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骚扰面前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每当我通过“向内找”明白了自己的执著、对大法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的时候,都感慨“向内找”真是无比玄妙的,真是师父给我们的一个修炼的法宝,在修炼的路上,师父教我们走了捷径。

从劳教所回来以后,我有过几次被邪恶骚扰的经历,通过向内找,都能迅速发现问题的根源出在自己这里,然后马上归正自己,“干扰”就消失了。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 (《洪吟二》〈别哀〉)。真是这样啊!

比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说我是“没转化的”,就给我单位发了一个所谓“转化记录本”,要我单位的主任们定期找我“谈话”。但是没有谁找过我,我发现这个本子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了,在整理办公室时看见的,翻了翻,看着看着我就气坏了(那时心性很低),因为里面的“谈话记录”全是编造的,“谈话主题”基本都是“关于三鹿奶粉事件”、“关于西藏事件”等社会新闻;“被谈话人”一栏没有写名字;最下面是领导们的胡乱签名,表示“蒙混过关”。这个本子使我看到自己的执著心——对社会新闻感兴趣,对历史事件感兴趣,在讲真相中有意无意会扯到这些问题上来。所以就告诫自己放下这些执著心,不然单位领导会因我的执著而被邪恶指使着对大法犯罪。以后“六一零”再没有给我单位这种本子。

“六一零”人员还四次“请”我吃饭,三次花的饭钱都找我单位“报销”,我发现原来自己也有一颗这样的心——喜欢在吃饭聊天中把问题“搞定”,做事没有原则、讲情份等等。有一次他们听我讲真相,听了半天,试探着说,某地有个洗脑班,问我愿不愿意带薪去那里一段时间,跟那些研究宗教问题的教授探讨一下?我说:“不行。那会打乱我的生活,也会给我个人名誉带来损失。我上班工作很正常,要是去了那里,别人会怎么看我呢?而且我家人身体不好,还需要我照顾呢。”同时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太喜欢探讨理论了,实修不足。最后一次“吃饭”,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那你愿意炼就回家炼吧。而那天我单位的领导也不肯付账,于是,“请”我吃饭的人自己付了帐,并且再没找过我“吃饭”。

还有一次,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说: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在市里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也没有任何签名,所以我们今天打算去你家,你就是签个名,留个档案,你看怎么样?我说:不行。我没犯法,你们来了,对我家人也是骚扰。他说:那你今天下午到派出所来一下,我们就是聊一聊,然后你就签个名,就行了。我说:不行。我工作忙,没空。对方说:那好吧……

挂断电话后,我想:为什么派出所打电话给我呢?哦,原来是自己救度公检法部门的众生的决心不象从前那么坚定了,在得知他们能上明慧网却依然参与迫害之后,我对他们几近产生放弃的想法了——这么做是不对的,对生命不负责任是不行的,应该一如既往的对他们怀有仁慈的心,给他们讲真相。于是我打电话给派出所:我今天下午会请假去你那里,你等着我。对方说:不用不用,不要耽误了你的工作。你就是在吃完晚饭后,没什么事,散散步到这里来,我们聊一下就可以了。我说:好的。

下班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丈夫,他说:派出所也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态度不好,我火了,就跟他说:你们还没完啦!人家过的好好的,你们干嘛三天两头整事儿?我告诉他我要去派出所讲真相,他说:去呗。早点回来。

跟附近的另外两位同修商量了这件事,她们说:你去吧,我们在家里发正念。

然后我再次打电话给派出所,对方说:你找谁?没这个人。我说:那就算了,我不过去了。——因为那时忽然想到:不是师父安排派出所的人找我的,所以就不去了。

还有一次,“六一零”非法组织属下的一个人到我单位见我,说想跟我聊一下。她说:你这个人,就是太单纯了,太容易轻信别人。我劝你还是不要跟你那帮炼法轮功的同修来往了,别见谁都讲退党,对人要防备着点,万一被出卖了怎么办?也不要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不要出去发真相资料,别给公安局“抓到把柄”,公安局都有监控……

我随即知道了自己的问题——忙于工作,法学少了,跟同修接触的太少,对“整体配合”认识不够,懒于写心得体会往明慧网投稿,很懈怠;而且不够单纯,对人有戒备之心、怕心……

她说:如果你们不反党,为什么你那些同修还劝人退党退团呢?我说:中国有很多朝代,每个朝代都会结束。到了今天,也就是共产党这个朝代,我们入党团队的时候都宣过誓跟它走,这等于宣了毒誓,一旦这个朝代结束,我们就得跟着它一起灭亡,所以才要退出保平安的。她说:哦。

然后我又跟她讲了一遍真相,讲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到的迫害很残酷;我之所以到公安局找人要我的同修,是因为我怕被抓的同修被迫害致死;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法轮功给我的恩泽是什么等等。最后她说:你愿意炼就在家里炼吧,我真的希望你的家庭幸福。我说:谢谢。

她走后,我单位的领导说:我认为她有一句话是很真诚的,就是希望你家庭幸福。我说:破坏我家庭幸福是那些坏东西。共产党是很邪恶的,当年迫害知识分子,就打成右派,现在迫害法轮功,就扣帽子。挑拨离间,让不炼法轮功的中国人对法轮功产生误解,这个党在中国真是没干好事。我单位领导也知道共产邪党不好,所以没再说什么。

最近,我们居住的小区的宣传栏里、路灯杆上忽然又出现了很多诋毁大法的邪党宣传品,我们认识到这是冲着这里的几个大法弟子的执著心来的,比如,我是争斗心、气恨心、欢喜心和证实自己的心很重;其他几个同修是怕心比较重,因为都曾被迫害过,怕被邪恶知道是自己清除了邪恶的宣传品,怕家人担心自己的安危……但是,一想到师父为了救度这洪穹天宇里的一切众生承受了巨大的魔难,想到大法是救人的,不能让邪恶钻我们执著心的空子,随心所欲的操控世间的生命对大法犯罪,就没什么可怕的了,我们就一起把那些东西清除销毁了。

其实,我觉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总是被邪恶提出写这个那个“书”、被邪恶提出“转化”是一种耻辱。为什么它们要跟我说到“转化”呢?我发现,每次出这个问题,都是在我放不下自我、心里很痛苦、产生放弃心理或者对师父有潜在的叛逆之心(对一切能约束管教我的力量都持逆反态度)的时候发生的。这个潜在的叛逆之心,是在师父的点化之下发现的,不然我想不到自己有这么魔性的心。

不仅如此,修炼这么多年,我思考问题的基点似乎总是围绕着自己,很少想到师父,甚至被绑架和劳教的时候,经常想的也是“我如何‘正念’闯出去”,是在证实自己,甚至害怕师父知道我被迫害的事,有很强的干事心和虚荣心。

通过学法我终于明白,我们执著于自我的心,才是师父正法的真正阻碍,是必须去掉的最大的私心。我越来越感到学法是非常殊胜美妙的。当大法背后的内涵展现出来,我体会到了那一层境界的法理无比的玄妙伟大与浩瀚无际,也看到了自己是那样的卑微和渺小,而能成为大法造就的生命,又是那样的神圣和幸运。当心里装着的是师父和大法的时候,当我想着师父的心愿和正法的要求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真的可以在邪恶面前无所畏惧,内心充满了庄严和神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