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更多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明慧网上刊登了很多揭露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罪恶的文章。下面是我在该劳教所看到或了解到的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七大队至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解体前,法轮功学员贾月娥被小哨殴打一事,事后邪警李守芬还威胁包夹们做伪证,试图给贾月娥延期以报复。两选定的伪证人,一个腿摔骨折转病队,一个与她们闹僵,恶警没有得逞。

法轮功学员成钰静(祖籍四川,硕士,三十七至三十九岁),被邪警樊慧玉(三十多岁,此恶警阴毒、变态)迫害的精神失常,包夹们迫于邪警樊慧玉的恐吓、压力对成钰静时常性的打骂侮辱。包夹们如果不这样做,邪警樊慧玉就会骂她们,逼她们就范。邪警樊慧玉当班,整天包夹们都会害怕、紧张骂道:这儿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包夹们说:谁坏也坏不过他们(邪警)。法轮功学员肖尧,因拒吃不明药物,李守芬就每日叫包夹把药放进粥里给肖尧吃。肖尧所外就医后,李守芬告诉大家:肖尧以为没有吃药,我们每天都给她下到饭里了。我们知道饭由小哨(黄赌毒盗)拿到大厅单分,一定有鬼,做手脚是肯定的。

真是:没有中共做不出来的,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无论从日常细节,还是到她们的粉饰迫害的“文艺活动”,她们都以强迫、监视并侮辱大家的形式来进行和完成,黄赌毒劳教犯人的主要任务就是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及时向邪警报告。不主动、不配合者,被视为打击目标,在如厕次数时间、洗漱时间、进出班门等事上,都会被她们特别“关照”,让你事事难看、难办,处处费心、闹心。所以存有良心的警察、黄赌毒们,临界底线时,可以看出她们挣扎和痛苦后的无奈。有的警察甚至说到李守芬:她又抽风呢!她们之间互相排挤、相互嘲笑拆台,折磨法轮功学员上取乐、找心里平衡。事实上,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就是被一群神志不清的疯子们迫害着。

每周的大扫除,更成了李守芬们施展变态、报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仅擦地,李守芬的话:没有个十遍、八遍根本擦不出来。大冬天,光着脚踩进冰冷的污水里,每块地砖要大家用钢丝球、地布沾上洗衣粉一遍遍的擦。厕所、水房更是脚泡在水里一遍遍的擦刷。 加上通道、大厅都要用手擦刷,墩布成了摆设。已非干净问题,纯粹为了迫害。

二零一零年夏秋季间,恶警还将她们认为不服管理顶撞了她们的法轮功学员刘华香、宿春胜、张静所谓的记过处分。劳教所管理科、执行科一班邪警十多个,围住我们宣读并说劳教所十年没有发生过一次性出现一个队三人被警告。以她们黑压压的恶势给大家压力、恐吓!这事之前邪警大队长李守芬也曾在全体会上说过两次:我接触法轮功十年了,也没有碰到你们这批这样的,都让我赶上了。言外之意:你们怎能反迫害,应配合才对。之后,各班分别出现行为上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小班已然不够她们迫害用了。包夹就更不够用了。

当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七大队突然解体时,连七队邪警们自己也愕然、无所适从、紧张慌乱。突然闯进来二十个左右的护卫队,要求立即全体收拾东西离开,七队队长们也是刚刚知道,因为十九日晚还在布置迫害好人的所谓“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