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己的根本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对于根本执着我一直在找,可一直没有想的很清楚。最近有一天,我着急孩子的修炼状态,不由得想:你这个孩子,这个法能使人脱离生老病死,多好啊!这个想法一出来,我马上意识到:这不就是我的根本执着吗?我走進大法的最初想法虽然没有这么明确的想就是为了摆脱生老病死,但仔细查找潜意识中就是为了这个,而且这个想法由来已久,到现在还没有改变。

记的我几岁时,躺在床上望着夜色中的天花板就想:人要是不死就好了。那么小对死就有了很深的恐惧心。前半生身体一直不强健,为了祛病健身社会上有什么法儿就学什么法儿,业余时间差不多都用在锻炼身体上了。前妻三十多岁就病逝了,幼小的孩子也得了同样的病,前妻家患同样病的先后死了三个人。可以想象当时对我的刺激和对医学的失望。我很笃信气功,可是苦于找不到高层次的法,乱练一气,越练身体越糟,发展到最后,一天要针对不同的病练几种气功。九七年初,当我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时,简直太高兴了,真是得宝了!我在气功中碰到的一切问题、一切无奈都解决了,一切方便、一切好处都集中到这个功法里了。无病一身轻,将来还可以修成神脱离生死,自己最大的忧患——“病和死”与自己没关系了,而且还可以越修越年轻,太好了,真后悔得的太晚了。就这样我带着满足了自己的爱好,解决了人生最大的问题生老病死,高兴的走入了修炼。

个人修炼阶段,主要是怎么做个好人,怎么面对心性上的魔难,怎么过好身体上的关,这方面关注的比较多。对于修佛,刚从无神论走進要修神,切磋的很少,只是传一些修炼中的神奇事,对大法的认识是很浅的。迫害开始后,由于怕心,只与个别同修联系,长期陷于独修状态,感觉越往后越跟不上正法進程。这两年接触同修多了一些,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太大,尤其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一直不能突破。我很想找个伴带我一下,可一直没有合适的。前十来年,同修也好、常人也好,都夸我年轻,我也沾沾自喜。可这两年我的表面老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头发也白了,牙也掉了。我已经不能用其证实法了,甚至已经出现了负面效应,我很沮丧,也越来越执着这件事。学法炼功都联系这件事,甚至发正念铲除老魔对我的干扰。我也知道由于我修的不好,没有摆脱低层次因素的控制,我希望通过精進能够改观。当然这样抱着有求之心修炼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很长时间了修炼状态很不好。

为什么长期在低层次上修炼摆脱不出来,我很困惑,也很苦恼。去年找了一大堆执着心,也没有从根本上改观,我想可能与我一直没找到根本执着有关系。今天,在同修文章的启发下,我继续深挖自己的根本执着,弄清它的危害。这些年由于没有看清自己的根本执着,我一直没有放下当年走進大法的初衷—“气功爱好、超脱生老病死”,一个是常人的情,一个是修小道的目标。由于隐藏的很深,不经意中它就发挥作用,使我不能理智,不能清醒,不能大步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如很多执着心长期去不掉,仍不急不慌;救人这么急,仍按部就班,做一点就心安理得;师父讲的法听着激动,嘴上也能说两句,可行动上跟不上,思想没有真正同化;修炼中对自己的要求标准一直很低,有些问题长期不能突破;看同修修的好不好,也自觉不自觉的看表面;在整体协调上一直不重视;从个人修炼向正法修炼转变的很艰难,等等。由于根本执着不去,徘徊在低层次上,思想不能够升华上去,修炼停滞不前,同化大法要求的大法弟子的标准,只停留在口头上,三件事怎么也做不好,苦恼又无奈。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我要多学师父去年发表的《什么是大法弟子》这篇经文,赶快同化上来,铲除根本执着,跟上正法進程。

我这样找对不对还得在学法实修中检验。现在写了这篇文章,是我觉的可能对其他有类似执着的同修有帮助。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