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开一面”的个人粗浅理解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在救度世人这个问题的认识上我是走了一些弯路的。从开始的“是人皆可度”到后来的讲真相消极对待,这个过程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我把自己的一些历程写下来是希望自己的教训给他人做借鉴,后面会谈谈对“网开一面”的个人粗浅理解。

迫害刚开始的时候,面对铺天盖地的宣传,对这些我是不屑一顾的。很简单啊:我们是拿我们的一切来维护大法而对方毕竟是上级安排的工作。用句普通人的话来说:我们用的是命,而你们只是领工资干活而已。所以那时候我极为乐观,甚至在想: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们有足够的忍耐,那么将来人人得法都是可能的。

二零零一年因为真相资料一事我被捕入狱,在牢狱中我是这么想的:你说要“转化”我,其实是我转化你呢!在里面尽量用他们听的懂的语言来感化狱警和犯人,也起到一定的作用。监区的监区长是管我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或两个专门管他的警察,而普通的犯人是一个警察管几十个的)经过我的长期潜移默化,后来也经常和我提起文化大革命时如何如何,其实就是认为对待我们这件事其实和文化大革命一样有点乱来。由于他是监区主要领导,他的一些思想改变客观上也使极为恶劣的环境有一些稍微人性化。

但是总的来说那里是迫害人的,通过这个经历我认识到两点:首先迫害我们的恶首是共产党,其实一个正常的工作多年的狱警什么犯人没见过?好人坏人一般不用几分钟他就能分辨出来了!这场迫害就是邪党在极力操控的,邪党的所作所为已经注定不能够自我反省获得新生了;

另外一个认识呢,就是部份犯人和狱警确实是罪业大如山、大如天,很难亲近佛法了。有些确实很难救度了,如果你一定要救他就象气功治病的道理一样:你替它去了都不一定能挽回它。

三年监狱出来,对于我而言狱中的日子还算是好过的,毕竟在里面其它什么都不用考虑,只要在证实法上尽力就行了。而出来后我的苦难似乎才刚刚开始:

首先就是没钱,亲属都“遏制”我,兄弟姐妹都是富裕的却一点都不帮我,开始那几年全家三口过日子,家里所有的钱经常只有几百块。长期都是“赤字财政”。原因是我出狱后“六一零”对我家里人说,如果我配合他们可以安排我回去工作(我原来的工作是比较好的,收入也高),被我一句“那我坐牢不是白坐啦”给顶了回去。亲属因为不明真相,加上我说话不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点子上,亲属对我“不识时务”极为痛恨。

然后就是那些以前经常说我好话的、奉承我的,现在极力在外面说我的坏话,破坏我的形像。

由于没钱,妻子说要到外面去做生意,我把房子抵押贷款给她拿去,结果却是她和那个合伙的有不正当关系还被人把钱卷走了十几万。最后灰溜溜回来说对不起我,我还是接纳了她,是怕她再吃同样的苦。

还有一件事也是很折磨我的。我有一位同学,毕业后一直不如意、干啥啥不成,而我毕业后经济相对较好一直对他很照顾,他贷款我担保,他做事没钱我那里拿。有大的崭新的电器暂时不用就给他用。可算是仁至义尽没有回报了。而就是这样我觉得最可靠的人却彻底的背叛了我。事情是这样的:我了解到国外一个项目效益很好,托人从国外带回材料准备去做,国内的一些事情呢我就把材料交给这位我觉得最放心的朋友去打听。哪里想到他一去打听就没有回头了,背着我自己搞起了项目,这几年发了大财,买了奔驰和别墅。而连我最初投入的钱他都没给我。人心之丑恶至此!

还好,对这些事情我都能够最终正面对待,不用恶的一面去对待这些人。但救人的心也彻底凉了。那些人都知道啊:我是一个为别人经常把自己都忘掉的人,不至于这样对待我啊!

昔日的高朋满座,是大法学员的已经一个不落的全部去或去过监狱或劳教所了,不是大法学员的都不到我这里做客了。

我的心也渐渐封闭起来了,只做一些资料给同修。而对普通人不太愿意交谈,觉得自己是为世人好,世人反而害我。那些日子自己觉得状态也不好,就是没找到其中的关键来解开心结。

是师父《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经文让我似乎有所触动,不过那时还是没有完全理解。最近下载了神韵合唱团的演出,在聆听过程中感觉到很多次的清理身体、清理不好的东西。随着充满慈悲的旋律一遍一遍响起。我逐渐找到了自己的问题。

修炼过程中自己个人的因素太重了!没有真正的溶于法中。在迫害之初,天塌下来一样,当时感觉似乎师父不管我们了,我得拿命扛着,用自己学的东西加上自己的一些特长和邪恶较量,这在迫害之初也不能完全算错。但这个过程中自己的个人因素(比如聪明和人格魅力之类的)用的太多了,其实只能算是小聪明都是人的东西。其实如果不是师父眷顾连自己也走不过来的,更何况作为一名学员是救不了人的。真正救人的是法,是师父。

而我们作为学员有各种各样的心在,这些心在更高的法理上是不正确或不完善的。在我现在的个人理解中:学员自己以前带的东西往往是旧的一些理,其实都是不够好了的,在走向圆满过程中是需要从新锻造的,如果放不下一些个人因素就会造成障碍和干扰。

以前一直对师父讲的可以超越相生相克(大意)感到无法理解和无法想象。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了!“网开一面”本身是师父站在极高处提出来的,完全超出旧体系内一切众生的原有认知。旧体系内的所有个体的恩怨和纠结都和“网开一面”无关,都不应该干扰“网开一面”这件事。而做好这件事弟子们必须具有超越以往的大善、大忍,这样才能走正我们的路,才能救人。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经文讲到:“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

我个人的理解呢,“走的非常的正”就必然会具有超越旧有体系的因素,拥有真、善、忍的因素,而这必然带来的会是威力无穷的,这种威力也会是超越旧有体系的认知的。

以上是一些个人经历和一些肤浅理解,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