,司机也吵吵腿痛。

到医院体检我还是发正念,体检的医生拿着体检报告和照的片子,友善的看了看我,我也笑笑向她祝福。这时已经是晚上,天也黑了,几个警察开车强行带我去市拘留所,这车开着开着就找不到道了,转了一条路不对,又转了另一条还不对,司机自言自语的说今个怎么找不着道了呢,以前没有这个事啊。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找到,有几个去找接待的人。我就在车上给留下的讲真相,我指责马姓恶警打人,留下的人赶紧说不应该打人。一会一女警到车上说得回去了,原来是我刚才的那张体检表上的透视照片作出的鉴定说是肺部感染,还传染,所以拘留所不敢收。这下徐队长和姓马的恶警没辙了,垂头丧气象霜打蔫了的茄子,只得把我再拉回分局。上车前我对那个队长说:“你算个啥呀,你抓我这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他语无伦次的说:“是你让我抓的。”我说:“我能自己抓自己吗,是江泽民让你抓的吧,是共产党让你抓的,恶党要完了你能得什么好呢?”

回到分局后徐队长转来转去的,也蔫了,到差不多夜间十二点了,夹个包溜了。姓马的把我送到车上,又下去打电话。在车上,那女警察说我真是好样的,并问我冷不冷,我说:“不冷,我哪儿都是热的,不信你摸摸我的手。”她说:“我都冷,你这么大岁数还不冷。”她抓起我的手一摸说:“哈,你这么大岁数手还这么热乎,我这么冷你给我发点功吧。”就这样他们打电话让我儿子来把我接回家。

我真正的认识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还看到在师父的大法的感召下,觉醒的世人越来越多了。我也会用“真、善、忍”法理同化自己,修去不足,坚定的走师父指引的路,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