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九八年夏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至今已有十三年了。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真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直较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自修炼以来,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使我从一个百病缠身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仅炼功一个月余,就获得了新生,成了一个真正身心健康的人。我深知是师父救了我,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带我从人走向神,回到真正的家园去。

大法在我生活中显神迹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夏天,我和先生去儿子家探亲。第二天早饭后,我准备喝点开水就去买菜,谁知道我刚把开水瓶(里面是刚烧好的鲜开水)提起来,水瓶突然爆了,一暖瓶的开水伴着玻璃碴子全倒在了我的脚上,当时烫的我直跳,想起师父说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我立即念到:“没事,没事”。在场的儿子见状立即找来烫伤膏,让我涂上,我说不用。大约十分钟左右,我的脚就完全好了,别说起泡,连皮肤红都没红一点。我儿子和先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修炼前我患有心脏病、肝脾肿大、肾功能及消化功能不好、贫血、低血压、偏头痛、慢性咽炎、慢性前额头痛、长期失眠、风湿、妇科等数种疾病,我得法修炼仅一月余就消除了身体上的多种疾病,我的先生和孩子有目共睹。因此,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迫害后,家里人从不反对我修炼大法,只是随时提醒我注意安全,他们深知共产邪党的凶残与腐败。

对我修炼的支持,让我先生也深深受益于大法。先生是艺术学校的老师,零六年三月,在去学校上课的途中,突发脑溢血昏倒,被立即送到医院抢救。CT显示先生病情严重,颅内出血量大,大约六百毫升,而且还在继续出血,几个脑室都進了血,需要马上手术。手术持续了六-七个小时,出来后一直昏迷不醒,医生马上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告诉我实情,要我做好心理准备,说是救过来的希望不大,而且即使救过来了也可能是植物人。面对这样的紧急情况,我没动常人心,坚信大法能救他;先生与大法有缘,而且支持大法,我相信他能化险为夷。我便一直默默对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求师父救他。第二天他醒过来了,我立即叫他自己试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微微点头示意。大约二十个小时后,他瘫了的肢体右侧奇迹般的能动了,连医护人员都觉的不可思议,他胳膊、腿这么快就会动了。先生信心百倍,继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抽时间给他读《转法轮》,就这样先生的病情一天天见好,住院二十八天后便停止输液了。

所有了解我先生康复过程的医生、患者、亲戚朋友都说这一切太神奇。三十四天后,我先生出院回家了,回家后立即去琴房弹了一曲优美的乐曲。我们全家都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在先生住院期间,我也从没有忘记大法弟子的使命,积极利用便利条件,给住院的病人及病人家属讲真相,其中有好些人因明白真相后很快康复出院了。先生回家后,我每天下午坚持与他一起读《转法轮》,一周后他明白了法理中关于病与吃药的关系问题,他坚持学法不断,只是因手术后行动不便没有炼功。

我六十岁那年,快过年的时候搞卫生,我站在约二米高的楼梯上擦窗子,突然一下失去平衡,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腰正好撞在洗碗池的横棱上,又猛然弹起再平落在离池子半米多远的地板上。当时感觉整个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似乎翻了个个,虽然难受,但我心里却很稳,一点都不害怕,我第一念想到的是师父说的“没事”。紧接着又想起师父说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转法轮》)。既然这样,那就是自己修炼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而妄图对我進行迫害。我赶紧查找自己,同时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安排,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拒绝旧势力强加的任何东西。就这样,大约十分钟后,我从地上爬起来了,安然无恙,还接着搞卫生直到完成。

纯净心态,广救众生

我从零七年起开始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以前只是发资料和向亲朋好友讲)。我不分节假日,不管严寒酷暑,也无敏感日,顶着压力、冒着危险,尽量的多救人。在师尊的呵护下,经我讲明真相宣布退出邪党的人数估计有上万人了。这些人属于社会各个阶层、各种职业,男女老少都有。通过不断的讲真相救人,我感觉自己的路越走越宽,越做越轻松,好象在我的身体内已经形成了一种机制,一天不去讲真相救人,心里就难受。过程中当然也经历过酸甜苦辣。有经过讲明真相做了三退后起死回生、重获新生的,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无限感激师尊的洪大慈悲,还给我送菜、送水果(我从未收过);也有不愿听真相而骂人,并且要举报的;也真有不明真相者举报我,致我被警车拉去派出所的,而这种种经历充满传奇。

零八年秋的一天,我来到一个菜市场讲真相,碰到两个老太太在说话,其中一个边说边哭。我便停下脚步倾听:原来她的老伴生病在专一院住院,花了一万多元也没治好,因家中没钱了,所以只好出院。医生告诉她说她老伴的病很危险,活不了多久了,尽量弄点好的给他吃,满足他的心愿吧,同时也准备好后事。可她老伴回家后是水米不進啊,啥也吃不了,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老太太心痛却又无能为力,所以急的直哭。我见到此状,立即凑上前拍拍她的肩膀说:“不要哭了,我们师父能救你老伴,大法能救他,而且不要你花一分钱”。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又送了她两份真相资料和一个护身符,让她回家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又叫她给老伴做了三退(反复叮嘱她一定要告诉她老伴三退之事,要她老伴点头同意了才有用)。这老太太仔细认真的听完,接过资料和护身符,直点头,菜也不买就赶着回家了。

大约一个多月后,我又去了那个菜市场,只听见有人追着我喊,“大姐,大姐”,我回头一看,正是我对她讲过真相的老太太。她笑眯眯的走过来,拉着我的手直说,“谢谢你,我老伴真好了。我当时赶回家,告诉老伴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告诉老伴给他三退的事情,老伴点头同意了。按照你说的做了,老头子当天晚上就开始喝水了,第二天早晨吃了一大碗稀饭。后来他坚持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看你拿的资料,这样他就一天天的好起来了,现在他都能上山帮我干活了。”听到老太太的话,我很高兴,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告诉她说,“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是师父救了你老伴,是大法救了你老伴。你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亲朋好友和乡邻,让大家都明白真相,让大家都少点灾难和病痛。”老太太直点头说,“我已经这样做了,有好多人都知道法轮功太好了。”

下面说一次我讲真相过程中遭遇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平安脱险的经历吧。零八年的夏天,一天上午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已劝退了十多个人了,带的资料最后也只剩一份了,看见两个老人坐在药店外的椅子上,我便走过去打招呼,并告诉老人保身体健康、消灾解难的秘诀就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把剩下的这份真相资料给了他们。二位老人很接受,直点头。正当我要给老人们讲三退之事时,走过来一对年轻人,只见那个男子一把将老人手中的资料抢过去,高声吼道,“你在干什么?你发给他们的吧?”我回答“是”。小伙子又大声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警察。”我没有受到惊吓,心想:你警察也是人,也是神救度的对像。于是,我平和的笑着说:“小伙子,我是为了这两位老人好啊!我是在救他们。”小伙子又吼道,“不要给我说这些。”并立马摸出手机打电话到派出所,叫他们开警车过来,声称抓到了一个法轮功。小伙子扭着我的手不放。

这时来了很多围观的人,我大声说:“我没干坏事。我是好人,在做好事!”一会儿警车来了,车上下来两个警察,只听那小伙子说:“今天我休息,我把她交给你们了。”说完就走了。警车上下来的两个警察立即叫我上车,我很坦然,心想:去派出所我也不害怕,是师父叫我们救人,我是在做天底下最正、最神圣的事。我要用我的言行来证实大法的美好和威德,我要用一颗慈善的心救度迷中世人。上车后,我便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二位警察身后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只听见一个警察在介绍:“这是我们所长”,我没有理会他。到了派出所,他们把我领到办公室,叫我坐下。我环视了一下这个办公室,没看见其他人,便锁定这个环境,即刻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这个办公室以及周围环境所对应的空间场上的一切邪魔、烂鬼及共产邪灵的因素,并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要救了这些人。刘姓警官问我:“叫什么名字?什么单位的?”我没回答他。他又问:“还有资料吗?”说着就伸手要查我的手提包。我回答说:“没有了。按说这是我的私人用品,你不应该查,唉,算了,你要查就拿去吧。”他查了一下,确实没了。就在这时,(好象是师父安排的)只见那所长拿个杯子倒开水,要服一大把西药。

我一下子找到话题了,变被动为主动,走过去关心起所长来:“所长,你什么病啊?年纪轻轻的要吃那么多药。”他回答说:“心脏病、糖尿病,很麻烦的”。我很同情的说:“是啊,人得了病不仅麻烦,还很痛苦。所长,我告诉你消除这病魔痛苦的九字吧,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你诚心念就管用”。 所长漫不经心的说:“真的吗?”我说“真的”。他指着刘警官说:“他肚子里有个包,你去给他治吧!”我估计他是开玩笑的,顺便好讲真相洪法。我说:“我们师父说过修炼人不能给人治病,如果他相信的话,可以给他念书。”我还回过头来劝所长说:“你就试试吧,诚念这九个字肯定减轻,或许还能消除病魔给你带来的痛苦。”这时,刘姓警官又把话接过去:“你不知道吧,前几天我们才抓了三个炼法轮功的,已经送到看守所去了。你真的就不怕我们把你关起来送走吗?”我一听此话,更是发了慈悲心了,我为他们迫害大法弟子而犯了天罪还不自知感到太可怜了,将来会有更大的灾难等着他们啊!我赶快说:“听刘警官一说,我认为我更应该给你们讲真相了。你们千万不要迫害修炼法轮功的人啦!” 我收起笑容对他们严肃的说:“你们不知道啊,法轮大法是高德的佛法,修法轮功的人是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是要遭天惩的呀。可话说回来,这不全怪你们,你们也是迫于上头的错误政策和命令,但你们一定要明白这样的迫害是不会长久的,法轮功会真相大白的。你们要认真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就知道对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完全是江泽民邪恶集团和共产邪党相互利用干的。你们年轻,有文化,会上网,你们上网看看外面的世界吧,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了,他们都在称赞法轮功,而且炼功自由,唯独中国不允许,这是为什么呢?你们要好好的想一想啊!你们知道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吗?五百年前,一块巨石落下来分成两半,而且横断面上呈现出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不少考古学家、地质专家都去考察,发现这些字都是天然形成的,而且是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没有人工雕刻的痕迹。所以天灭中共,这是天意呀!三退已是世界潮流,我知道目前世界上已有数千万人退出了中共及其相关组织。这些人远离了邪恶就有救了,就能在天灾人祸来临时保住生命了……”

我边讲边看到他们俩人一会儿走出门去嘀咕,一会儿又走進来相互暗示着什么。不知不觉中我在师父赐予我的智慧中已经讲了两个小时了,他们身后的邪恶被解体了。刘警官打个手势让我不要再说了,叫我赶快回去煮午饭了。就这样我平安脱险,走出了他们的办公室。不过我不放心他们,走了几步,又倒回去再三叮嘱他们:“你们一定要多了解真相,多看《九评》,多看大法的真相资料。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才能得救。你们一定要让全所的人都这样做并一定善待大法弟子”。他们笑了,我也笑着走出了派出所,从新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经过多年的修炼,经过各种各样的磨砺,今天的我更加坚定的走在师父引领的神路上,在师父无边法力的呵护中,广救众生,充份运用师父赐予的神通,和周围的同修们密切配合形成强大的整体,解体世人身后的一切邪恶,在师父洪大慈善的佛光中熔炼着、扩展着,我真正体悟到了我们大法弟子在师父指引的这条神路上越走越宽敞,越走越亮堂。慈悲伟大的师父啊,大法弟子们想念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