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认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二零零三年二月我被恶警绑架,被冤判四年,在狱中丈夫与我离婚,孩子判给了丈夫,工作也失去了。二零零七年我出狱回家,有一种非常凄凉的感觉,无依无靠,也没了生活来源,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我开始大量的学法,慢慢的清醒了,不能等,不能靠,我得去找工作,我去找社区,出门时跟师父说;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不能没吃没喝的,请师父加持我。

我找到社区要求解决工作,社区要我把单位开除我的手续拿来。于是我去找单位,单位给我一份除名手续,上面没有任何人签字。社区的人看了说;这不是开除是除名,是两回事,你还得去找单位。单位人事处的人却说,开除和除名是一个意思。我从单位走出来不知该怎么办,去问离婚的丈夫,他让我去区信访办,信访办的人让我去找劳动仲裁。在省仲裁,一个办事员要把我打发走,说:“这事那得找单位,我们管不了。”

几个部门这样推来推去,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这是邪恶在迫害我,我要否定它,请师父加持我。”我刚这样一想,就听那个办事员又说:“我去问问领导。”把领导找来了,说明情况后,他说:除名不是开除,你回单位去找。我又问我在监狱四年时间,养老保险怎么交?他说免交,我以为我没听清楚,就又问了一下:你是说我不用交?他说“是”。我又问:我的退休年龄到了,我能退休吗?他说回单位查可以办。

我回到单位,把养老保险和工龄查清了,单位人说:你的档案得存在省社保,到那去办理退休。我就把档案拿到社保存上,直接就办理了退休。两个月后,我的退休工资就下来了。

在这过程中,我也去掉很多怕心。如,怕别人知道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关進监狱不好意思,怕邪恶再迫害,怕见领导,怕这怕那的。当我把这些怕心都放下时,一切怕的因素都无影无踪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