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岁儿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我和妻子修炼法轮大法,我们的儿子已经十三岁了,从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里记述一些儿子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小事。

“我也是来修炼的”

那年月,三天两头的被邪恶迫害,生活非常的艰难,有段时间,我和妻子甚至在家里腌咸菜吃,儿子碰上好吃的就多吃一点,不想吃的菜就不吃,但也不说什么。那天我问儿子,爸爸妈妈因为修炼而被邪恶迫害,让你也跟着受了这么多的苦,你怪不怪我们?儿子若无其事的说:“不怪。”“为什么呢?”儿子望着我们:“因为我也是来修炼的呐。”

由于生活的艰难,我和妻子想出去打工,出于长期养成的对儿子的尊重,我们决定和他商量,让他最喜欢的外公带他。儿子经常跑到外公家去玩,他应该没有意见。我们说明原委,儿子坚决反对:“你们都不管我了,谁带我修炼?”最后儿子说:“你们哪个出去赚钱我都不反对,但是必须要有一个人带着我。”

儿子救了我

由于自己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非法关進了监狱,被洗脑了。妻子恨我太不争气,儿子也想尽了办法,当时他还告诉我,他眼前看到好多的黑东西在向我压过来,我也不太相信。最后儿子没招了,跟他妈妈说:“我们都修的不好,说服不了爸爸,必须得有一位修的非常好的大法弟子才行。”但眼下儿子看到我非常危险,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帮忙,于是他换了一个办法,跟我说:“爸爸,你修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认为全都是错的?现在你留在家里,邪恶都知道你,你有多危险,我们应该出去,到时候你一边找事做一边自己思考自己对不对。如果你觉得大法不好,你不想学了,我和妈妈谁也管不住你;如果你觉得大法好,你还想学,在外地谁也不知道你。”

儿子的话启发了我:是呀,我为什么要被别人控制呢?好与不好我自己思考。这样我终于脱离了邪恶的控制,离开了家乡。而且,为了确保安全,儿子走时连他外公都没有告诉。当时他妈妈还问他,你也跟着走了,见不到外公了,也没书读了,也没小朋友玩了,怎么办?儿子的回答是:“目前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救我爸爸,其它什么都不重要。”那年他十一岁。

几年过去了,有时我问起儿子这些事情,儿子说,其实在关键时候,他只是有这种想法,但嘴里说出的话却不是他想出来的,只是从他脑子里流出来的,他想说就自然的说出来了。

戒掉玩游戏的瘾、清理玩具

我们出来的前两年内,儿子虽然勉强能够上学,但他真的一个朋友都没有,别人想和他交朋友,但他对我们说,他不想学坏了,宁可一个人玩玩具、玩游戏。

有段时间儿子很苦闷,老是一个人玩游戏,而且上了瘾,本来在他外公家时瘾就大,现在又没小朋友玩。我们说他时,他就非常的生气,我老觉得愧对这个小同修,但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帮他。唯一的,我只能劝他多学法,而且当他学的好时,我就用常人的方式鼓励他:买好吃的,好玩的。

我顺从了小同修的执著,一段时间之后,儿子的眼睛近视了,那天他又躺在床上玩手机上的游戏,被他妈妈训了一顿。他在房间里想了很久,然后,他把手机上(从电脑上下载)的游戏全删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同修又认识到那些玩具有问题,不想玩了。但到了第二天,又没声音了,他又舍不得丢了。我知道,那是他修炼的过程,如果我强制的叫他丢掉玩具,他也能做到,但他的心却没去,那不算他真正的修炼提高。所以我就当没听到的,只叮嘱他多学法。

终于一天中午回家,小同修郑重宣布:不玩玩具了。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次考试考太差了,点醒了他,因为每天回家有很多时间都在摆弄那些玩具,那些玩具背后有不好的东西在干扰他,使他不能静下心来学习。我说,那就送给邻居家小朋友。小同修说:不行,给了谁,那上面的东西就会害谁。然后,小同修就开始清理玩具和卡片,要我们帮忙。我先帮他把卡片全烧了,小同修叮嘱我一定要烧干净,不能让它跑了。又把玩具一个一个的用锤子砸,连我都心疼,那可是一千多元钱啦。每看到一个形象好一点的,我就问:这个是不是可以要?他说:爸爸,你千万别上它的当,砸。玩具终于砸完了,小同修也要上下午的课了,我想把玩具碎片扔了,小同修说还不行,那背后的东西还没清理干净。

我们在家里连续清理了三天,小同修才说:现在应该干净了,可以扔了。直到现在,小同修再也没买过玩具。

“学法太舒服了”

现在的社会,很容易把小孩污染。那天,儿子在外面玩了好久才回家,而且不是用手敲门,也不是喊我们,而是用脚踢门。進门后,儿子象中了魔一样,表现很不对劲,还不时的胡说八道。

我与妻子商量了一下,请儿子到床上坐着,我们一起背师父写的诗《洪吟》,背了几篇后,儿子说,那个东西跑到胸口了。我们接着背,一会儿子又说,跑到肚子里了。我们大约背了半个小时,儿子说,没了,那东西出去了。然后,儿子满脸恢复了孩子的笑容,站起身来,大发感慨:“啊,学法真好,学法太舒服了!”

“爸爸,你跟师父说‘对不起’呐”

有时候我很怕儿子。一次我又犯了错,打了做错事的儿子,结果儿子跑到房里去,双手捧起师父的法像,对着师父虔诚的告我的状:“师父,我的爸爸不听话,又打我,你……”吓的我手足无措。

还有一次,我和儿子坐在床上,一起看MP5上的电子书,一不小心,电子书掉在了地上,儿子赶紧去捡,边捡边跟师父直说“对不起”,我则想顺便上个厕所再回来。还没等我下床,儿子突然回过头来,严肃的说:“爸爸,你快跟师父说‘对不起’呐。”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因为在“科学”的教育下,我一直认为那只是一个MP5。但儿子非常气愤,连“爸爸”都不喊了,更加严肃的命令道:“你跟师父说‘对不起’呐。”我非常尴尬,怯生生的对师父说:“对不起”,儿子才饶过我。

学习与修炼

现在我几乎没管过小同修的学习,我只管他别忘了学法。有时考得差一些,他回来向我道歉,我说没关系的,他问我为什么老不关心他的学习,我说:如果你真的考了个很高的分数,甚至满分,我一点都不高兴,因为这说明你没有自己的思想,不会独立思考问题,因为课本上很多都是错的,所以,差不多就可以了。但小同修说:学习就是我的工作。当那一科没学好时,他非常着急,上课没听懂时,就请我当天给他再讲一遍。他英语差一些,就自己从网上下载资料,存到手机上,不时的背诵单词,还主动叫我检查。

同时,小同修也很能辨别是非了,老师上课讲的内容,他都能用法来对照,知道哪些是科学上说的,哪些是邪党骗人的。他的分数一直在提高。现在在班上也快到前十名了,有一科还得了个满分。

我和妻子的提高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有一些非常不好的想法,觉得师父说的有些话不是很合我的胃口,但同时师父讲的另外一些话又是如此的真实,还有我修炼中的真实体悟,因此对师父是半信半疑。由于这些深埋在心底的肮脏的念头,每到关键时刻,我就摔跟头,不管我平时表现的再好,关键时候那才是我真实的表现。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才逐渐的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老是用变异的实证科学的思想来“研究”师父和大法。

妻子比我更为坚信大法。当我们为儿子找到一所学校后,发现学校对学生管的很严,晚上要上三节晚自习,把学习抓的很紧(这是很多家长高兴的事),结果儿子很烦恼,因为几乎没时间学法、炼功了。妻子则连续好几天发正念,要让学校少开一节晚自习,因为她认为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扰儿子的修炼。

由于我们全家人的认识都高度一致,能够摆正学习常人的知识与修炼大法之间的关系,所以目前儿子的学习与修炼都没有落下,“学习就是我的工作”,因为修的好,所以小同修的工作也干的出色。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认识到,一个人一生过的怎样,只是取决于他的德,而不是任何其它的什么。所以我知道,真的对孩子好,就叫他重德,而提升道德最好的办法,就是修炼大法。

如今两年多过去了,儿子长得几乎和我一样高了,只是那张脸还是小孩子的脸,白白净净的,他班上的同学说,一看他就是个老实听话的孩子。儿子还说,他班上的同学说他爸爸一定对他管的非常的严,他才这么老实,说完我和儿子都笑了。我们都知道这是修大法起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