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祥和的心态待人 麻烦自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我信师信法,保持祥和的心态,大多数时候我总是乐呵呵的,吃苦当成乐。二零一一年七月一天街道办事处给我打话叫我去,当时裙子洗了还没乾,没多想,穿上湿裙子拿上真相资料就走,下楼走到楼门口一辆自行车挡住我,当时悟到有拦路虎要小心。有师在、有法在,弟子不怕。

到了办事处门口,一位姑娘迎面走来,问我您是张主任叫你来的吗?我说是呀!她说阿姨呀!姑娘劝您几句,看您的孩子那么要求上进,您这样对他们影响多不好哇!我说,你不了解我们,法轮功是教人心向善修心性做好人,有啥不好呀?我原先一身病,学了法轮功都好了,人也变好了,能不学吗?

说话间走到主任办公室,进去我把真相资料放到办公桌子上,没让我坐,我自己就坐在沙发上,主任惊慌的说这是什么?我说你看看就知道了,他看我一眼,说怎么没有经文,我半开玩笑地说你还没到看经文的时候。他说你多大年龄了?我说你别管我多大年龄,我孙子都好几岁了,外表我可比你年轻呢。

这时忽拉一下各办公室的人都来了,当时我想起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心如止水,没有害怕的感觉,我面带笑容的说,不信让大家看看,我老太太是不是比张主任年轻,再过十几年你就成了小老头的时候,那时,我比现在还年轻。办公室那些人指手画脚的指责我不知好歹啦等。

我坐在沙发上说我知道你们认为是为我好,我表示感谢!可你们知道吗?我的心完全是为了你们着想,甚至为你们子孙后代着想,如果我现在不跟你们说真话,灾难来时,你们都得遭殃。说到这,他们呼拉一下又都走了,主任说你到书记那去吧!

到办公室一看是个女的,我顺口说了声你好。她说你坐下。她说你还炼吗?我说:你不知道,我炼功前身体有多种病,尤其血管性头痛,一疼起来就要死去活来的,全世界都没药能冶,炼功都好了,你说我能不练吗?书记说好你在家炼吧。

前段时间,有个小伙子到我家说是办事处派去专管我的,叫我配合他,否则他饭碗就没了。过十多天他又来我家,这天赶上我消业,头疼很厉害,上吐下泻,又赶上儿子同学来串门,我说小伙子你看阿姨为保你饭碗命都要搭上了,儿子同学说是呀,我们来串门阿姨也没心管我们了。小伙子二话没说掉头走了,再也没来。两天后办事处来了两个女的,问我炼功祛病健身的过程。

通过这件事,我从中悟到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任何麻烦事都是针对我们的心来的,只要能想起师父在身边,能对照法找心性,一切都会过去的。第一次去北京证实法,因说炼被毒打的很厉害,我也没疼,在京滨饭店晚上就在玉石板铺地上睡觉,也没觉的凉,而且还觉的热乎乎的象睡暖床上一样。在京滨饭店集体炼功喊口号,声音非常清脆,警察進去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就走了。回家后,警察到过我家几次,我都按师尊说的保持祥和的心态招待,他们没找什么麻烦;在被劫持到看守所监進号的时候,警察对监头说关照点,这老太太很好。在劳教所因带头炼功被关小号背手吊门上,我胳膊又疼又麻一抽胳膊就出来了,小号里没有暖气不让穿鞋,我把裤子脱下来垫在脚下,半夜很冷,有警察给我扔一条棉裤,我困的够呛,躺在棉裤上就睡着了。

去年十二月份我住处片警换了,他是从商业口调来的,到我家来慌慌张张沉着个脸,我面带微笑迎上去,问他外面冷吧?请他坐下,倒水给他喝,这时他的面目表情松开了绷着的脸说,我是新调来的,来认识一下,你还炼吗?我说,我患血管性头疼炼功炼好了;我说中共多年搞运动历来都这样,今天打倒,明天平反,将来法轮功一定能平反。这时他接电话,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黑手乱鬼及共产邪灵的因素,他打完电话手直哆嗦,跟我老头挥了一下手就走了。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显示自己做的如何好,主要是读明慧网文章看到同修天目看到师在另外空间用身体每天在承受,我想真修弟子都会心痛。尤其看到有些同修目前还有突破不了的怕心,心有些急,才写了这文章,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