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麻城市优秀教师彭静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十余年的迫害,不仅是对“真、善、忍”高德大法和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更是对中国人仅存的良知和正义的泯灭和绞杀。有这样一位连续十多年几乎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把“差班”变好,辅导的学生上百人获得国家、省级奖的女教师,被迫离开心爱的三尺讲台,遭中共当局绑架折磨,差点被呛死;被强制洗脑迫害得连家里的座机号都忘记……

这位现年四十二岁的女教师,叫彭静,是湖北省麻城市第二实验小学的教师。她一九九八年春天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她遵照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导,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淡泊名利,爱岗敬业,爱学生如子,清廉执教,深受领导、家长、同事的信任,深受学生的喜爱和尊重,曾被评为一九九八年度麻城市“劳动模范”。从一九九四年到二零零六年,她几乎年年被评为学校“优秀教师”,她讲的优质课两次获得黄冈地区一等奖,一次获地区二等奖,辅导的学生美术作品上百人次获得国家、省级金、银、铜奖,她被评为湖北省和黄冈市教育学会会员、麻城市骨干教师。她任班主任和语文教师期间,使一个全校有名的“差班”“起死回生”,学生由不爱学习、偷东西、打架骂人变的好学上进、举止文明、不偷不抢,毕业时成绩优秀,多人考得私立中学的减免学费的好成绩,校长和家长们都衷心的向彭老师说“谢谢”。

然而,这样的一名德艺双馨的优秀教师,在中共邪党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十三年中,却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而屡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彭静被迫害期间,她的母亲整整七天没进一粒米,东奔西走为女儿鸣冤;二零零七年彭静被绑架到武汉遭到强制洗脑迫害,她的父亲一夜之间头发白了一半,几年过去了,老人一听到警车叫就吓得心慌…… 实验二小校长戴大明出于人道,仅仅说了句“她的丈夫得了脑瘤,小孩正读高中,你们不要带她走,我们单位负责教育她”的良心话,就遭到国保大队胡建成的责骂:“你一个校长算什么,教委主任我都可以撤掉!”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罗滋生将实验二小校长戴大明、副校长吴思权就地免职。

一、警察指使犯人灌食,彭老师差点被呛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为了揭露江泽民一手炮制的诬陷大法的谎言,为了让家乡的父老乡亲得到大法的福音,彭静女士回老家黄土岗镇讲真相,发传单,被黄土岗派出所警察夏明祥、何利斌非法绑架、审讯。

黄土岗派出所所长李旭与彭静的哥哥玩的很熟,为了勒索家属,李旭假装不知道彭静的身份,将她送到麻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并威胁要定“劳教”。李旭这样做纯粹是为了吓唬家属,捞取好处。他还抢走了彭静的女式摩托车,骑了一个多月,经彭静亲戚多方讨要才退回。李旭先后勒索了彭静哥哥近万元礼品。

修炼法轮功是信仰自由,传播法轮功音像印刷品是公民的言论自由和权利。为了抗议这些不公的非法待遇,彭静在一所绝水绝食,以生命为代价要求获得自由。绝水绝食的第四天,一所所长程厚志将彭静的胳膊反拧着往外拖,胳膊被拧青了,彭静高喊“不准打人”,程厚志才松手。女警訚敏、狱警陈天号指使十几个犯人将彭静拖到院子里,将她的被子扔在地上,把她推倒在被子上灌食。几个男犯人踩住彭静的膝盖、踝关节、手和肘,一个犯人一把捏住她的鼻子,一个犯人去扳她的嘴,另一个犯人用老虎钳子撬牙齿,牙齿被撬掉了角,撬开牙齿,犯人用老虎钳子伸进嘴里,张开钳子撑住,一个犯人就用汤匙灌很咸很咸的冷米汤……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彭静被踩得无法动弹,鼻子被捂住不能呼吸,嘴被张着不能合,无法吞咽,米汤一匙接一匙的灌,她几乎被呛死!当时正是第一次沙尘暴来临之时,天黑沉沉的,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仰望天空,她不想死,她当时才三十二岁,她想到了孩子、丈夫、父母、亲人,她想到了学生和同事、朋友,她想到了明慧网上曝光的那么多被灌食而呛死的案例,现在真真实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如果死了,恶人还会栽赃,说她炼法轮功炼死了,她不能死!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她又被抬回号子。象这样的折磨每天两次,连关在一所的杀人犯都说“太残忍了”。期间,麻城市公安局副局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头目黄绍奎到一所做所谓的“转化”,诬蔑法轮功和明慧网,逼写“保证书”。彭静说:“你们别收书(法轮功的书),把书给人看看书中到底是怎样教人不好的。别人看明白了,他不好,人家不就不炼吗?那还需要你们抓人判刑、演电影来说他不好吗?明慧网是真是假,你别封网啊,上面有名有姓有地址,让老百姓看看,实地调查调查,是假的,人家不就不信了吗?法轮功没有收我的钱,我买一本《转法轮》花了十二元,我炼功几年连感冒都没得,省了多少医药费?你们到处搞假图片展收钱,二小的每个学生看一下交十五元,谁在敛财啊?”

绝水绝食第七天,彭静被迫害得只一口气躺在床上,才通知家属抬回去。公安局局长陈开源借机要麻城建设银行借贷款二百万元,龙池桥派出所抢走一千元“保证金”,一所勒索生活费三百多元。

二、遭强制洗脑迫害,连家里的座机号都忘记

二零零七年三月,同班数学教师、二小教导主任戴福平打电话给彭静,谎称“校长找有事”骗到学校。麻城教育局保卫科长袁险峰说要送她去“学习学习”,麻城公安局国保大队胡建成、丁鹏程、丁涛谎称“到龙池派出所问个事”将她非法绑架到麻城行政拘留所(二所)。胡建成叫了一辆黑色小汽车到校园带人,还拉上车子窗帘怕人看见,还抢走了彭静的小灵通。这一伙人都是穿着便衣,偷偷摸摸进行的。

第二天,610的丁卫民、国保大队的罗涛等将彭静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武昌汤逊湖洗脑班(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学习班”,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强制洗脑迫害四十天。国保大队抢走一千元,勒索家人近万元礼物。

被强制洗脑期间,洗脑班的恶警和犹大们以“判刑”威胁,每天逼着看诽谤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逼着写所谓的“不修炼保证书”、与法轮功的“决裂书”,逼着出卖良知诋毁大法及大法师父。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两人贴身监控,夜晚睡觉不许关门、关灯,白天黑夜都能听到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折磨的呻吟……有一名坚贞不屈的法轮功学员被灌食导致大量吐血被送急救……在这个颠倒黑白,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和精神自由的邪恶黑窝里,彭静被迫害的记忆恍惚,甚至记不起家里的座机号码,头上平添了许多白发。

彭静这次被迫害的原因仅仅是在课堂上说了一句“毛泽东错误的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佩戴一枚小小的法轮功护身符。尽管她教学成绩非常好,但被学校扣发了年度奖金,考核不合格,降低一级工资。

恶人非法绑架彭静时,实验二小校长戴大明出于人道,仅仅说了句“她的丈夫得了脑瘤,小孩正读高中,你们不要带她走,我们单位负责教育她”的良心话,就遭到国保大队胡建成的责骂:“你一个校长算什么,教委主任我都可以撤掉!”政法委书记罗滋生在二小咆哮,将实验二小校长戴大明、副校长吴思权就地免职;并且大肆造谣,说法轮功学员都得美国工资,退一个党团队员得多少钱,又召开二小党员会,威胁要扣除全校教职员工的年终奖金,文明单位一票否决,并把这一切原因都栽到法轮功头上。

三、长期被监视居住、工作,被恶人骚扰

二零零七年,彭静的丈夫手术后刚回到家,610、国保大队和学校领导就上门所谓“回访”。610书记叶显应威胁道:“你要炼功,就要整得你家破人亡!”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每逢节假日,别人都是高高兴兴的放假休闲,而彭静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遭到了很多侵犯:被没收身份证,被610、教育局、学校逼写“保证书”,节假日值班,即使在家里过年还要被单位电话骚扰“查岗”,不准离开麻城,要随叫随到,一次暑假二小副校长吴思权曾上门威胁:上级有令,胆敢到北京去,当场打断双腿,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被单位安排在领导办公室“工作”一年,实为“监视”。

二零零八年秋季刚开学,彭静上了不到十天课,就莫名其妙的被换到后勤打杂。原因是:国保大队丁鹏程的儿子在二小读书,丁鹏程担心彭静“报复”,借口彭静曝光了他的手机号,海外法轮功学员不断打他的手机。其实彭静上课不到十天,哪里认得六百个学生中丁鹏程的儿子?她连本校教师的小孩都没认全,根本不知道丁鹏程的儿子在读一年级,更没有“报复”之心。学校领导害怕610和国保大队寻衅迫害受牵连,只好安排这名优秀教师到后勤打杂。

麻城国保大队还多次到学校骚扰,搞得学校领导和老师人心惶惶,致使彭静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四、家人所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彭静的丈夫被省协和医院检查出右脑蝶骨有一个3.5厘米×2.6厘米大小的肿瘤,教授初步判断为“胶质瘤”(恶性),脑瘤引发癫痫,教授认为瘤子很大,部位靠近中枢神经,路径复杂,手术难度很大,只能活三个月了。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他们开始修炼法轮功。没想到脑瘤奇迹般的“钙化”,呈萎缩趋势,身体各项指标正常。

炼法轮功捡了一条命,为国家节约了许多医疗费用,本来是件好事吧?可是做好人反而被无理迫害,有冤无处申。眼见妻子第一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第二次被迫害的精神恍惚,丈夫在巨大的压力下身体迅速滑坡,癫痫频发,常常倒地抽搐,不省人事,年迈的公婆无力照顾。特别是二零零七年,彭静在武汉被洗脑迫害期间,洗脑班的恶警反复威胁她,说“你的丈夫本来就是绝症,如果炼法轮功死了,你就得坐牢”。再加上不修炼的家人都被恶党的谣言迷惑,以为炼法轮功拒医拒药,硬逼着将丈夫送到武汉做开颅手术。手术后他五天才苏醒,至今没有恢复记忆,连吃没吃饭都搞不清楚,他的生活起居全部要彭静一手照顾。而且心智受伤,情绪难以自控,常常打她骂她,一个好端端的和美家庭被彻底毁灭,家人们都后悔莫及。如果不是彭静遵循法轮大法教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无微不至的照顾他,那还不知是什么结果呢。

彭静的小孩自幼品学兼优,能写绘画,善良可爱,考华英中学时以优异的成绩被减免学费一万多元,后又通过了麻城一中的预录。二零零七年就在孩子读高二的关键时刻,突然一天下晚自习妈妈失踪了(被610非法绑架),打听不到一点下落,家里只剩下频频犯病理智不清的爸爸和整天以泪洗面的外公……孩子的精神支柱一下子塌了。她最了解妈妈是怎样的“好”,她常说:“做我妈妈的学生比做妈妈的女儿幸福一百倍”。残酷的迫害使孩子的世界观发生了180度大转弯:她觉的做好人窝囊,这世道就兴恶的。孩子一蹶不振,成绩大滑坡,在极度的痛苦和矛盾中跌跌撞撞的走过了人生最宝贵的求学时期……

彭静的父母亲人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二零零三年彭静在一所被灌食迫害期间,她的母亲整整七天没进一粒米,东奔西走为女儿鸣冤,要求释放女儿。二零零七年彭静被绑架到武汉强制洗脑迫害,她的父亲一夜之间头发白了一半,瘦了几十斤……

彭静的公婆都七八十岁了,看到儿子消瘦的身影心如刀绞。风烛残年,他们自己照顾自己都勉勉强强,更无力照顾儿子。贤惠的儿媳又常常受到不法人员的骚扰和迫害,老人忧心忡忡,担心的不得了,没过一天安稳日子。

丈夫于二零零二年办了“病退”,工资很低,彭静的工资也仅仅维持生计。几年的迫害,彭静的家人先后被勒索钱物两万多元,龙池派出所抢走一千元“保证金”,又扣了一千元,一所、二所各勒索三百多元,国保大队抢走一千元(没有发票),单位扣发年度奖金一次,工资下调一级,不合格考核一次,经济损失巨大。

“善恶有报是天理”,历史必将作出判决,一切打压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迫害使得中国人的生存环境愈加恶化,迫害使社会道德沦丧,给国家与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迫害也使中共邪党走向灭亡,那些参与迫害的人必将在恶报中偿还他们自己造下的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