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步步走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

一、不到一个月腰直起来了

我是九六年四月份得法的,当时因为身体有多种病痛,特别是腰椎间盘突出,还有神经性的腿痛,不能走路,坐时间长了也不行,吃药打针都不能治好,后几年我都不治了,反正什么方子也用了治不好就算了。九六年四月老伴回老家,老家有炼法轮功的,老伴的三弟妹也炼,她以前有好多种病,炼了四个多月病状就没有了。三弟妹就告诉了老伴法轮大法的特点,并说你回去也叫我嫂子炼吧。老伴就请了《转法轮(卷二)》,修炼故事,教功图等。

老伴从老家回来和我说:三弟妹炼法轮功炼得病好了,你也炼吧。我当时说不炼,因为我有病治不了,已经练了四、五种功了,不想再练了。老伴也不提这事了,他也没说已经请书了。两天后七号这天,我突然来了重病了,以前没有病的地方都来病了,右脚的外边有一块骨头痛的都放不着地方,我知道没伤着,是怎么回事呢?到十一点多更痛了。我躺在床上这只脚就放不着地方。老伴说:我说你炼功或看看书都好。

我说这都半夜了上哪去找书?他说:我给你请来了。他给我拿过来,我把痛的这只脚找了平衡放下,接过书来一看很多字不识的。我小时候上两年学,今年七十七岁了,那年是六十二岁,也不知道看《论语》,就从第一讲第一页开始看半个小时看了三页,上面很多字不识的,所以也没看出什么来,就十二点的钟打铃了。在这时想起了这只脚,这只脚不知什么时候都不用找平衡了。

我心里太高兴了,我和老伴说你快醒醒,我的脚不用找平衡了,也不痛了。我老伴说:我牵针引线的事完成了,你快多看看。他又睡了。我又看到第一讲结束,又打了下三点的铃了。

从这天就真正得法了,我想这书是“天书”,太神奇了,看看就好病了,太超常了,真是“宝书”。从那天起天天学法,按照图炼功,七天戒烟,不到一个月我腰直起来了。

我学《转法轮》到最后那段,师父说:“我主要提出点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师父这几句话我牢记在心里,跟师父一修到底。

二、抵制迫害

到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全面迫害,简直就象塌了天似的,我们同修共同去地区、省、去北京替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那时候邪党派人查道,到了北京也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恶党看见从下边去的就抓起来,我和另一个同修跑了回来。第二次就更紧了,坐车查车,公共汽车和火车根本就不让你上,没有别的办法,我们五名同修包了一辆小车走到天津又被卡下,在天津火车站派出所押了一天。第二天拉了一车同修往回送,把我们五个同修捎到当地地区,各地市委各地派出所,我被劫持在当地派出所三天,送单位处理。因我没有工作,跟老伴住在他单位,就归他单位所管,他这个单位也是司法部门,和“610”是一伙的。单位邪党人员逼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他看见我真不写就叫我小儿子写,他叫我小儿子写上“你妈如果再上北京就给你家水、电、气、暖全部停,还把您住的房子收回,还要了三千元作抵押”。我的书都被邪恶抢走了,全家人都管我不让炼功,出门都不让。我炼功做好人都拿着我当犯人来管了,我怎么办呢?我就背《洪吟》,我就和家人讲真相,家人不听,他们怕把房子收回没地方住,还怕停水、电、气、暖,少了哪样也不行。我说邪恶说了算不了,真修弟子都是师父在管,师父说了算。我看我说什么也不行,我就躺在床上两天不吃不喝的,家里人叫我起来吃饭我也不睁眼不和他们说话,儿女们可吓坏了,从那以后也不管我了,我又开始炼功学法了。

恶人三天两头的到我家干扰,我要和他讲真相,家人不让我和他们见面,都是老伴应付应付叫他们走了。那时候都是早上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白天学法,晚上出去发资料,后来发《九评共产党》,我们必须做好的三件事,无论做什么都是给自己做的。师父说:“要知道,被度的人要在艰苦的修炼中才能把以前干坏事所造下的罪业还清,去掉人的执著与不好的一切,同时归正行为与思想,才能得度。”(《精進要旨二》〈神的誓约在兑现中〉)

三、向内找,走出自己的路

前些年我们市的同修,资料都是等、靠、要,外面的同修给多少我们就发多少,给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都是外地资料点供应,自己不想替同修分担点任务,挤的同修没时间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破坏了大法资料点,同修被抓,送资料的同修也有出事的。我们这里没有年轻的同修,有几个年轻的也快六十岁了,同修们在一起谈论起此事来都非常难过,同修们说:我们不能光靠资料点供应,不能再给同修增加负担了。

我们开这个头也很难,不是这样不行,就是那样不行,从零开始确实有困难。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我们通过学法定下先买复印机,这个好学,光拿底稿就行了,就这样决定有条件的自己出钱买,没有经济条件的同修凑钱,共买了三台,分片供应运作半年多。同修去拿底稿也不便宜,大家都同意买电脑。打印机,只要家庭同意干的,来个遍地开花的发展,这样有条件的就自己买,家庭不干涉的都做起来了,我也开了一朵小花。

我们同修之间在心性上过不去的时候,大家互相帮助向内找,就是看到别人的缺点时,要反过来对照自己查找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样的问题,我们在做三件事上配合的很好,总算解决了等、靠 、要的现状,解决了资料太难寻的一件大事。师父说:“今天的人类大舞台就是给大法与大法弟子准备的,不管你们做哪个项目,不管你们为救度众生中做什么,都应该坚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因为有师父和大法的神奇、超常,我们一定会做好。

四、救众生

我在以前学法或救度众生中无论做什么都是抱着人心在做,整天也在学法,但是没有真正的得到法,自己认为还不错呢,找出自己不足,我从零六年就开始背法,一年背一遍,其它时间学各地讲法,集体学法时还是通读《转法轮》。我是上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光盘、小册子等资料都是面对面发,为了众生得救和节省大法资金,神韵光盘做两样的,以免功放机不符放不出来,他看不见度不了他,那不白费了吗?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从这个角度上讲,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更应该知道自己的责任重大,更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大家都说‘助师正法’、‘助师正法’,不管怎么说,这句话我觉的很有份量,也希望大家能够做到、尽量做到。”

我学习了师父讲法认识到了,每一个人都不是一般的生命,那个人要是救不了他,从大法理性上去认识就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了,要往深处去讲一层一层的生命有多少。我在学好法修好自己的过程中,去救更多的人,不能错过一个有缘的人。从这起有不听不信的人也不要错过,我要对他多发正念,清除他背后阻止他不让他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和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这样大多数都信了,再和他讲他也听了,你再叫他退也同意了。

我都是上午到集市上去讲,因为卖菜的,卖水果的有很远的地方来的,四面八方都赶集,这些人更好救,其实他们早看了资料什么都明白了,因为他怕自己当地的知道,这里没有他那里的人,一说就退。

我都是这样面对面讲的,我先按着男女、老少的称呼,问他你家里有没有电脑,VCD或是DVD什么的?他要说有,我给你个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是世界一流的表演,他只要我就按照他家里的需要给。有的人家没有放光盘的条件,就和他讲。一边买菜一边问他们收入,三言两语就拉到正题来,你一年的收入忙忙碌碌的干一年还不够贪官们到饭店吃几顿饭的,这就打头了。我就从邪党自来就开始挑起群众斗群众,打地主分田地,有的人听它的把地主打死分地,有的再被人家杀死,把命搭上到现在地归公,农民种的地它说了算的,盖房也是它说了算,它叫你盖、你盖哪里,都是它说了算;再讲三反,五反,大跃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用坦克压了,现在又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邪党整天讲无神论跟天斗、跟地斗。简直无法无天。天、地、神要灭它,人治不了天治,你说天要灭它的时候,你如果不退出来你不就和它一样去了吗?这样他顺利的就退了。

再有我在买菜时不讲价,不和人家争吵,有的卖菜的人剩下的不多了,我说这菜我要了,你快回家干活去,别在这里耗时间了,我知道农民地里活很多,他们有的年纪大点的老人在那里卖菜,我也和他说就剩这点我要了,如果是冬天我就叫上家里来暖和暖和,如果是夏天我就叫他们回我家凉快凉快。这些年我们这八个同修都这样去做,集市上卖菜的大部份都退了。现在又转向给买货的讲真相,我们对买货的首先问你买的菜好呀,或说他买这个好那个好的,再帮他们扶扶车子和看看孩子等,这都是要讲真相的开头,这样就和他搭上话了。我不是说我讲的好,我只是和同修在讲真相中的互相参考,我比起那些做的好的同修差的很远。

五、信师信法

从开始得法,我就相信师父和大法说的都是真实的,只要按照大法去做都能出现奇迹,在我自己身上不管什么病业,我都感觉是好事,没有放在心上,它自然就消失了。例如,我刚得法的第二年春,我脚的大拇指长了一个东西和核桃核那么大,黑紫色的,同修说那不是个好东西,我说常人身上长着不是好东西,在我们修炼人身上就是个好东西,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修炼和常人的理不是反的吗?它帮助我修炼它就是个好东西。

一次,这两个同修上我家来拉电视机上炼功场放老师讲法,会骑三轮车的同修家里来了一个外人她就走了,那个不会骑三轮车的同修要回去叫会骑的来拉回去,我说你不用去叫了我和你送去,她说你的脚那个样不行。我跟她说这算什么,我给她送到炼功点。在二楼一个人也没有,我又和她一起把电视机抬到二楼,当时有点疼,但抬着电视机也不能放下,到了楼上一看脚上那个东西不见了,它破了,出了一些紫血,皮贴在肉上好了,到第二天一看没事了。家里人说你是上医院割了?我说自己好的,老伴说那个东西看上去那么毒,也没听你说疼就好了,你们修炼人真是超常。

六、正念闯出魔窟

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古历)是我们这地方的山会,我和同修俩去发资料,一边发着资料一边讲着真相。这时有人从我身后抓住了我的衣服领子,说:“你别发了快跟我走。”我回头一看是两个警察,也把同修绑架了。当时我也没有怕,心里想正好,想去给他们讲还去不了呢。

到那黑窝的时候十一点多了,我和同修各自一间大筒屋,里边放四张床。進了屋给我一把椅子叫我坐下。这四个警察年龄二十多岁,可能才来的时间不长,都穿着便衣。其中一个高个子可能是小头头。他问我今年五十几了?我心想你问的好,正好和你们讲真相还没找到从哪说起。我就笑了,说:“我还五十几岁,我今年七十四岁了。”他们都说不象真不象。我就开始進入主题讲真相。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炼的,这个功法既修性又修命,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使人向年轻人方向推。我五十几的时候满身是病,那时候我什么活也干不了,五口人的饭我都拿不动做不了,还得别人照料我。从九六年我炼法轮功后一个月我就哪里也不痛了。不用吃药打针我的腰就直起来了。以前吃药打针什么方法也治不好的病,现在不用花钱都好了,身体轻松了舒服了,人还变的年轻了,你说这功这么好,能舍得吗?

这个小头头说:“我的肚子痛。”我说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他叫我给他念,我突然悟到师父点我,叫我念“法轮大法好”。我说我来给你念,我大声念了三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站起来说我好了,就跑了。

他跑出去一会儿回来了,手里拿着铐子对我说:“你把手表拿下来戴上手铐子。”我笑了笑说:“那是给坏人、杀人犯、犯法的戴的。我是做好人的,做更好的人,我不戴。”他说炼功犯法了,我说:“我不认为炼功是犯法,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炼法轮功不犯法,我就犯法了?”他说:“咱国家和其它国家政策不同。”我说:“那是中共犯法,不是我犯法。既然咱国家和其它国家政策不同,开世界联合国会咱国家去干什么?那不是白费了钱和工吗?”他无言对答,也不给我戴手铐子了,到点吃饭就走了。

有个高个的警察问我:“大娘你吃饭吗?”我说:“吃。我给你钱,你给我买个馒头。”他说:“不用你拿钱。我做点好事叫大法保俺平安就行了。”我说:“你为大法做好事,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得福报的。”他们四个人有三个吃饭去了,就留这个高个的在这看着我。他问:“大娘你什么时候得的法?”我说就九六年得的。他说我从九三年在学校上学时就知道你师父是个王中之王。他还问我怎么三退。我说:“你这年轻人真有福份,每个大法修炼者都能帮你,我给你退了吧。”这时吃完饭回来一个胖子。他问我:“你有《转法轮》没有?借给我看看。”我说你上我家拿就行。

这时高个回来了给买两个馒头,我吃一个。一看表十二点了。发正念时间过了六分钟了。过了我也发,我就坐在北边发正念。他说:“你不能坐在地上,叫别人看见说俺虐待你。俺都知道炼法轮功都是好人。”我说:“你也是好人。记住,不能为了钱跟江泽民犯罪。你们要多做善事。做好事坏事都有报应。”有两个说我们听你的,得个好报。这时我就发正念,首先清理自己五分钟,立掌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彻底解体我所在的邪恶地方,通通炸光,邪恶不除正念不停。我除尽了邪恶我就回家,请师父加持,护法神和高层空间的正神助我一臂之力。我立掌发了两个多小时。

到了三点多,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恶警,一進门就踢了我一脚说:“别炼了,上南边屋里来。”我在心里说他不配问我。他问四、五句我一句也没回答。在这时候我全身哆嗦成一团,心也急速的跳。他看见这样,把他吓的问我是怎么啦。我说我的心跳的很急。他说你别怕,我叫你儿来接你回去。他走了,那四个青年过来叫我赶快吃药。我说从炼功我就不吃药了。有的说你快炼功;有的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又大声念“法轮大法好”。我想再发正念清除这个屋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全部清除干净。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演化出来的,叫我回家。我感谢师父和护法神的帮助。

在这时老单位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头子来了,还有司机等三个人来叫我。一進门就说:“你不是不炼了嘛!”那个问我的警察说:“一来到就炼,没停!不炼不行,差点坏了!”来叫我的人说:“快走,回家炼去!”他们拿出我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叫来接我的人看。我说:“把这真相资料和护身符分给你们看看。你们都没有这生命的护身符。”他们从我手里抢过去了,说不够分的。我说不够下次见到再给你。

我悟到真的是师父在我身边,给我去掉了怕心,有很多话不知道如何说,很多事不知道如何做,都是师父在背后帮了我,使我坚定了正念,正行中走到了今天。

我想写的奇迹还很多,不是我修的好,我觉的修了这些年了,也应该和师父说说了。因为我没有文化,修的、学的、做的都还有差距,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