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的位置上尽职尽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几年来,我是一直在资料点做事。每个弟子修炼的路都是师父精心安排的,作为弟子,始终一念:在自己的位置上,尽职尽责。

学法与做事

首先,把学法放在首位,炼功人做事是功能在起作用,是在行神事,而学法是能给修炼人提供一切力量的源泉,我现在是通过背法来学《转法轮》,每天至少要背一讲多,已背过九十多遍了,其他的讲法就是循环着看。修炼中也实实在在尝到了其中的甜头,关难来时,法就一段一段的从脑子中映出,正念闯关就比较容易了,机器也很少出问题,即使遇到机器出故障,几乎很少动手了,就是放下一切,学法,然后机器自己就好了。做事也是事半功倍,效率很高。曾有一段时间我离开了,那时由当地的同修自己解决我承担的资料的事,后来协调人说:“某某(指我)做事,一个抵三个。”

我所在的地区不大,同修不多,由于几年来当地的真相币大量使用,这一直使邪恶又怕又恨,恼羞成怒,下了很多工夫想要找到资料点,几乎抄遍了当地同修的家,有的抄了几遍了,甚至是同修亲戚的家,有时是几家同时动手抄家,但邪恶也始终在打迷中拳,找不到头绪。

风雨中有师护

资料点的平稳运行,除了资料点同修本人的正念正行外,还需同修的无漏配合,几年来,资料点也是几经搬家,风雨中师父的呵护,是我能在资料点坚持到今天的唯一的巨大的保障。

曾有一次,因那一段时间,协调同修的频繁進出,被邪恶嗅到了一点信息,引起邪恶的注意,这时我也向协调同修提出不能这样频繁進出资料点,可协调同修仍我行我素,这时,协调同修的资料点的钥匙弄丢了,资料点所在的单元突然有天然气公司的人来查天然气管道,我没开门,资料点也不断的出现各种异常现象:厕所管道漏水、电表的保险丝烧断了(当时并未用大功率的电器)、室内的电灯老是自熄,一个认识的人平白无故的问我租不租她的房子,周围的邻居也不象以前那样见着友好的打招呼,而是见着我露出害怕的表情,惟恐粘着关系,实际这一切都是师父在点化有危险,要尽快搬家。可我还在犹豫,未行动,一天在梦里见几个警察气势汹汹的闯了進来,而且意念中知道时间在次日的中午,还告诉了我自行车后胎没气了。我惊醒了,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这个梦就象重锤敲鼓一样,很重、很实,肯定是师父在点化叫赶快撤离,决定立即行动,看时间才半夜四点,这时去找同修不合适,就自己动手,先用自行车将电脑、大法书,师父的法像等最重要的东西转走,慌乱中推着自行车出门了,才发现自行车后胎真的没气了,两个电脑压在上面实在太沉,已出了门,只好咬着牙关费力的将东西转到了安全地,接着回来整理其它的机器、耗材和生活用品,天一亮和同修联系上迅速的将家搬了。后来我还房东钥匙时,房东对我说:“我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当时我表面很镇定,未理会他的话,心里却暗暗一惊:连房东都知道了,幸得师尊呵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一次,因当地有几名同修要被非法开庭,同修都决定要到现场去旁听、发正念,我也准备去,想反正没人认识我,可一连几天,都梦见法庭里装了许多摄像头,而且看见去旁听的同修怎么都穿着劳改犯人穿着的衣服,跟协调同修说了这事,也没太当回事,我还是准备去,在开庭的前一天,我又梦见我和同修分别站在河的两边,我独自一人在河的一边,同修们都在河的另一边,意念中有人告诉我:你就管好你这一片,那边有同修。第二天我没去法庭,只在家里发了半天正念。后来知道,那天是邪恶早有预谋,去的同修全被录了相,邪恶拿着录相对录相里的人全部進行了详细的调查,录相里的同修在后来相当一段时间里都反复受到邪恶的骚扰。

尽职尽责

平时除了为当地的同修提供要的资料以外,也为邻近地区的同修在需要时提供资料。做出的真相币虽然很多,但我发现再流通回来的多数都字迹模糊不清了,影响救人的效果。看到明慧网上推荐的为真相币上蜡可防水,我采用了这种方法,一个小小的电饭锅,下面做饭时,就在锅盖上为真相币上蜡,天凉时还行,夏天高温天气时坐在电饭锅旁一张一张的为真相币上蜡,那个滋味就不好受了,感觉全身汗毛孔都是张开的,虽然多了一道工序,但做出的真相币流通出去就“真相恒久远,一张永流传”了,看到经防水处理后再流通回来的真相币依然光亮如新,很开心。

直接三退我只劝退了一千多人,还大部份是早几年做的,后几年到资料点,直接劝三退就做的很少了,很多时候都感觉是师父法身的安排,直接推着我去做,多数表现是突然间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要去做什么事,那件事并不是当时必须的,但是就是觉得非去不可,往往这种情况一出现,我立刻就去,一去就有人三退。比如一次我突然想去买热水器用的电池,去后把那个营业员劝退了,其实当时我的热水器电池还有电,后来还用了半年才换;还有一次鼠标突然不好用了,只好去买新的,去买时也很顺利的劝退了那个营业员,买了新鼠标回来,原来那个鼠标又能用了,这种事情很多。

现在劝三退与初期大不一样,初期劝三退时,要劝退一个,就象钻山甲钻花岗岩一样吃力,现在往往是三言两语就劝退了,一次我遇到三个拾荒者,两个党员,一个团员,很顺利的为他们做了三退,在我离开时,其中一个老者突然振臂高呼:“我平安了!”那一声发自内心的欢呼,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还有一次,我为一个男子做三退时,他问我:“你是使者吗?法轮大法的使者,宣传法轮大法?”我说:“对,是法轮大法的使者,是在大劫难来前告诉你如何保平安。”他很感激的退了。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我出去劝三退时,人家就都叫我“小妹”,而出去办常人的事时,人家就叫我“大姐”或“阿姨”。

几年来,我持续的拿出我的积蓄来做资料费,在我的积蓄所剩不多时,又意外的收回了一个亲戚以前欠我的几万元钱,对这笔欠帐,我早不抱希望了,认为是死帐,不可能收回来,现在收回了,我也将其大部份转做了资料费,至今拿出的资料费已有十万元以上。其实这本就是大法的资源,用得其所。

坚守

日复一日默默的守着,精心的护理好资料点这朵花,清净的环境,简单的生活,有师父法身相伴,和每日明慧上最新的同修切磋文章,时间在恬淡充实的心境中静静流走。但却不总是这样,魔难来时,也考验人心。一次,送耗材的同修被绑架了,我心里翻出各种不好的念头:同修能不能守住正念,会不会说出资料点?几天里,我脑子里不停的设想了许多的情节,我怎么应对,自己的心态也直接影响到机器的状态,电脑中要用的文件突然打不开了,还蓝屏了,我意识到了这种状态不对,不能顺着邪恶的思路去想问题,只要自己念正,谁想迫害你都不行,我轻轻的拍了拍电脑,说:“不怕,我们有师父!我们和师父在一起!”关机后,再开机,电脑正常了。

邻近地区的几个资料点同时被破坏,就由我暂时为他们提供资料,可那边的同修不修口,不到一月,那地区在同修中就造的沸沸扬扬,显示能在我地拿到资料,要什么有什么,要多少有多少,甚至还有同修张扬说我们地区的资料点都运行多少多少年了,还打听做资料的同修是男是女,多大年龄?这时资料点突然屋顶漏水,水就漏在机器、耗材和打好的资料上,看到屋顶的石灰浆浆水滴滴哒哒的打在机器上,我心如刀割,傻眼了,这资料点还能呆吗?我有了去意,想要离开。晚上梦里我却唱起了“茉莉花”这首歌,早上清醒过来,“茉莉花”不就是“莫离”“花”(资料点)吗?选择离开,这不是师父的安排,我留了下来,这是我的位置。

去日无多,来日方长,还要更努力,多救人,多救人,直至百分之百兑现誓约。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