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曾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退党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下面是发生在我身边两件真实的退党故事。过去我一直错误的认为大法弟子是被迫害最重的,通过这两个例子我才真正理解了世人才是真正受毒害深重的人,大法弟子不去救,他们就真的永远失去了未来。我的思想也从“我来救你”居高临下的心态转变和认识到救众生是自己兑现史前誓言的义不容辞。

以前不听真相的老校长退出了邪党

老郑是退休的中学校长,很自负,但很热心公益之事,可是只要一听到法轮功三字便拉长了脸,转身就走。这些年很多同修给他讲真相不听,真相资料不看,还常毁掉楼道里的真相粘贴。

年初,我先请其妻(已三退)寻机与他多聊真相的事,她说:“他认不清历史定给人类最大的恶魔、邪党对中国人对全世界的毒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认准的事谁也说服不了。年纪大了随他去吧。”可是师父的话总是响在我的耳边:“真心希望世人都明真相、认清历史定给人类最大的恶魔、邪党对中国人对全世界的毒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走出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真心希望众生都能得救!”(《谢谢众生的问候》)师父还严肃的告诫:“大法弟子是有责任的,无论怎样都得完成你来世的誓愿,这是你当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证才成为今天这宇宙最伟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致欧洲法会》)师父还一再强调“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老郑不也是冒着天胆下来的吗?在人间他迷失了,罪在邪党。

我也了解到,当初老郑家“成份高”被邪党整的很苦,他靠自己的勤奋、出色的工作和找人生出路而被拉入邪党和被提拔,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被洗脑变成了既得利益维护者。于是我有意识的与他多接触,真诚的赞扬感谢他无私的为居民创造很多生活上的便利,但他就是回避大法真相这一话题。整整五年过去了。二零一一年七月中旬抓住“庆江亡,除邪灵”百姓放鞭炮的话题切入主题,在两个小时讲真相中,师父赐予的智慧如泉水喷涌,破除了邪党灌输给他的一个又一个死结。随着讲真相的深入,他拉长的脸慢慢的放松了,淡淡的红晕爬上了他的两颊,他以“郑义”的化名笑着退出了邪党、团、队组织,第一次接受了大法真相材料。本性复苏了,生命得救了。

曾经“根红苗正”的袁大姐退党了

我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北京护法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四二五”回家就被管大院的袁大姐监视起来了:警告、跟踪、听声她都干。我了解到袁大姐“根红苗正”,是市优秀邪党党员。文化大革命时,当中学教师的丈夫被揪斗、关押,红卫兵抄家吓疯了最小的女儿,为了孩子和自保,与丈夫离婚划清界限。平反复婚后夫妻关系紧张。正象师父在《不是搞政治》中所说:“可是在中共‘一言堂’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中,真的就有一些人被中共造假宣传欺骗住了。其中就包括经历过历次运动甚至被迫害过而后大呼上当的人,也有一些一生出来就在党文化的教育中长大的人。可是他们中确有很多是好人和根基好的人。然而这些人为其党的宣传教育完全迷了心窍。”

为拉近距离,我出门告诉袁大姐,回来跟她打招呼。她生活困难,好吃的让大姐尝。楼道我从上扫到下并常年保持,但每月的楼道清扫费我都如数主动交大姐。冬天帮她拉雪。她常年住收发室,土炕返潮腿疼,缺烧柴了,把不常用的旧家具劈了送她烧炕。她心脏不好,给她送水送药。渐渐的对我有了笑脸,说话也柔和了。但是,当我看到她犯病痛苦的样子告诉她默念“九字吉言”时她仍瞪起眼吼:“住嘴!想吃苦果子吧?!”我不动心,一如既往的善待她。

二零零四年秋高气爽的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她一把将我拽進小屋,小声说:给我讲讲法轮功的事吧,我想听听。从此我经常一边帮她干活一边讲真相。二零零五年新年后,她对我说:“大法真灵,我心不难受了,也有劲了。我也要学大法,李老师,收下我吧,我也要做真善忍的好人。”这时她才告诉我,市“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街道都找她下任务并以看大院的工作要挟,要她盯住我,放线钓鱼。她笑着说:“他们都知道我是优秀(邪)党员,对我可信任了,我就说,放心吧,我黑天白天的盯着她呢,有情况我马上报告。这些年我亲眼看到只有法轮功才是好人。妹子你放心的炼吧,我看着他们呢,我不叫他们上楼去捣乱。”我的眼泪哗的淌了下来,原来她一直暗中不露声色的在保护着我。

二零零五年荷花盛开时节的一天,袁大姐回家吃晚饭,不知怎么被挂到汽车底下,她说:当时也没害怕,还觉着有人把我的手脚并拢,紧贴车轮却没压着。司机要拉我上医院,我不去,又送给我钱,我想起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讹人,我没要。司机和围观的人都说,今天可真遇到好人了。我告诉大姐是师父保护她还命债呢。她马上双手合十千恩万谢师父的救命大恩。从前居民往大院扔垃圾她大骂,现在忍不住骂一句马上向师父认错,看到我就象孩子似的喊着,妹子,我又骂人了,我一定改,李老师,我再也不敢了。但劝退时她还说考虑考虑。

二零零六年,当柳枝轻摇柳絮飞扬的一天,她对我说如下一席话:我是老××党员,我从心里信它,热爱它,我拼命工作,为它争光。……这么些年过去了,我亲眼看到法轮功和××党说的完全不一样,黑白大调个了。要是没有法轮功我被它骗死还给它唱赞歌呢。现在我看透了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党,它永远再也别想骗得了我了,我连它的一个字都不信了。我三、四年不听广播,不看电视了,没半句真话。妹子,帮我退党!

我望着她背后那颗高大充满活力的柳树说:用“春柳”两字退邪党吧!春天,万物苏醒,柳树又有顽强的生命力。她说,好,就用“春柳”帮我退个干干净净。分手时,她说:我只信法轮功了,跟李老师走到底了。

我久久的望着她的背影,我看到了一个被不容置疑的绝对信赖的人愚弄、欺骗、抛弃后清醒过来时那种极度的愤怒,极度的痛苦与自责和愧疚,以及新生后那种发自心底、溢于言表的无限喜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