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走正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五日】

一、初得大法,大法显神奇

我是一名护士,是在与病魔苦苦相斗多年、对中西医彻底失望、对人生彻底绝望之际,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幸遇大法的。得法不几天,我一身顽症,如失眠症,腰颈椎病,痛经等都不翼而飞,我的人生从此亮丽起来。

我找到了我人生中苦苦追寻的东西,因此,万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请回《转法轮》这本宝书,如饥似渴的看着,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认真拜读着。

得法之初,还发生了这样一个神奇事:母亲生病了,要注射青霉素,皮试结果没问题,以前母亲经常用此药,所以顺理成章的输液。我本很少有时间陪护母亲输液,而这一天又赶上孩子放学和做饭时间,按理就更没时间陪护母亲打针了。可是因为我要看大法宝书,就坐在母亲身边不愿离开,母亲和家人多次催促我回家做饭,我就是不听,就是要看完这一讲再走,其实是师父把我留住了。

待母亲输液半小时以后,突然出现全身发痒、喉痒,顿觉胸闭、胸闷、心慌等症状,我知道这是青霉素过敏,立即给母亲把针拔掉了,并迅速注射了抗过敏及抢救药品,母亲才脱离生命危险。真是好险啊!要不是师父慈悲,无形中用看书的形式把我留下,母亲周围没有人或没有懂医的人,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大法在我身上不断显现神奇,使我确信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高德大法。每天都沉浸在无比幸福和喜悦之中,同时,也非常希望多灾多难的世人和我的亲人们都来了解了解大法,同我一样能得法得度,于是,我见人就讲,逢人便说,很快,我所接触的很多世人都得以了解了大法,并不断有亲朋好友们入道得法。

由于学法精進,我不断的悟到了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我常向世人感叹:法轮大法是人生的指路明灯。慈悲伟大的大法师父的确是我们苦难人生的救世主(当时层次所限)。

二、讲清真相是万能的钥匙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邪恶集团发动的这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在欺世谎言宣传中,我丝毫不动心,而是更加精進实修。

为了揭穿邪恶的造假宣传,我不断的向每一位我所接触的世人,亲朋好友,及前来想逼迫我放弃修炼的各级各类领导讲明大法真相,揭穿邪恶的谎言,用自己的亲身受益和修炼体悟,说服了一个又一个有善心的人。我深知迫害大法、抵触真、善、忍,将给国家和无辜世人带来什么样的恶果。因此,在做这全宇宙中最正的事的时候,根本没有怕心,每天在单位内照常学法炼功、洪法、讲真相,从不间断。每次单位领导受上面高压指使,组织专班人马对我强制洗脑,高压逼迫转化都成了我慈悲的向他们洪扬正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好机会。同事们和单位领导们明白了真相后,逐渐的不再为难我了,每次都是上面压力来了走走过场而已。

迫害初期,单位不明真相的中层干部,也是邪恶指定的包保责任人,一天,偷偷的把我上夜班经常拜读的宝书《转法轮》搜走了,交给了院领导。借要宝书的机会,我又向院领导進一步讲明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正法正道,中共对大法的造假宣传都是在欺骗世人,煽动世人为其迫害找借口。黑白颠倒,正邪不分的迫害正信,打压好人,将会使末法时期的乱世更加败坏,社会更加危险,就如同一座大楼倾斜了,我们大法及弟子是在把危楼扶正,不然就有倒塌的危险。院领导却说:“靠你一个人也难扶正啊!”是啊,这就需要全社会的正义人士共同努力,在分清正邪善恶,好坏的基础上,主持公道和正义,呵护善良和无辜,并把当时少有的一份真相资料《一个警察的忏悔》递给了他,叮嘱他好好看看对他有好处。随后我的修炼环境有了很大的改观。后来,一监控我的人说:“领导说了,让你炼吧,只要上面不找我们麻烦就行。”

迫害之初,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当地迫害大法的情况甚是严重。当地公、检、法人员完全听信了邪恶的谎言欺骗,一味的听从上面的错误决定,许多大法弟子因進京上访被迫害得非常严重。我因孩子尚小,家事,工作上的事很忙(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得法时间不长,正念不足)未能進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内心非常难过。在九九年十二月的一个休息日上午,我只身来到了市公安局,当时办公室内坐有四、五人,我异常镇静的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以及自己修炼大法后的亲身受益,希望他们不要一味的听从上面邪恶的命令和指使,迫害好人,触犯佛法,后果将不堪设想,望他们三思。说完我就走了。因为念正,没有怕心,内心充满了对众生的慈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去,顺顺利利的回到家,第二天继续上班。

我在医院工作,每位来院相识的人都是有缘人,都是我要救的对像。我利用一切与他们接触的机会,一定要把大法的真相及大法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同时还要为他们选择三退,从而有个好的未来。我经常在注意修好自己的同时,让病友们感觉到你是一个非常关心体贴他们、真诚、善良,对工作负责的可信赖之人,再把真相讲给他们,往往会收到很好的效果,我也经常在病房内,公共场所发放一些让他们受益、得福报的真相资料,让他们及来往家属阅读。并保证随时在显眼的地方有大法真相标语。力争在整个院内形成一个正的场。逐渐的很多善良的世人明白的一面都非常愿意看,听大法真相。对我也非常友好。每每使我感动的是,有时休息了两天,见面后病友就亲切的问道:“怎么几天没看到你呢?”我知道这是世人明白的一面知道了大法弟子是在真正救度他。世人是如何盼望了解大法真相和得救啊!看到世人渴望的眼睛,我更加明白了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当然,在工作岗位上明明白白讲大法真相难免有状态不好,心里害怕不踏实的时候。因为面对各种各样不同心性,不同地位,不同执著和喜好的世人,在大陆如此邪恶的环境中,真的是很难时时稳住自己的心。但我知道怕心不是真正的自我,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怕心必须铲除,我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与我有缘的每一位无辜世人,我不能错过每一位有缘人。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在给一个被中共邪党毒害比较深而又思想非常变异的陌生病人讲真相。一看那模样我就不想讲,后来鼓足勇气讲了,正念又不足,尤其看到他很是抵触和凶恶,内心产生了气恨、委屈和怕心,而不是慈悲与正念对待他们。真相没讲清,反而被邪恶控制他报警。几天后,市国安、六一零、派出所一行人来到我家,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这时我很镇静,在不断的向内找的同时,不断的向他们讲真相,揭露邪恶迫害,正念抵制和否定其对我的迫害。师尊告诉我们:“对人要善,对于邪恶的生命就要消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于是慈悲的正告他们:“你们真的是被江氏邪恶集团给欺骗了,要知道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抵触真理佛法,真的对你们的未来不利。”并把我准备寄给他们的劝善信亲自交给了他们。互相传看劝善信后,我发现他们一个个态度大变,邪恶的气焰消减了很多,对我也客气了。就这样,我在看守所里背法、炼功、发正念,写信以及向犯人,工作人员讲真相,一切自如,没有任何人干扰。原本安排第二天来人提审我,资料来源等事不了了之。警察原想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正念加持下,我于第七天就堂堂正正地回家了。

三、慈悲正念救世人

二零零四年春天,一位大法弟子到卫生局办事,无意中听到当地六一零指定要在某一时间伙同单位领导秘密将我送至省洗脑班,以完成省下达的强制洗脑计划。

我得知这一阴谋是在头天下午,而晚上我又是上夜班,怎么办?经与同修切磋,我必须在明晨以前正念走脱,坚决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回到家里我给丈夫和婆婆说明了情况,并带上必要的日常用品和旅途费用,利用晚上上班的机会在明白真相的同班医师掩护下,来到一大法弟子家中。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市六一零、派出所、局领导及单位领导大动干戈,分别派来了几辆警车和人马准备绑架我,结果扑了个空,恶徒们狗急跳墙,气急败坏的胁迫单位领导一定要在三天之内交出人来,否则对该局、该院大加处罚,院内所有职工将都受到牵连。一时间,满城风雨,单位领导调动全院职工,不论白天黑夜的到处寻找,打听我的下落,连对我农村的亲戚家也亲自开车派人通缉,吓的亲人们险些晕倒。邪恶气势十分嚣张,让人窒息。大法弟子们也看到了整个城区被邪恶笼罩着,认为日后很难继续在本地呆下去,为了我的安全,同修们帮助我迅速离开当地来到大城市,并计划到外地帮我找份工作,就离家出走好了。这突如其来的厄运,简直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我没有及时找工作,我认为如此在被迫害中修炼等于是承认了迫害,同时会给家人带来不理解,担忧和生活上的困难。

“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我只有加强学法,发正念,向内找,不断的归正自己,才是上策。师尊告诉我们:“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于是我用真实姓名给当地市长、公安局长、六一零头目、卫生局长和院领导分别写了一封真相劝善信,告诉他们分清正邪、善恶、保护善良无辜,将使他们未来平安美好,否则真的将会给他们带来危险和后悔,望他们三思。

半个月以后,我自觉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已减少很多,自己空间场也纯净了,正念在增强,怕心在减少。我该回家正念面对他们了。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我要回家,正常的照顾好家庭和干好我的工作。于是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里,来到了单位,单位领导很高兴,告诉我:“回来就好,擅自脱岗,写份检讨就可以上班了。上面讲了,再也不把你送去洗脑转化了。”我说:“我没做错,写什么检讨,一切都是你们伙同邪恶警察惹的祸。要写我只能写大法真相和揭露邪恶对大法及弟子的迫害。”“那就免了,你看这段时间,我们接到的书信和资料都满抽屉了,你们大法弟子真了不起。”

就这样,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在大法弟子的无私帮助下,我又回到了当地正法洪流中。

四、人神一念 天渊之别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那是我人生最黑暗,最痛悔的一段时间,表面上是因为被迫害同修的出卖,实际上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扎实,没有或不知道向内找,向内修,许多人心,执著不去被邪恶钻空子迫害。

我被绑架到了省洗脑班,面对高楼、铁门、铁窗、铁网禁锢,空间中充斥着无数邪灵、乱鬼的洗脑环境,我不为所动。内心装着大法,每天就是背法,发正念,和迫害者讲真相,劝善,早晚坚持炼功。一概不看,不听,不信邪恶散布的一切邪悟之理和毒素,每每使邪恶们感到头痛难受。他们就派来更多、更邪恶、狡诈之徒轮番轰炸。加压、加长时间迫害我。名曰:“攻坚”。就是不让睡觉、罚站、拍桌子、动拳头、按住你的手强行签字等流氓手段逼迫“转化”屈从他们,否则就秘密送往劳教(判刑)。

看到一个个同修因正念不足,被谎言假相欺骗而妥协,我内心非常难过,同时也感到了邪恶的猖獗和自己的无助,特别是在最后得知邪恶准备秘密将我劳教(判刑)的时候,怕心、安逸心都出来了,听信了邪悟者的煽动诱骗:“你看,你这么老实、弱小,如果把你送去劳教(判刑),那都是失去人性的吸毒犯整治、收拾你、不把你揍死,也得把你逼出神经病来,你还想看书,学法、还想圆满?我们都是死里逃生的过来人。我们是为你好,写个假保证吧!回家还有机会修炼了。”

我因为害怕失去修炼环境,放不下生死,为私为我的私心未去,一时糊涂,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假表态想蒙混过关。没有遵照师尊的要求去做,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没有了正念,邪恶更是猖獗而肆无忌惮了。从此,没完没了的洗脑、散毒、灌输邪悟之理。虽然我根本没往心里去,也迅速向邪恶们表明,我一时糊涂所写的不学法炼功保证作废。但他们不予理睬,千方百计的设陷想毁掉我。被假转化后的洗脑日子真的是度日如年,每分每秒都在痛苦中煎熬着。很快我又忧郁了,失眠症回到了我的身上。从此,我少言寡语。内心却一直在乞求师尊的原谅,还望师尊继续呵护不争气的弟子,快快结束这生不如死,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我要尽快离开魔窟,回到大法修炼中,更要弥补过错,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给众生带来的不良影响,请求师尊不要丢下我……慈悲的师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一颗赤诚之心,每时每刻无不保护着弟子,尽快让我结束了这假转化后半个月来的痛苦生活。

接我回家的是当地六一零、警察、及单位领导。一路上,我一句话也没说,也根本就没承认自己被转化了。但却觉的内心非常痛苦、郁闷和沮丧。半个月的时间,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的灵魂好象被抽掉了一样。我知道,我必须迅速调整我的状态。于是在回家后的第一天晚上,我就开始学法炼功。丈夫看到很是不解,举拳头就打了我。我哭着向丈夫表明:“我的转化是被逼的,是在红色恐怖高压下,为了避免邪恶的進一步迫害以致给家人带来更大的痛苦而作出的错误抉择。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耻辱,是我一时糊涂、执著自我的非真、非善、非忍之举。也是我没有直正实修和遵照师尊要求去做的结果,愧对师父,愧对同修。以后,我必须抓紧时间真修、实修加倍弥补这一过错。也希望你能理解和支持我。因为,大法救了我,也救了我们全家,这你知道。以后我得参加集体学法,因为只有集体学法,才能走好,走正以后正法之路,不被邪恶钻空迫害,望你放心。

来到集体学法点,仰望师尊法像,我泪如雨下,泣不成声……首先将一份亲笔所写的严正声明交给了能上网的同修。拜托同修上网给我发表,声明本人在被洗脑迫害期间,在恐怖高压下,由于怕心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向师尊表示,以后一定要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和给世人带来的不良影响。一如既往的坚修大法到底,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呵护着我,同修们也不断的鼓励着我。很快,我的空间场变得清静了。以前睡觉经常做噩梦,或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坏东西,蛇、鳄鱼、精神病人或坏人与我斗。随着不断的学法,发正念,不好的东西逐渐都不见了。正念强了,怕心也就减少了。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首先我向熟知我的人、同事、朋友及领导声明:一、我的转化是被迫的,所有的转化言论都是假的,希望你们不要听信,否则会害了你们。二、我内心根本没有转化,我永远也不可能转化,大法的根已深深扎在我心里,没有了大法就没有了我。也希望你们要从正面了解大法真相,正确对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会给你们的未来带来美好。

五、在不断向内找中归正自己

师尊告诉我们,向内找是法宝,面对近三年来自己不断出现的邪恶干扰,我深知是自己的个人修炼不扎实,不知道和不会向内找所致。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对照法才会向内找。

于是,我于二零零六年底开始背法,先背《洪吟》,《精進要旨》,然后背《转法轮》及各地讲法。背法的感觉真的是非常奇妙,不仅使我学法入心了,思想清静,思想杂念少了,发正念也能入静,身体内各层微观粒子都溶入法中。头脑里装有法向内找就不难了,讲真相效果也是特别好。正念强了,以前不敢做的事,如上明慧网自己做资料、刻录光盘,现在在我家里也开了一朵小花,救人方便多了,救人的力度和范围,效果大大增强。当然近几年,主要是采取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真相资料和劝三退。每天出门,我都不忘在包里放上足够的真相资料和光盘,以便走在路上,上下班途中,或买菜上街,都不忘把福音带给有缘人,把救人溶入生活的每时每刻,方方面面,正如师尊所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节假日里再和同修结伴驱车下乡专程救人,记得在二零零八年春天,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我和同修骑摩托车来到农村救人。由于配合不好,各持己见被邪恶钻空迫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把我们给举报了。我和同修双双被带到当地派出所。一路上,我和同修正念除恶,并不断的向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讲真相,劝三退,慈悲救度他们,在他们抢走我们的包后,我们没有惊慌,并告诉他们,包里装的一份份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都是大法弟子自费印制,目地是在大灾大难来临前告诉世人真相,让无辜而善良的父老乡亲远离危险,拥有平安美好的未来。我们是在做天大的好事,你们不能阻止和迫害我们救人。你们不能一错再错,否则真的很危险。认真看看真相资料和光盘吧!你就会知道怎么做了。两个小年轻不由分说把我们带到后面监控室内把门反锁,我悟到,这是要我发正念除恶。于是,我们双盘坐在石板床上,立掌清除操控恶人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让他们主动把我们放回家。年轻人见状吓了一跳,你这是干什么?是炼功吗?我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是我的自由。于是我们一直持续发了两个钟头的强大正念,感觉自己空间场清静了很多,派出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减少很多。突然,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公安走过来,招呼年轻人说道:“把门打开,放她们走。”年轻人不情愿的打开了门。我和同修相视而笑,无不感叹道,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师徒恩〉)

送我们出门时,警察把我们的包还给我们,只是一些真相资料还留在他们那里,我告诉他们:“留着就让你们所有人认真传看吧!还可以送给你的亲朋好友看。你是个好人,会有福报的。”他说:“我知道,我相信。我告诉你们,以后救人注意安全,这个地方的人很坏,非常喜欢报警,以后到别的地区好了。”回家的途中,我和同修感慨万千,世人真的在觉醒,大法弟子的事没有白做,大法弟子再苦再累,再艰难,再委屈也是值得。我们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有大法师父的慈悲呵护,什么妖魔鬼怪、邪灵、坏神和旧势力的黑手烂鬼,都别想挡住真修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问候》)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