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做一棵姿翠的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随着正法的推進,大陆环境相对宽松,世人也在不断觉醒,虽然在修炼过程中,有辛酸、有苦难,在各种人心的碰撞中,有过错误,但更多的是在法上提高,和发现执著心、不足,不断向内找,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断升华上来。

一、得法

1997年6月,我县法轮功的炼功点不固定,还没有场地学法,我哥哥和我商量,能不能租用我家,成立一个学法点?那时我还没有走進大法修炼,为了钱财利益,一口答应了。

从那天起,同修们每天都来我家学法,渐渐的我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成为了这宇宙中令人羡慕的生命。我如饥似渴的通读《转法轮》、《法轮功》及师父的经文、各地讲法,心性得到了提高、生命得到了升华,使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大转变,无病一身轻,走路轻飘飘的。

二、助师正法

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我们修炼的环境没了。身边的亲人、朋友听信邪党的造谣宣传,要我放弃修炼,那时我心里只有一念:“坚修大法到底”。一念一出,我全身一震。

从那天起,我县派出所、610不断上我家骚扰,由于法理不清,我错误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后来,看了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认识到写“保证书”不对,马上写了一份声明,交给能上网的同修,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并向县政府写了一封“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长信,向县里领导劝善,不要站在个人利益角度,站在邪恶一边迫害法轮功。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认识到,只有多学法才能反迫害,才能走的稳,所以这些年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坚持学法,师父看到了我有这颗向上的心,将一篇篇的经文、讲法,通过不同渠道送入我的手中,谢谢师父对弟子的呵护。

三、讲真相

刚刚开始讲真相、劝退时,面对不同的常人,不知道如何应对,通过观看同修交流文章、心得体会,有了智慧,思想打开很多,有的我就用笔记下来,慢慢的在讲真相中运用。

一次,给几位党员讲真相时,他们说:“法轮功搞政治”。我就通过同修交流文章中的内容,和自己所悟给他们讲。还有一次,给一位姓王的一家讲真相时,他们听信邪党谎言,说不信一切邪的,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正的,是邪党造谣诬蔑法轮功。又给他们讲了一些邪党腐败的事,告诉他们法轮功如今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大法书籍被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法轮功可以使人心归正,道德回升,这么多年邪党迫害法轮功,都没有把法轮功迫害倒,相反还有很多人走進大法修炼。我们相识就是有缘,退了吧!王姓一家人听了,马上就退出了党、团、队。

还有一位年轻的女企业家,她在广州开了一家公司,回老家来探亲,由于工作关系,和我丈夫有了业务来往,开始向她讲真相时,她不愿意听,后来一次机会,我丈夫不在家,她来我家呆了一下午。我想这是师父安排的,要我讲真相救她。

我先从社会上的腐败说起,问她开车过来时,是不是路过收费站了?她说:“是呀,来时交一份钱,回去还得交。”我说:“你看,百姓把钱都交给政府了,修路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可是你们来回过几趟车,就要交几份钱,这和过去的强盗没有啥分别,现在的收费站,就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抢劫老百姓的钱。他们认为合法,抢得心安理得,可多少司机为了少交这些钱,绕道行车,耽误事,无可奈何。”

“还有全民参与赌博,什么彩民之家、彩票之家,没看过多少人中大奖。国内出了什么大事,都是花老百姓的钱,让老百姓、各企业捐款,说什么国库空虚,收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去贪污。花巨资迫害一群修炼法轮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天理不容啊!”讲到最后,她说:“我在公司跟员工讲话,从来都是张嘴就来,今天下午,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思维好象被凝固了,大嫂,你讲的太好。”

当时我给她讲了好多,大法开智开慧,让有缘人了解真相,明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她退了邪党。第二天,见到我说:“大嫂,你说我昨天刚退完党,今天出门就看见喜鹊在树上,对我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笑了,一个生命真正得救了,所有的生命都为她高兴,万物皆有灵啊!!

四、实修

我们地区有两位同修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我悟到,不管他们做的如何,都在走师父安排的路,不允许旧势力随意迫害大法弟子。发正念时,我在意念中加持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同修。写到这里时,我眼睛湿润了,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啊,我们一同走到了今天,无论在哪里,你们都要记住师父的那两句诗:“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洪吟二》〈如来〉)

今年4月份,我地派出所片警来到我单位,要取我的指纹备案,当时我正在上课,制止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走后,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他们能進到我空间场中来,《转法轮》中一段法打進我的脑中,“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的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我悟到是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马上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并且生一念:“我要救他!”

不一会儿,辖区姓姜的片警来了,我对他说:“人在做,天在看,你也有你的家人、孩子,虽然这是你的工作,但我也不能配合你,你这么做对你没有好处,这些年迫害法轮功,遭报应的警察太多了,如果你能保护大法弟子,一定会有福份。”那个警察没说什么就走了。

第二天,姓姜的片警与一个警察及他们所长又来了,那个所长让我把门关上,我说:“如果你们做的堂堂正正,怕什么?你们也知道迫害好人的事不能摆在桌面上,不用说了,你们走吧。”我边说边发正念。所长连忙说:“这是我们的工作。”我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了,你们比谁都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恶意的迫害。”我跟他们讲了很多,他们无话可说,最后坐上车走了,从此再没来。我明白是发正念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那一次他们还去了另两位大法弟子家,同修都没有配合他们。

五、否定旧势力以病业形式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感觉前胸不舒服,嗓子也不舒服,好象嗓子有痰一样的东西在卡着,不一会就吐了一口,我一看是一口鲜血吐在地上,紧接着又吐了几口,丈夫看见吓了一跳,要送我去医院。我告诉他:“不要怕,一会儿就好了。”之前胸口有感觉,吐出来反而轻松、舒服了。我心里发正念清理那些迫害我肉体的一切邪灵、烂鬼,哪怕我有漏,也会在法中归正,旧势力不允许以任何借口干扰、迫害我。

到了晚上九点多,又开始像要吐痰,我走到桶前,吐了一阵子,孩子吓哭了,丈夫坚持要我去医院,我一边向内找,一边阻止丈夫,心底里发出强大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思想中不时翻出一些不好的念头:那位同修吐血没几天就走了,那位同修吐血,被查出肺癌了……。

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進我的脑中:“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转法轮》),我悟到那些坏思想不是我,马上调整心态,在心中排斥那些不好的想法,并请师父加持。第二天,虽然还有一些不好的想法,但已经不起作用了,偶尔胸中有些不舒服。第三天,身体基本好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闯过了一个生死关。

六、放下对同修的情

在刚得法时,我很喜欢我们地区的一位站长,“七·二零”之后,我一直牵挂着她,有时我很纳闷,不知道跟她是什么缘份。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很多修炼人在一个空间中,我与那位站长坐在一起,师父安排我们转生,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纸上写着下世后,怎样安排我们修炼,我看完自己手里的那张纸,探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那张纸,我惊讶的说了一句:“这么苦,能行吗?”她表情严肃,坚定的说:“能行!”并点了下头。醒来后,我明白了,正是那份未下世之前的缘份,让我这么牵挂她。修炼这些年,有时想到她,我会哭,后来我悟到,这也是情。

走过十几年的修炼过程,谢谢师父对弟子的一路呵护,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弟子会更加精進,做一棵寒姿更翠的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