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后的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昨日甲同修又一次来到我家,正赶上我们学法小组学法,除了以前的老同修和新同修之外,还有一位乙同修。这一次甲同修与我们小组同修交流如何向内修、向内找,下面就是甲同修讲她如何遇事向内找去人心的小故事及修炼别“只修一半”在她所在层次悟到的理。

故事之一:电话费失而复得

一次甲同修去交电话费,第二天电话就被停机。她去查询,工作人员告诉她还欠八元钱。她说我昨天交五十元话费,并拿出收据让他们看。这些人查了半天也没查到,就只好说:你换张卡吧,意思欠那八元钱就算了。甲同修当时悟到这是去她的“利益心”,就急忙说我是有信仰的,是信“真善忍”的修炼人,我还用这个卡再交五十元。结果此后电话打了两个多月也没人催她去交费,实际上她丢失的五十元话费又补上了。

听完这个故事我们学法组的成员开始表达自己的想法:新同修说这事要是我就非得查清楚才行;老同修说他们不说理就不用了;乙同修说你那是人的理不是修炼的理,甲同修放下了利益心她提高了;我心想通过甲同修这面镜子我看到了自己的“利益心”,没有甲同修的这面镜子我还以为放下了呢!

故事之二:摔跟头后找人心

一次甲同修去农村交流,由一位男同修A骑摩托带她。由于A同修刚学会骑摩托,一路上左右晃动,甲同修心里没底,A同修就把她带到B同修家,让B同修带甲同修、他自己托东西。当要出发时B同修的妻子让B带她到地里干活,B同修让A同修再带甲同修一段路,到地头后他再带甲同修。商量好后B同修就带妻子先走了,A同修连托东西再带人,终于晃晃悠悠的到了地头,B同修的妻子在地里干活可B同修却不见了踪影,甲同修只好硬着头皮接着坐在A同修的摩托上,老远的看着B同修在前边就是追不上,到了河边甲同修犹豫了,想自己从桥上绕过去,但要耽误时间,A同修说你不是神吗?怎么还不敢坐我的车呀。甲同修说:对,我是神,咱们过河。终于晃悠的骑到了对岸,刚上岸就歪在了泥里,一只脚灌满了泥,好容易把脚拔出来,车子扶起来,又坐着A同修的车终于来到了交流地点,一進屋前脚刚迈進屋后脚还没落实,就“啪”的扑倒在地,主人忙打圆场,说农村门槛高城里人不适应所以才摔倒,甲同修回头瞅了一眼门槛,心想这门槛是高了点,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又重重的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她半边身子难受极了,脚也好象转个了,她坐在那里就想肯定哪不对了,但还是找不到,就只有先交流了,正在这时B同修進来了,甲同修一见B同修马上来火儿了,指着B同修说:“你不讲信用说好了由你带着我,你自己却先跑了。”甲同修一愣说我找到了,我有怕心、担心、指责心、抱怨心,我要去掉它们不要这些人心,甲同修刚说完就感觉难受的半边身子就象淌水一样从上一直淌到脚底,身体又正常了,是师父帮她清理了那些败物。

故事之三:去怕脏的心

一次甲同修去一偏远农村交流,那里很贫穷,冬天盖的被子都很单薄,农村同修担心城里来的同修吃不了这苦,甲同修说你们能吃的苦我也能。当同修的丈夫从地里干活回来,把一双泥脚插在洗脸盆里又是洗脸又是搓脚时,甲同修心里犯开了嘀咕:明天一早我就走。说啥也不能在这洗脸。第二天一大早,她借口赶车就跑了。回到家她知道自己有一颗怕脏的心,这也是执著心,我得把它去掉,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给弟子安排去脏心可我却跑了,下一次我一定要把这颗心拿掉,师父您就安排吧!”第二次她又到了那位同修的家,这一次让她看到同修夫妇不但用这盆洗脚还用它洗下身,而且还用擦脚巾蒙在早饭上,还把大饼子、地瓜捡在脚巾里。她心一横说:师父我今天一定要把这颗心拿掉,她吃大饼子专拿挨着脚巾的那块,吃地瓜时同修丈夫让她把皮撕下吃,她说平时我吃地瓜是撕皮,今天我还就爱吃这皮了。吃后她也没什么反应,这颗心真的拿掉了。当甲同修把自己去脏心的过程说与农村同修时,农村同修告诉她我们家洗脸盆和洗脚盆是分开的,手巾和脚巾也是分开的。原来让她看到的都是假相,为的就是去那颗心。“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转法轮》

听了甲同修的修炼故事,我们小组同修都明白如何向内修了,也明白层次拉开的太远了。乙同修谈了她最近过心性关的经过,她老伴曾学过大法“七.二零”后因怕心不修了,身体难受就买各种药,自己开的工资几乎都吃药了。乙同修管钱,修炼后就把权利交给了老伴。刚开始老伴钱放哪还告诉乙同修,最近一年不告诉她了,而且过年儿子给的钱也没告诉她多少,乙同修用钱时也找不到。她老伴又说头晕要上医院,这下她可守不住心性了,教训起她老伴来:“你以为我们修炼人好欺负就得寸進尺,把钱还挪地方了,儿子过年给多少钱也不告诉我,你把钱都买假药吃了,到时你有需要钱的时候儿女又不在跟前(女儿在国外,儿子在北京),你让我咋办?”

当我们学法时学到:“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转法轮》)乙同修说我管钱时也对他挺苛刻的,现在他对我这样也不是偶然的。师父我错了,帮我把争斗心拿掉吧,我不要它。

甲同修问她回家后又做了什么,乙同修说她老伴主动把儿子给的五千元给了她,还说不买假药吃了,每月从工资中拿出五百存上。甲同修说你“只修了一半”你老伴就有这么大变化。我们几个都不解的看着甲同修,甲同修说:“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就象我去不好的心,如果我只是意识到自己有不好的心,而不在行动上去做到,那么这个物质去不掉,不定什么时候还会翻出来。如果乙同修回家后能主动向他老伴道歉,承认自己态度不好,修炼人不应该这样,真正的把那颗心放下那么这件事上她就修完整了。”

交流完同修们都走了,晚上丙同修来给我送光盘,我告诉他刻光盘的丁同修找到一份工作,工作时间较长十二个点,恐怕没时间刻盘了。丙同修说这么长时间收入是不是多,我说是的,他儿子结婚需要钱。突然想起一位同修的建议,就对丙同修说:“打封皮的照片纸买单面就行,用双面的浪费,听同修说比单面贵出一倍还多,同修建议我用单面纸打,双面留以后打年历用。”丙同修说都已经买了,你就用它吧,再说也不贵,一包才十元零点,平均一张纸两毛钱。突然他叹了一口气说:“你呀……,东西购齐我就和你结账。”我随口说“那不急”。

送走丙同修、东西收拾好后,忽然觉得今天丙同修表情不大对劲:可能是丁同修为儿子结婚挣钱忙碌,他也想起自己儿子也到结婚年龄而犯愁吧。又一想不对劲我又向外找了,一定与我说话不注意伤害了丙同修有关,啊,想起来了,一定是我在说同修建议时丙同修以为我责怪买贵了,心里不痛快了。是啊丙同修整个身心都扑在了救人上,妻子在监狱被非法判了十几年,儿子到了结婚年龄因家里没钱对象都没找。我净现成的还挑三拣四的,人家心里能痛快吗?其实我没有责怪丙同修的意思,只是想把同修好的建议告诉他——大法资源能省尽量节省,同修都知道节省,谁也不会有意浪费,绝不能让邪恶间隔我们形成整体,等丙同修下次来,我一定向他道歉,并真心实意的感谢他的帮助,虽然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地——“救人”,但同修无私的帮助也应该道一声“辛苦”,说一句“感谢!”

啊,今天的交流真好,我也会修了,这不就是升华吗?感谢恩师慈悲,看弟子愚笨悟性上不来,叫同修大老远来点化、开导,我终于开窍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