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2月1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

  • 辽宁清原县王洋在马三家所遭受的迫害

  • 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对万秀英的迫害

  • 吉林省九台市法轮功学员潘占奇被迫害情况

  •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郝晶自述被非法抄家遭遇

  •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八旬老人遭迫害

  • 湖北安陆市公安局对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孔莺莺的迫害

  •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朱英敏被迫害情况简述

  • 辽宁清原县王洋在马三家所遭受的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一年九月,辽宁抚顺清原县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二百四十九人、二百七十四人次遭非法劳教迫害。 其中王洋被劳教迫害时年龄只有二十岁,是刚毕业不长时间的学生。她在马三家被非法迫害三年,经历了残酷的迫害,曾一度神智不清。

    下面是王洋女士自述当时在劳教所遭受的部份迫害。

    在劳教所一大队三分队,当时的队长叫黄海燕,他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无数次的迫害。邪恶的手段有上大挂、蹲小号、体罚、不让睡觉、上晾衣场冻、坐老虎凳、野蛮灌食等,有的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这些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一般都经历过的迫害。更残酷的迫害都是在背地里进行的,有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被藏起来了,我们是看不到的,有的把伤养好了才让露面,所以只有受害者本人能说出具体的迫害情况。

    有一次,恶警黄海燕和几个四防把我叫到楼道里(经常迫害学员的地方),要把我手铐吊在暖气管子上,我不配合她们,她们气的把我打倒在地,坐在我身上,把我双手后背铐上手铐,我就喊‘大法好’,她们就拿一个抹地的又脏又臭的抹布堵我嘴,黄海燕还使劲拽我的头发,头皮很痛头发一把一把的掉,我实在无力反抗了,她们就用绳子把我双手背铐在暖气管子上,我听四防问恶警黄海燕这样行不,她说再高点,使我双脚离地很高,重心完全在两个胳膊上,痛苦无以言表,她们把抹布拿下来又换上透明胶带封上我的嘴,从上午吊到中午,我实在承受不住就妥协了,她们偷摸把我转移到活动室,胳膊已经没有知觉,有个转化学员喂我饭时掉下了眼泪。

    还有一次恶警黄海燕吊铐了我四天四夜,白天在厕所晚上在水房铐着,不让睡觉,我困的不自觉的往地上栽,我出现了神智不清的状态反应很迟钝,两只脚站的象针扎的一样痛。


    内蒙古通辽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对万秀英的迫害

    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万秀英,女,六十六岁,原通辽市水利机械厂退休职工。她曾患有类风湿、心脏病、脑血栓前兆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无病一身轻。只因她坚信法轮大法好,自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万秀英老人被非法关押九次、遭受种种非人的迫害。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报道了 《万秀英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遭受的迫害》,下面主要揭露通辽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对她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万秀英在火车上看《明慧周刊》被列车上的刑警劫持到海拉尔铁路公安处,夜里十二点后又被送到海拉尔铁路看守所遭受迫害。家属与万秀英失去联系后急的到处找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从通辽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邵军口中得知,万秀英被关押在海拉尔铁路看守所。家属让邵军把万秀英接回通辽,邵军说:“此事不归我管,与我无关,那是海拉尔铁路公安处的事,跟通辽无关。”

    可是就在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邵军、王波、王爱华、邹玲(此女思想龌龊、言语下流,无一点女性自尊,每单独和年轻未婚女子谈话时,就原形毕露)一行四人来到海拉尔铁路看守所来“接”万秀英,当时海拉尔铁路看守所的余管教跟监室里的人说“万秀英开的是释放票”,还笑着对万秀英说:“大姐这回回家就好好过日子吧”!

    在路途中,万秀英听到邵军和王波小声嘀咕说:“给万秀英开的是释放票,那么开不对”。一月八日下午,通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邵军、王波、王爱华、邹玲却把万秀英送到了“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女队”,没任何手续、没通知家人、没劳教票,过了半个月后图牧吉劳教所才通知万秀英被劳教三年。邵军、王波、王爱华、邹玲还把万秀英在海拉尔铁路看守所结帐时的“二百九十元钱”拿走不给,图牧吉狱警李爱晔打电话帮万秀英追要,邵军一伙却说:“没有”。

    就这样万秀英身无分文没钱买日用品、没有衣物、没有被褥,一个半月后家属才得知万秀英已经被送入图牧吉劳教所。

    经历三年劳教迫害,万秀英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到家。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王波和包吉日木图又去万秀英儿媳学校骚扰,当时儿媳不在学校,他们就找学校校长索要儿媳电话,校长说:“那是人家个人电话我们不能随便给你”,可见恶警们的违法行为。


    吉林省九台市法轮功学员潘占奇被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潘占奇,男,36岁,吉林省九台市苇子沟镇头道小学教师,于2000年5月和2001年1月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第一次上访被九台市工农派出所绑架到九台市公安局,被非法拘留15天,第二次上访被九台市苇子沟镇派出所所绑架到九台市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三年,于2001年1月被绑架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在劳教所被奴役迫害。在二大队,2002年3月干事刘夕多、管教唐波等人对他电击迫害,逼写放弃信仰,污蔑大法的三书,他恐惧于他们的淫威,向他们妥协后精神崩溃,每日只能进食几口饭的食量,持续了三个月左右,被分到四大对后根本无法进食,吃了就吐,持续了近一个月,直到奄奄一息,管理科长郑海令刁难家属以手续不全为名不放人,最后不得已才将他用车送回家中,家属借钱将奄奄一息的潘占奇送入九台市人民医院抢救多日,出院后他长时间不能正常行走,严重耳聋,无法继续教学工作。

    潘占奇所在单位九台市苇子沟镇中心校停发了五年他的工资,并对其进行了罚款,在工资中扣除,数目不详,学校勒令他病退,苇子沟镇派出所多次上门骚扰。妻子带着1周岁的幼子在被恶警多次勒索的情况下与其离婚,孩子在他被劳教迫害时刚出生。长期的迫害给他身心带来极大伤害,身体迟迟不能恢复健康,极度虚弱,用多大的声音喊话他也听不清,镇政府高占军等人在2005年到潘占奇家抢走多本大法书,威胁再练就送他到洗脑班,不练才能放人,家中老母受到严重惊吓,因为他们翻箱倒柜,不听老人制止,老人吓的瘫在炕上抽搐,派出所差不多每年都到家骚扰,少则一人,多则六七人,一年少则一次,多则两三次。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郝晶自述被非法抄家遭遇

    我叫郝晶,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1939年12月7日生,今年73岁。我从19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

    我在没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有各种疾病,如:心脏病、浮肿、风湿痛、腰痛等病。特别是腰部受伤后,不能自然动,行走困难,翻身都得老头帮忙,全身无力,上下床非常困难,得有人抬一把才能起来。那时真是痛不欲生。药没少吃,钱没少花,病也没好。后来有修炼法轮功的人说:学炼法轮功吧,只要心诚,什么病都会好,不用花一分钱。我听了之后,决心学法轮功。

    第二天我就去了。那是1996年的5月,当我炼了一段时间后,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三年后,中共邪党就不让炼了,但我还是坚持着,身体的病不知不觉也都好了。精神十足,身体也胖了,脸色也好看了,干点什么活儿也不觉得累,扛五六十斤的粮食一气上四楼也不觉得累,有时觉得老头还不如自己呢。家里的人看我变化很大,都非常的高兴,全家都支持我,说法轮大法真好。别人说我年轻了,不象73岁的人。我说这是大法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我永远坚信师父,坚信法。我就按师父的话去做,学好法,做好向世人讲真相。

    2009年6月5日,佳木斯佳西派出所一帮人来我家(那天我没在家)先砸门,因屋内无人,他们就开始撬门,把门铁皮都撬坏了,门锁也开不开,说请示上级,所长说:砸,这帮警察就砸门撬锁,也没弄开,最后就把楼梯凉台的塑料双层玻璃窗砸的粉碎,从窗户进去人,再把门打开,警察进屋就乱翻起来,三个屋内都翻的很狼藉,立柜面也弄坏了,床边也弄坏了,电视机柜也翻了,把照相册里边的: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大法弟子照的相片也给拿走了,师尊的像片也给拿走了,师尊的法像和一些资料、炼功带用窗帘包走了。把门锁也给换了,钥匙拿走了。老头晚上回来,一看不对,后来听说是派出所干的,老头就去了派出所和他们理论,他们不给钥匙,说:叫你家老伴来取,老头非常生气。第二天老头又去派出所和他们理论,也不给,老头说:警察大白天干出这种事,是警察吗?我去告你们去。这时有个警察才说话了:钥匙在这,把钥匙给老头了。老头老实,也就这样回来了一看家里翻得不象样,真和土匪一样。

    大家想一想,我这样的一个浑身是病的糟老太太,在大法中受益、在大法中新生。邪党却百般阻挠不许炼功,还残酷迫害。这还有天理吗?我们能答应吗!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八旬老人遭迫害

    我叫董淑贤,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今年83岁了,于1995年喜得大法,修炼前有好几种病,修炼大法后,师父一直在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使我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由于炼了法轮功,原来不和睦的家庭和睦了,婆媳之间关系融洽了,身体特别健康,满面红光,精神状态特别饱满,天天乐呵呵的,左邻舍都夸我,亲朋好友都羡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打压迫害大法。2001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到山海关时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 他们在没有任何证件情况下,对我搜身,搜走我所有295元钱,又把我送到沈阳派出所待了一宿,才把我放回家。

    2003年被邻居举报,我家来四名警察,要绑架我,警察说我粘贴、到处发资料, 这时儿媳妇和警察大声理论说我婆婆炼法轮功去病健身,做好人,为什么要抓她,警察没动我,搜走二本大法书走了。

    2009年我去邻居家,好多警察正在抄邻居的家,他们要抓我,让我和邻居一起上车,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 我这么大岁数了,你们抓我是犯法。一边说一边喊师父救我,警察把我带回家,又搜走了二本大法书和资料。 警察还威胁说不许我出去发资料, 不许我炼功,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炼下去。


    湖北安陆市公安局对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孔莺莺的迫害

    下面是原湖北省安陆市公安局法轮功学员孔莺莺自述她遭受的迫害:

    我是湖北省安陆市人,我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还不到一年就被我局局长(安陆市公安局)与我父母联合起来不准我学法,把我书撕了、炼功磁带砸了,还把我锁在家中一段时间,不让我出去学法。

    1999年法轮大法被迫害后,我突然悟到,大法弟子应到北京上访维护公民的权利,于是我就去了,但不久就被北京警察绑架到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去了,逼我说我是哪的人、哪个单位的,我不说他们就打我,我就随便说了一个地址,说是保定人,谁知道他们把保定的一个姓吴的政法委书记叫来了,他在保定查不出有我这个人,气得打了我十巴掌,我也没说,最后没办法,把我拉回了保定市的一个派出所,用手铐铐了我三天三夜,还不给我饭吃,还威胁我再不说实话就用电棒打。后来我说出自己的单位,被我单位劫持走时,保定市还罚了我一万元钱。

    安陆市公安局非法把我带回来之后,就把我关进了看守所,另外又派人到我家把我的警服收走了。本局党组成员集体开了个会决定开除我,此外市政府和“610”,政法委和上级孝感市政法委,孝感市公安局都参与了开除我。

    在看守所里吃的,都是烂菜,想吃好一点,就要用好多倍的钱点菜。里面有一名叫“杨慈念”的女警察还暗地里让女犯人监控我,不让我看书,强迫我做卫生。后单位又派人传话给我,只要我写一份“保证书”或交出个别学员名单,就不用开除我了,我不同意,他们就非法把我开除了。等我出来后,他们又到处放风造我的谣,说我当初是穿着警服去北京上的访,不理智。之后又有一名叫“刘萍”的女警察为了转化一名女学员,骗她说我都已经转化了,叫她也转化,那位女学员也不辨别真假就信了,在学员中造成了间隔。

    过了好几年,我听说下了一份关于“恢复被开除法轮功学员工作”的一份通告,我就去找单位要求恢复工作,他们不承认有那份通告,说只有“从新安排工作”的文件,只能按职工编制从新安排我的工作,并和“610”合起来逼我写三书,想在人权信仰上继续迫害我。直到去年我看了同修的文章后,才知道开除正式警察是要通过省公安厅批准,下正式通知,有公安厅的盖章和签字才行,并且这个通知要亲自交到我手中来才行。我家人也说,我的事连公安部都惊动了,公安厅很生气,但是不曾说要开除我,只是要求本单位严肃处理我而已,也就是说本单位干的,这么多年的工资全被他们贪了,公务员编制不知卖给了谁。现在他们连职工的工资都不发给我,是按临时工的工资发给我的。

    现将所有收集到的有关迫害我的人员名单全公布如下:

    杨少荣 安陆市公安局局长(已离职)
    李厚华 安陆市公安局政委(已调走)
    何明炎 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已退休)
    柯继承 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
    李刚 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
    刘小平 安陆市公安局副局长
    范明文 安陆市公安局政委
    钟明 安陆市公安局政委
    杜友平 安陆市公安局副政委(已退休)
    宋良喜 安陆市公安局副政委 (已退休)
    魏文斌 安陆市公安局副政委
    程彦惠 安陆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已退休)
    王义焕 安陆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
    程华功 安陆市公安局110主任
    李厚华 安陆市公安局政治处主任
    李绵楚 安陆市610主任
    聂汉章 安陆市610副主任
    王东明 安陆市政法委书记
    吴方成 安陆市市长
    栾春海 安陆市市委书记
    赵志飞 湖北省公安厅厅长
    郑少三 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
    贾春旺 公安部部长
    刘京 公安部副部长
    赵定炼 湖北省孝感市政法委书记
    廖祥正 湖北省孝感市公安局局长(已离职)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朱英敏被迫害情况简述

    吉林省舒兰市七里粮库职工朱英敏,女,五十六岁,于一九九八年九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这十三年中,曾六次被绑架、拘禁,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关押九百多天,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下面是她自述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

    1、依法上访,遭绑架、拘禁、关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铺天盖地的谎言诽谤诬陷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八月我去省城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行使一个有良知的公民说真话的权力。却被吉林省舒兰市七里乡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拘禁十五天。每天出工做苦役。参与迫害的人有:七里乡派出所所长王文超,恶警王景新。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因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到舒兰市南山拘留所,拘禁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在下班的路上被舒兰市七里乡派出所恶警王景新等人绑架,用吉普车拉到在七里乡敬老院办的邪恶洗脑班進行洗脑迫害。

    2、在同修家遭强行绑架,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我在同修家学法,中午七里乡派出所四、五个恶警突然从邻居家翻墙闯入同修家中,不出任何证明,把我们三人强行推上警车送往舒兰市南山看守所。第二天七里乡派出所所长杨跃進带一恶警非法审问。见面不问话就开始大打出手。用“小白龙”(打犯人用的刑具塑料管)猛力抽打我后背,后背打成紫黑色,后非法劳教一年,在长春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3、在家中遭绑架,物品被抢,后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早八点钟,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街道原社区居主任、刘君(女)带着东局子派出所恶警伊红、还有一个杨姓恶警伙同吉林市“六一零”邪恶人员(四人都穿着便衣)非法闯入我家中强行抓人。家中只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哆嗦一团。他们不顾老人死活,强行绑架我,不让穿鞋,不让穿外衣。伊红和一恶警将我拽下楼后推進白色轿车内,摁着我不让坐起来,(怕外边人看见)。拉到东局子派出所把我铐在大铁椅子上。马上又去我家中非法抄家,将家里翻的底朝天,一片狼藉,将我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全部抢走。影碟机;大、小收音机;皮包等。还有现金一千六百元全部抢走。

    恶警伊红非法审问我,并恐吓说:“你不说资料哪来的,就把你吊起来打,看你还说不说”。我不说,他们就把我双手反铐,到半夜十二点送往吉林市看守所。看守所值班的人问:“啥时候了还送人?”恶警将他拉到一边小声说:“这不来到元旦了吗,得整点奖金”。我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加期十天。

    在劳教所整天做苦役。每天早四点起床,洗漱完就進车间干活,中午不休息,晚上十点钟收工。完不成任不让睡觉。一批压一批的活,累手、累眼睛。身心上承受的痛苦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在那邪恶的黑窝中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家里人跟着受牵连,承受着各种压力,同样遭受着各方面的痛苦。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我与同修们整体配合去吉林省九台劳教所营救被迫害的同修,被九台市国保一群恶警绑架到龙家圃派出所非法审问。然后送九台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参与迫害的有龙家圃派出所李大伟,九台拘留所所长姓鲍、焦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