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靠正念 三天闯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全身都是病,因为心脏病做了大手术,胃病,腰腿疼,风湿,关节炎,最折磨我的是抽风病,每年立春立秋两个季节必保犯病,别的病用药顶着还能忍得了,而抽风这病怎么治也治不好,一到春秋两季我就非常害怕,可怎么也躲不过,到最严重时,各种病一起发,就卧床不起。平时卖菜,卖水果挣点钱,买药吃还不够,真是穷苦交加,感到人活着太苦太难了。

九六年我看到妹妹因炼法轮功病好了,不用吃药打针了。她劝我也炼吧,我没在意,后来病把我折磨的没办法了,钱也没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每天到妹妹家听师父讲法,到第七天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便得都是些脏东西,身体渐渐的舒服起来了,觉得全身轻松,病都没了。我的心情无比感动,用什么谢师父呢?给师父点东西,向师父表达谢意,师父还不在跟前(那时还悟不到师父时刻在身边),那怎么办呢?那就听师父的话,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吧。

从那后,我做买卖再不象以前那样缺斤少两挣黑心钱了,把八两秤砣添起来了,我侄女要我都没给,劝她别做那伤人害己的事,别象我以前挣钱都买药吃了。从此我走上了宇宙大法的通天大道,向师父保证,一定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勇往直前决不回头。

多年来一直在利用所有的便利条件,在各种环境中讲大法的真相,救度着被邪恶蒙蔽的世人。下面是我去年所经历的一个生与死的考验,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靠着对师、对大法坚定的正念,我以崭新的姿态又从新投入到洪扬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妹妹照常骑着电动车带我出去讲真相,在回家的路上,一辆小车从后面把我俩连人带车撞出去一米多远,然后我又被拖出去老远,我当时就昏过去了。后来听妹妹说,当时我脸上血肉模糊,血流了两大摊。围观的人说,这还能活吗?司机是个年轻女的吓得直哭,又怕又急。

我们被司机送往医院,半路我醒过来一次,当我知道是上医院,急忙说:“我要回家”。接着又休克了,到医院做CT,缝合脸部几处伤口。做完这些,我醒过来了,我忍着剧痛说:赶快送我回家,我不住院,没人理我,我想下手术台自己走,可是连地方都动不了,无奈被送進病房,到病房我一点力气也没有,想歇一会。忽然间觉得门牙在前面活动,而且比别的牙都长,很痛。

我心想没有门牙多难看呀,再说它们跟我这么多年了我也不能随便扔了它呀,我就用手指顶着牙,心想你上去吧,就上去了,正常了。但全身一碰钻心疼,尽量不让人看出来。我忍着痛想躺下来,可是头部不敢挨枕头,脸上没有一点好地方,后脑勺有手掌那么大一块连皮带肉都张合着,我只好用手托着下巴坐着栽歪一会,好象睡着了。就听大夫让我打针吃药,我一下惊醒了,我说:“我不打针也不吃药,我回家。”有一个大夫生气的说:“是法轮功”。我说:“你说对了,我修大法后胃病,腰腿疼,风湿,关节炎,抽风病等都好了。我有师父管,不用打针吃药很快就会好的。”大夫和在场的人都不理解。大夫说:“你知道你伤的多重,失血过多,伤口最容易感染,回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纯粹胡闹。”我孩子也不让我回家。我一看说服不了他们,我用手扒着眼睛露出一道缝和大夫说:“这样吧,我三天要好了呢,就让我出院,如果三天不好就接受治疗,行吧。”大夫们很不高兴,说:“既然那样就看你三天再说。”很不情愿的走了。

大夫走后屋里的人都劝我,别逞强了,该治就治,得相信科学,别留下后遗症。我说:“没事,你们不知道,我们修大法的这事多了,都不用打针吃药,很快就会好。”他们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我。我不再理他们,一点劲也没了,但我对师对法坚定的一念一点都没变,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相,就看我的心怎么动。我根本就不承认它,发正念正告那些迫害我的生命,你们听着,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你们休想动摇我对法坚定的心,我一片药不吃,一针不打,三天保证出院。然后我心里就请师父加持,师父啊,让弟子快好吧,不能在这里呆,我得出去讲真相,不能耽误救人哪!发完正念想歇一歇,一伸腿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忽然一下悟到我不能让你摆布我,我得炼功啊,于是我忍着疼痛一点点把两腿挪向床边,试着耷拉到床下,膝盖上大口子翻翻着,两腿肿的象两根小圆木,挪动一步都非常吃力,但是我命令自己必须下地炼功,不能让邪恶把我拖住,好不容易两脚着地,脚脖子戳坏不敢挪步,我也不知用多长时间挪到靠墙的地方站立起来。

做第一套功法“弥勒撑腰”第一次没撑起来,但是我不能停,我咬着牙撑第二次感觉有点敢使劲了,心里一想,有门,就又使尽全身力气撑第三次脚使劲往下踩,就听“卡嚓”一声,顿时脚脖子不疼了,敢随意着地了,眼泪唰一下流下来了,我知道师父替我承受了,心中喊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放心吧,弟子一定做好,决不辜负师尊的苦心救度。这时临床的人说:“阿姨你的脚怎么响啊?”我说:“师父把我的脚脖子推到位了,我不疼了,好了。”说着我走着给他们看。全病房的人都说:“真好使啊,真灵呀。”

炼完功,接着我又去了一趟厕所。我说:“你们看看这不是好了吗?怎么样,是真的吧。”他们都投过赞佩的眼光。紧接着我就开始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神奇,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炼,就中共造谣,欺骗中国民众,搞迫害,致使几千人被迫害死,几十万人被非法关押,今天你们都看见了吧,比这神奇的事太多了。房间的几个人都退出了邪党,接连不断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功太好了,真好使,真灵。”

到第二天早上,脸也消肿了,眼睛也睁开了,大夫又给拿来药又要给点滴被我婉言拒绝。我就不断的背法,整点发正念,白天就到走廊和其它病房讲真相。

第三天早晨查房时,我的脸已经完全消肿。大夫一看大吃一惊,怎么这么快就好了,真不可思议,奇迹,奇迹。我说:“该让我回家了吧。”大夫说:“等七天拆完线,再做一次全面检查再走,我们得对你负责”。我说:“你检查吧,啥病也没有。”为了让他们信服,快点让我回家,那就做一下核磁,化验一下肾。结果一切正常。但我很后悔不该让他们抽血化验,本来就流那么多血。其实当时头痛得很,而且天旋地转,站起来打晃,大夫,孩子都劝我再住几天。我急了,大声说道:要住你们住,我自己走。说着我求师父加持,我必须战胜邪魔对我的迫害,我命令全身各个器官:你们是我世界的生命,必须助我走出医院,回归到正法中去,不能听邪恶摆布,顿时觉得浑身有了力气,慢慢下床,心里念着正法口诀,走出房间,长廊,走入电梯。

第七天司机在我要求下去交警队结案,交警工作人员说:“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吧。”我说:“没有要求,后果自负。”交警说:“从来没结过这么简单的案子,都是双方争的不可开交,打官司告状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师父告诉我们,做事处处为他人着想,司机也不是故意撞我,她也着急上火,你给我们结了吧,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交警说:“都象你这样我们的工作可好做了。”他晃着头,嘴里叨咕着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给我办结案手续去了。我身旁一个肇事者正在烦躁不安的来回走,我问发生什么事,他说把人撞了,这不等处理吗?还不知啥结果呢。”我说:“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管用吗?”他问,“管用”我说,刚要给他讲真相就被人带走了。交警拿来了结案手续让我签字,我给他讲真相。他说:“事实我都看到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这里人多,监控也挺严格,我明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着急有事,对我说:“有机会再谈。”

司机把我送回家,又给买来补品,我不要,但司机执意要留,实在不好推托,我就收下了,想以后有机会还回去。司机说:“我要遇到别人不知道得花多少万呢,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买点补品那不是应该的吗?”我说:“那你以后一定小心,同时遇事也要为别人着想,要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已三退)。”司机一开始给我女儿五百元钱买吃的,我不让要,女儿不干自私留下了,后来才知道。我给司机,她说什么也不要。

别人认为一件极难处理的案件就这样在七天之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司机皆大欢喜,大夫,交警,众人刮目相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