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三位老年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下面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其中六十六岁的王德勋被迫流离失所十年,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六十二岁的李桂兰被多次绑架、抄家、拘留。

六十六岁老人被迫流离失所含冤离世

佳木斯市造纸厂老年法轮功学员王德勋,家住东风区警安社区,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十年,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含冤离世,年六十六岁。

王德勋
王德勋

王德勋,男,一九四六年出生,三十岁就患有东北地方病气管炎,四十岁发展为肺气肿、哮喘、支气管扩张,特别是一九九五年夏季,不到五十岁的他又得了脑血栓,在造纸厂医院住过院。以后每年的春秋两季,王德勋都要打点滴疏通血管,平时离不开药,而且吃不下饭,一个馒头能吃一天,上班时不带饭得带药,是人尽皆知的药罐子,人偏瘦。不得已,王德勋于五十岁时提前离岗内退。

一九九九年初,王德勋幸遇法轮功,学法炼功后原来的那些病全好了,一抽屉药全扔了,再也不需要了,人也胖了。抽了三十多年的烟几次想戒都没戒掉,也在炼功后不知不觉的戒掉了。原来王德勋有赌博的恶习,老伴为此经常和他吵架,炼功后这个毛病也去掉了,家庭和睦了。家人看到他巨大的变化都支持他炼功,亲属目睹他的变化,先后有几人走入大法中修炼。

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家都失去了往日的宁静。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长胜派出所包片警察贺文革带领两名警察闯入王德勋家中,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大法资料。还有一次王德勋被叫到派出所,强迫他抄一段报纸留下笔迹,还强迫他留下指纹。

二零零一年一月,造纸厂举办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洗脑班”,主要负责人是厂公安处的张松波,逼迫王德勋等法轮功学员签字,搞人人过关,不签就要送走非法关押。

造纸厂、长胜派出所、警安社区经常到王德勋家里骚扰,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王德勋实在承受不住这种威逼恐吓,迫不得已于二零零一年初走上流离失所的道路,这一走就是十年。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造纸厂工资科停发了他的退休金,一分生活费都不给,为了生存,王德勋把房子低价卖了再也无家可归,过着漂泊动荡的生活,心中的烦闷痛苦自不必说。

失去了安定的生活,失去了合法的炼功环境,王德勋的身体越来越糟,老毛病肺气肿、哮喘,特别是十六年前得的脑血栓也犯了,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李桂兰被多次绑架、抄家、拘留

李桂兰,今年六十二岁,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前进区先锋一社区,铁路大集体退休。原来患有产后风后遗症,病毒性心肌炎,腰腿痛,鼻炎等,犯病时生活不能自理,常年离不开药,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我开始学炼法轮功,不长时间这些病都好了,身体轻松,精神愉快,十多年来再没有过病也就再没吃过药。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先后遭到三次绑架,三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拘留。

下面是李桂兰老人自述这些年遭受的多次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天中午,我正在家做饭,一个三十多岁中等个的便衣突然闯了进来问:“还有馒头么?”我说:“以前卖过,现在不卖了。”那人又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你问这干啥?”那人提高了嗓门:“你到底炼不炼?”我答:“我是炼法轮功的。”那人说:“我是中山派出所的,你去派出所一趟。”我说:“我不去,我去那干啥?”僵持了一会,他再三催促我去,我看不去他就没完,我想我也没干坏事,没犯法,去就去。开门一看街上有两辆车,一辆面包,一辆吉普,七八个人,到派出所就开始审问我,最后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我原来一身病,炼法轮功炼好了,当然还炼!”逼我在笔录上按手印,两小时左右,孩子来把我接回家。回来后听家人说,中山派出所来三个人进行非法抄家,什么也没翻着,走了。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晚上八点左右,有人敲门,我小儿子以为他哥来了就去开门,四五个人蜂拥而入,只说一句:“我们是中山派出所的。”没出示任何证件,直奔里屋进行非法抄家。当时儿媳生孩子才十几天,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吓得惶恐不安。他们抢走大法资料和一台录音机,没给开清单。第二天,我老伴去派出所索要,只要回录音机,其余一直未还。

我被绑架到中山派出所,副所长宋亚威亲自审问我,然后四名警察把我架上车,夹在他们中间,拉到佳木斯南岗传染病院。一下车我就晕倒了,说不出话来,警察架着我进屋强行检查身体,估计是不合格。有人问我:“你能不能走?能走你就回家吧。”我能听到,但说不出话来,有一个警察说:“把她扔狗圈算了。”另一个说:“不行啊。”他们又把我抬上车拉回中山派出所,又找来一名医生给我检查,用小锤敲腿,又把袜子扒下来挠脚心,均无知觉,之后又把我拉到中医院输液。第二天上午我儿子来把我接回家,被警察勒索七百多元医药费。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一天中午,门没关,儿子、女儿回来吃饭,我正忙着,突然闯进来三、四名便衣,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我们是中山派出所的,你跟我们走一趟,一会就回来。”我信以为真就跟他们去了。到车上看见还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绑架了来我家串门的邻居(法轮功学员)。把我们拉到南岗一个大院内,听说是国保大队,只见有好多屋,我知道被骗、被绑架了,一着急上火就晕过去了,躺在地上不能动,不能说话。

过一会,我醒过来了,我被抬起来绑到铁椅子上,戴上手铐,不让上厕所,开始非法审问。主要问认不认识王纪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走脱),知不知道他下落,为了绑架他。我说:“不认识不知道”。一个喝醉酒的大个子警察用手掌砍我脖子。当晚我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我心里一直难受,身体虚弱,看守所大夫给我检查,说我有病。第二天早上,犯人把我背下楼,我被用车拉着到医院检查,然后又拉回看守所,看守所看我有病拒收,又拉回医院输液。警察把我孩子叫来看护我,他们悄悄的溜了。

二零零五年春的一天,市六一零(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陈万友伙同中山派出所所长程功等七八个人来我家敲门,谎说看电表。我想不对呀,电表在外面,我不给他们开门,他们自带作案工具把我家的门给撬掉了,闯进屋里非法抄家,象土匪一样四处翻,吓得我直哆嗦,什么也没翻到。程功问我:“半天不开门把东西藏哪了?”我说:“你们总来抄家,有东西也不能放在家里呀。”又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那得炼哪。”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十多年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我这样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说不完,给亲人心灵的伤害挥之不去,希望这场迫害早日结束。

佳木斯市七十八岁老人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上午十点多,佳木斯市老年法轮功学员宋玉山,站在佳东派出所外面的家属区院里,被突然出现的两名便衣拽走,老人不跟他们走,又叫来两名便衣,四个人强行把老人抬上车,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

前因是这样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马春丽遭佳东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相依为命的未成年的儿子无人照管,幸亏好心的法轮功学员佟雅琴收留,有一天陪同孩子去佳东派出所打听妈妈的消息,被派出所扣押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孩子又被法轮功学员孙丽彬收留,再一次陪同孩子来到佳东派出所说明情况,又被扣押绑架。孙丽彬年近八十的老母亲四处奔走,打听女儿的消息。很多法轮功学员听说了这件事,都很关心孙丽彬的处境。当老母亲再一次走进派出所要女儿时,很多学员在外面等待听消息。

派出所所长冯凯东勾结东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耿岳,出动十多辆车,三十多名便衣,大肆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大约三十人。宋玉山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中午,警察在走廊里走来走去,骂骂咧咧的说:电话太多了,都是法轮功打来的,都是国际长途。下午,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被叫到楼上审问:姓名、年龄、单位、住址,什么时候开始炼功?还炼不炼了?来干什么?还去过哪些地方?你知道这是犯法吗?都问完后,其余人都被逼上车送去非法关押,有一个警察对宋玉山说:“你等一会。”等了一个多小时,孩子们来了,把宋玉山领回家。孩子们没带钱,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就被勒索去了。

宋玉山,男,家住佳木斯前进区先锋一社区,佳木斯铁路局技术干部退休,曾经是中共党员(已三退),受中共无神论毒害很深,什么都不信。四十多岁患上腰腿痛、坐骨神经痛,严重时不能走路,经常去铁路医院针灸按摩,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末,邻居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宋玉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进法轮功,一年左右时间病全好了,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彻底破除了中共谎言的毒害。

后来得知:孙丽彬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遭迫害。被绑架的这批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劳教,大约有十名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太(最大六十八岁)被送进佳木斯拘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