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 姐夫免于眼角膜手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二日】姐夫今年近六十岁,二零零五、六年的时候曾经学过法轮大法炼功动作,知道大法好,也很相信,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太忙了,没有时间学。”家里养了十八、九头奶牛,只有姐姐和姐夫俩人,还要种近十亩地。可就是这样,姐夫也是受益很多。

二零一一年九月中旬,姐夫干活时,不知什么东西飞到他的眼里,他就用手揉,还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就用线手套搓眼角。因为搓的太重,导致眼睛一直疼得睁不开。本来姐夫小病小疼的都不会影响他干活的,可这次他自己感觉坚持不了了。到县城医院去看,眼科医生建议他到市里眼科医院去看看。到了离家二百多里地的市里眼科医院一看,医生就叫我姨侄交了两万多元的押金,并说眼角膜中间已经碎了,最好是换眼角膜,要不弄不好这个眼就废掉了或是几近失明。

姐夫舍不得花钱,就想输几天液就回家。在姨侄的一再劝说下勉强答应换眼角膜,当然利弊关系都已经很清楚了:手术后的一年的时间里,为了保护眼角膜,不能干重活,尽量的多平躺着休息,还要保证眼睛卫生,还不能上火生气……

大约是在姐夫住院的第三天,我知道了。我打电话告诉姐夫和姨侄,要不间断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我也跟姐姐说:不能让俺哥做眼角膜手术,中共邪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做一个眼角膜手术,可能就要杀害一个大法弟子。即使他做了这样的手术,对他也是不利的,会害他的。我跟姐夫说:哥,你是个明白人,你一定要相信,别胡思乱想的,就一心一意的默念,就一定会有好的结局的。

本来突发这么大的事情,姐夫也是不稳定的,我这样一说,他由开始的胆胆突突变得坚决起来。期间,姨侄回来一趟,我问他:你爸默念唻?他说:放心吧,老姨,他不仅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还经常起来打坐(只是静坐而已)。

住院十二、三天的时候,医生就对姐夫说:看来这个手术不用做了,恢复的挺好的。那几天的时候,邻床一个病人已经做了眼角膜手术,姐夫着急回家,他知道家里秋收时更忙,就让姨侄过去找找主治医生。姨侄托人找到主治医生,医生也说了实话:来时确实挺严重的,这几天的时间确实恢复得很好,碎了的地方愈合得很快,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的,现在回去也可以,拿一些药回去用,就是再住下去也不可能恢复的和以前那样。

本来要花三万多元钱的事,因为诚信大法,住院二十几天花了三千多元,里面还包括来回的路费。当然不仅是少花钱的问题,姐夫也免遭一大痛苦,手术还不一定什么后果。

姐夫自己也说很幸运,可惜的是姐夫家祖辈也是受中共邪党迫害的,被划为富农,房子被占了、地被分了,家人被打、被斗了,他没有勇气告诉同病房的人真相,这实在是一大遗憾,这也是中共邪党迫害中国人的一大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