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李新良累遭非人迫害 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市今年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新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很多。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二年中,李新良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受中共各级部门的残酷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以下是李新良遭中共当局迫害的事实。

一、二零零一年遭迫害剩一把骨头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新良被东港市公安局及花园派出所绑架,关押在东港看守所十四号监室。主管这个监号的管教叫李永安,看守所所长叫牛承义,副所长姓瞿,犯人叫他“瞿胖子”,他们合谋用各种手段迫害李新良。

恶警李永安指使监号里的刑事犯人对李新良拳脚相加,逼他背监规。背的时候,前面坐着一个犯人提问,背后和身体两侧各有一个刑事犯打手,将李新良围在中间。李新良不顺从他们,打手就猛击他的耳朵和肋骨,就这样不停地摧残他。 另一种没有人性的迫害方式是很流氓的,就是大便完了之后,不许李新良使用卫生纸,逼着他用水洗。洗的时候,不准用洗脸盆里的干净水,强迫用便池内冲厕所的水洗。过程中,让刑事犯人围在周围起哄、取笑他,用低级下流的话侮辱他,水溅到便池边上,就暴力摧残,而且根本不让洗干净。就这样折磨李新良长达四十多天。

这期间参与迫害李新良的部门和人员有:政法委书记谭顺昌、六一零头目王金凯,公安局长刘华、副局长周恒臣、政保科长王润龙等。还有配合他们作恶的东港市大东镇区委、锦江社区居委会、东港市检察院、法院等部门。最后以“取保候审”的罪名将李新良放回家。放回家时,李新良的身体已经瘦得剩一把骨头了。回家后,东港邪恶之徒仍利用恶人来监视李新良。

二、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李新良被放回家刚刚两个月,即二零零一年九月,东港市公安局又把他抓进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地点在东港市内桥东区的老人福利院,是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主办的,参与部门有东港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国安、司法局、各乡镇政府、派出所、村委会,东港市内各区委、社区街道等。还有一些不明真相被他们花钱收买的坏人也参与进来。全市各乡、镇的法轮功学员均遭非法关押和强制洗脑。

洗脑班上,东港市六一零头目王金凯、帮凶赵玉龙、政保科长王润龙以及各乡镇政府、派出所、社区街道的人,都来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采取的手段是邪党通用的流氓手段,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看邪党伪造的栽赃诬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逼着法轮功学员骂大法师父,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与大法决裂的“悔过书”、侮辱批判法轮大法的“认识材料”(邪党称“三书”) 等等。洗脑班吃、住在一起,由公安警察及主管的流氓政府安排的胁迫人员一同来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吃、住、行(包括上厕所)。李新良被他们视为重点迫害对象。李新良被迫害半个月。

三、二零零二年被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晚六点半钟左右,东港市大东镇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去他姐姐家时,被东港市国安特务跟踪,监视多日。在李新良回到家中约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周恒臣、王润龙等几十名恶警,将李新良家包围起来。王润龙带领恶警疯狂的砸门,邻居出来抗议他们影响居民休息。王润龙一伙反以“妨碍执行公务”来威胁居民,将邻居们赶回房内。然后恶警继续砸门。

约三十分钟左右,几十名恶警像土匪一样冲向屋里。几分钟后,王润龙等人将李新良用绳子给捆绑上,同时开始非法抄家。李新良靠卖卫生纸赚钱维持生活,王润龙等人抢走存放卫生纸的厦子门钥匙,将李新良家库存的所有卫生纸、餐巾纸等东西全部抢走。周恒臣、王润龙及下属恶警将抢到的卫生纸、餐巾纸当即分赃。

王润龙等人从家里绑架李新良,不让穿鞋。他们将李新良拉到花园派出所后院的阁楼,关进立式铁笼子里,让李新良光脚站在铁板上,两臂向斜上方约三十度角抻直后,铐在铁笼子顶端两侧的铁栏杆上,身体悬空,脚尖点地。一边上刑,一边逼供。二十四个小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被人看见了,就说李新良要“自杀”。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第二天晚上,李新良被关进东港看守所。王润龙指使监号管教恶警王德有(现是巡警大队警察)不给李新良饭吃,不给他被子盖,叫犯人把李新良扔进冷水盆里,泡几个小时后再拖出来暴力摧残。这样反复折磨了一整夜。从四月四日晚上到六日早晨,王润龙下令一直不给李新良饭吃。四月六日至十日期间,王润龙及其帮凶集中非法审讯李新良,对李新良威胁、恐吓、逼供,李新良无一回答。

四、东港中共恶徒实施特务手段残酷迫害

李新良被绑架后没过几天,东港市刘梅、张伟、朱长明、刘智云、郭运兰、王淑娥、连平、刘美荣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为得到更多的所谓“证据”进一步迫害,绞尽脑汁在李新良身上做文章,以各种卑鄙手段诱骗李新良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李新良,向李新良逼供。政保科长王润龙首先向李新良提出:“如果你答应供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我们就给你放出去。给你放出去后,你去转化你们的人,能转化多少就转化多少。把被你转化的人名字记下来,你不能转化的人有多少,名字也给记下来。我给你《转法轮》书,你拿着这些书去问谁要这书,然后把要这书的人名字也记下来交给我。”同时承诺:如果李新良答应他的这些条件,他给提供活动经费和生活费用。还说:“你在本地区做完了,还可跨地区做,联系其他地区的人。”叫李新良表态,李新良仍不说话。这时,王润龙急不可耐,又说:“你点头算,不点头不算。”李新良既不讲话,也不点头。这时,王润龙与其帮凶大怒,一起冲着李新良喊:“你看你那个样儿,快去死了算了!”

阴谋没有得逞,王润龙又开始威胁李新良说:“中央给咱东港市五、六名法轮功枪毙名额,如果你按着我刚才讲的去做,就不叫你死,否则你就死定了。”李新良仍然一句话没有。王润龙当即将李新良塞到了提审室的柜子后面,让李新良光着脚面朝墙壁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站着。王润龙又去提审其他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是李新良把你们给供出来了,不然我们怎么会来找你呢?”逼着其他法轮功学员讲出李新良的事。然后又欺骗李新良说:“你怎么还不供他们,他们可把你给出来了。你最傻。”李新良知道他的伎俩,就是不理他。

遭李新良拒绝以后,王润龙指使看守所的恶警王德有残酷迫害李新良。在王润龙非法提审李新良过程中,恶警王德有先是扇耳光,而后用皮鞭子劈头盖脸的、狠命的抽打李新良。在押送李新良回监号的途中仍不停的抽打,一直打到监号里。李新良被打的倒在厕所里大口的吐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李新良大口大口吐血的过程中,人性全无的恶警王德有仍在不停抽打李新良。王德有安排犯人向李新良逼供,然后把李新良说的话记下来交给他,他再交给王润龙。李新良不配合他们,他就叫犯人继续毒打李新良。犯人打累了,恶警王德有再亲自出马,用脚上穿的皮鞋狠踹李新良的腿,直到打累了才停下来。而这一切都是王润龙一手安排的。

五、遭迫害患肝炎、不能说话 被公检法冤判七年

非法关押期间,王润龙把他们伪造的事实材料提交东港检察院,给李新良非法判刑,杀人灭口。李新良被东港市检察院非法逮捕。检察院恶人曲光伟提审李新良时,李新良不承认他们构陷的事实与罪名,而多次遭到他们的毒打。曲光伟给李新良连下两次“起诉书”,证明王润龙两次伪造事实起诉李新良。在这期间,李新良被迫害的得了肝炎,看守所的恶警既不通知家属,也不给治。

直到最后李新良被他们酷刑折磨的不能讲话了。王润龙为掩盖自己的罪行,却说李新良是装的。

二零零二年六月,东港市公、检、法、六一零与丹东市委、市政府、政法委、六一零合谋给李新良非法判刑。同时被绑架判刑的还有刘梅、朱长明、连平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东港市公安局、花园派出所与看守所的恶警将李新良、刘梅、朱长明、连平用绳子五花大绑、上背铐,驱车四十多分钟押到丹东,在丹东市公安局门前举行“公判会。主持公判会的是当时丹东市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职头目;宣判人是丹东市政法委书记王保治。李新良被非法判刑七年投进沈阳大北监狱。

六、在沈阳第一监狱遭非人折磨、生命垂危

李新良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后,恶警继续用邪党的各种欺世谎言与歪理邪说洗脑,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李新良金刚不动。因为不“转化”,不顺从邪恶,而被关进“严管号”、上“抻床”等各种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恶警刘振生还找来一位刑事犯人用针灸的方法在李新良两手的合谷穴扎针,用这种残忍的办法来逼迫李新良讲话与屈服。这位犯人是行医多年的针灸大夫,他让好几个人一起按住李新良的两只手,在人最难承受的两手合谷穴上同时扎针,在三阴三阳交结外下针长达二十多分钟。这个犯人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李新良会坚持这么久,还以为自己下针找错位了。他们又把人体穴位模型拿来对照确定。李新良最后被扎的昏死过去长达一分多钟。

在各种非人的手段折磨下,李新良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在二零零三年检查“非典”流行病时,查出李新良得了严重的“空洞性肺结核”,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期间,恶医恶警仍强迫李新良帮助医护人员干体力活儿,使其病情加重,不能吃东西,而且呕吐不止。最后吐血、吐苦胆水,时间长达一个月,直到昏死,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底,李新良的病情被认定没有几天的活头了,被保外就医送回家。

七、遭受的经济迫害

李新良在监狱住院期间,家属被监狱强迫交医疗费一万多元。从二零零四年底至二零零五年八月,在家的这一年半时间内,监狱每半年向李新良家属索要各种交费三千五百元,合计一万多元。李新良的妻子负担不起,李新良只好轮流住在他的姐妹家,儿子上学全靠熟悉的法轮功学员资助。沉重的经济负担,强大的心理压力导致李新良精神出现不好的状态,家人将李新良强行送进本地精神病院,住院费、医疗费用又是上万元, 给家人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

八、李新良再次被构陷入监,遭残酷迫害

在住院期间,东港市公安局还不断的骚扰李新良的家人。沈阳第一监狱与其合谋,派张立新、何某等人来东港打探李新良的病情,三番五次的到东港长山精神病院去调查,偷看李新良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二零零五年八月,他们甚至以体检复查为欺骗手段,在李新良身体状态极差的情况下,再次将李新良绑架到沈阳第一监狱。押送途中,李新良一直呕吐不止,昏迷不醒。监狱知道李新良的病还很重,来绑架李新良时还备用度冷丁和其他药物。李新良被拉到监狱之后,直接送进监狱的住院处住院。

在监狱住院期间,主管迫害李新良的人叫郭永生。他不准李新良与任何人接触,安排服刑人员监视李新良的一举一动,并向他汇报。但是,无论邪恶使用什么手段迫害他,李新良不顺从邪恶,心里边天天回忆大法师父讲的法,能走动时,还坚持炼功。因李新良拒不放弃信仰,沈阳第一监狱的邪恶之徒再次将他关进“严管号”残酷迫害。李新良被迫害的吐血,他们就把李新良放出来,打完针后,再给关进“严管号”。

在残酷迫害下,因为经常不给饭吃,或吃的极少、极差,从“严管号”放出来时,李新良已经得了胃病,吃了东西就吐。酸、甜、辣等凡是有刺激性的东西都不能吃。二零零七年六月,李新良再次被送进医院,直到二零零八年二月又被放回监区迫害。李新良的病情越来越重,后拉到沈阳第十医院去检查,结果是左肺萎缩,胸积水,粘连,李新良又被送进监狱医院。

“奥运”期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开始新一轮打压迫害。第一监狱邪党委与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更加残酷。李新良又被拉回监区车间迫害,强迫李新良跟其他刑事犯人一起出工干活儿。可是恶警不让李新良回监舍里睡觉,怕李新良的肺结核病传染给他们,就强迫李新良自己在车间里睡,而且不给行李铺盖。李新良自己只能找一个纸壳盒箱子叠起来,铺在水泥地上,白天被强制干活儿,晚上睡在水泥地上。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九年二月,李新良刑满才被释放回家。

九、含冤离世

李新良释放回家后,东港市的邪恶之徒仍不放过他,一直追找他,跟踪、监视他。因为身体始终没有康复,又没有经济来源,儿子念书还要靠法轮功学员资助,又不停的被邪恶骚扰迫害。强大的精神压力和被邪恶追捕迫害的心理负担,使李新良的病情日益恶化,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十二年来,东港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新良只是其中之一、在这十二年中,东港法轮功学员在残酷的打击迫害下,仍以洪大的慈悲心,冒着生命危险,坚持不懈的给这些迫害者讲真相,慈悲的等待他们醒悟,一再给他们改过、弥补损失的机会。希望能够唤回他们的良知,帮助他们从恶党的谎言欺骗、物质利诱中走出来,挽回他们的生命与未来。为此目的,法轮功学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许多人明白了真相,弃恶从善,选择了光明。

还有一些人在名利诱惑下,昧着良心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人决不是不明白真相,他们非常清楚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是社会上最好的人。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是无辜的,知道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正法,更知道中共恶党是邪恶的。可是,为了眼前的利益,他们却无视良知,一意孤行,明明白白的迫害好人,并把自己这种丧失道德、没有人性的选择看作是无法摆脱的现实。但是,无论你以什么借口掩盖他们的罪行,都逃脱不了老天爷对他们的惩罚,等待你的都是可怕的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