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后事的哥哥身上发生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我哥今年八十六岁,家在大城市,去年大约三月份时突然病重住院。我当时要回去帮他,嫂子执意不让回去,说:你也七十岁的人了,你帮不了忙,我们也没有时间照顾你。我只好寄了一封特快专递过去,要他们念救命的那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根本不听,也没让他念。哥哥在当地最好的医院住了两个月后,出院了,可出院不到一个月,就又住院了。

当我得知消息时,哥哥又住院二十多天了。这次我想,我必须回去,救人要紧。不料,这次我给嫂子打电话,她爽快的同意,她的意思大概是让我们见最后一面,他们把后事都给他准备好了。

我哥哥得的是糖尿病并发症,心衰、肾衰、肺上也有真菌、细菌,还有前列腺炎等共九种病。我在医院见到他时正在输液,据说每天都是这样从早上医生上班开始,一直输到下午四、五点钟。给他说话,也听不见,据说十天前,突然耳朵失聪,听不见了,大概是输抗生素太多了吧。脑子一时清楚,一时糊涂,脚肿得很大,眼皮肿得铮亮。脾气也不好了,以前我哥脾气很好。

这几天,哥哥天天跟我嫂子吵着要出院。我也很想让他出院。医生不同意,说:达不到出院标准,要出院,你们家属得签字,后果自负。我问医生,还要住多长时间才能够达到出院标准,医生说:再住多长时间也达不到出院标准了,不过你们回去,要不了一周,你们就又得返回来。后经家属和医生商量,决定后天出院。

很不凑巧的是,出院后的第一天,正好赶上我三姐的孙女结婚,我参加了一天的婚礼,没去哥哥家;第二天,高中同学聚会,是早定好了的,不好更改,何况我还有任务在身,又没去哥哥家。

第三天一早,我赶去看哥哥时,嫂子就哭了,说昨天病的厉害,恐怕又得去住院了。侄女和侄女婿从千里之外回去照顾她爸又将近一个月了,上次她爸住院照顾了两个多月,刚回家参加完她女儿的婚礼才不几天,又被叫回来了,现在也吵着要回家,所以急得我嫂子直流泪,真是乱成一团。

我去后,就叫我哥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拉大嗓门喊(因他听不见,眼睛也看不清),我说:别人默念就行,你这么重,得念出声来。他照我的念了,开始还念不好,后来会念了。一念,神奇就出现了。念完后,就要大便,不停的要大便,每次量虽不多,但我知道是好事。

当天晚上,据嫂嫂说:小便特别多(因为侄女夫妇住哥哥家,人多不方便,所以我没住哥嫂家。)嫂子说,昨晚这么多小便,怎么也得消点肿,不认为是大法的威力。我去后,仍旧只管叫哥哥念,这是我去后的第二天。我和哥哥念时,侄女和侄女婿就在旁边偷偷的笑,嫂子也只管干她的事。他们不相信。

中午,哥哥睡觉时,我又在他床边炼了一个小时静功。第三天,我去后,我仍然只管叫他念,这时我侄女突然跑过来惊喜的说:哎呀哦!肿都全消下去了,原来肿得象馒头的脚背上的骨头都看得见了,眼皮也不肿了。这时,我侄女对着我哥耳朵大声说:爸,快念吧,“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嫂子也跑过来对着我哥另一耳朵大声说:快念吧,“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看他们都相信了,我就坐火车回家了。三天后,我打电话问嫂子,哥哥怎么样了?嫂子说:还那样。我想反正没去住院,也算不错。一周后,打电话回去,嫂子说好了一点点。一个月后再问时,回答说:好些了,能走路了(以前两个人用力架着,还挪不动步),吃饭也好了。

今年一月份,我打电话回去时,竟然是哥哥接的电话,声音很宏亮,还对我说:我很好,你们好吗?你们也要注意身体哟,你们全家都好吗?他居然能听得见了,声音还那样洪亮,我忙说:好,好,我们都好。我说,你按我说的做了没有?他说:做了的哟!我放下电话,激动的双手合十,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过年时,我打电话回家,明显的感到现在他们家过得其乐融融。

我们这儿有同修将我哥哥的事告诉他家人(未修炼法轮功),家人还表示怀疑。正好在今年一月五日第五二一期《明慧周刊》上看到黑龙江一同修的文章,题目是“面对面发神韵光盘的体会”一文说:一次在广场讲真相看到一位多年前的老同事。看她浑身浮肿,脸肿的很吓人,我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三退”了,当时就带上了我给她的大法护身符,而且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她到广场来找我,我一看她的脸消肿了!她对我说,她很感激我,感到大法很神奇。她说,我跟她讲完后,她回到家晚上睡觉,一夜不断的出汗,老上厕所,早上一照镜子脸不肿了,一看全身的浮肿都消了!这与我哥哥的情况是多么的相象。

真是大法的威力无处不在,师父为多少人在承受啊,谢谢伟大的师父!世人啊,珍惜这万古机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