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北川县三位法轮功学员的遭遇

抄家、关押、劳教、酷刑、勒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蒋利斌、谢福芬夫妇和谈万全是四川绵阳北川县法轮功学员。中共当局为了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对他们多次抓捕、抄家、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和强制洗脑。

(一)两次劳教,谈万全曾被折磨致生命垂危

谈万全,男,五十二岁,曾当过兵,身材魁梧高大,但却患有高血压、胃病等。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没多久病都好了。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人变得身轻体健,豁达大度。

二零零零年七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谈万全被北川县政保科长银万金、警察刘果、陈一、李平绑架并抄家,治安拘留十五天,关进北川县看守所。在看守所谈万全拒不接受无理迫害,从不把自己当犯人看待,拒绝象犯人一样的报数,被过去当兵时的所谓“战友”李永红拳打脚踢,还打耳光;遭看守所所长段业华用橡皮警棍毒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谈万全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向中共讨公道,回到北川后就被绑架,押送劳教所劳教两年。刚被关入劳教所时被强制站军姿,一站就是十二天,每天长达十小时以上,还时不时的被强迫吃不明药片,导致他得了结核性腹膜炎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让他办保外就医回家。

二零零四年七月谈万全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被北川曲山派出所所长龙成明绑架,再次被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又被罚站军姿长达十天,每天站十小时以上,还要长时间坐军姿。在被非法劳教两年中,谈万全的臀部都坐烂了,后导致全身溃烂,动不得。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谈万全正在北禹公路上修路,被永昌镇镇长邓红、中共书记王建春喊去“问事情”,结果被当地六一零和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安县晓坝镇洗脑班(当地的敬老院)迫害。

这些年来,六一零和警察对谈万全的家人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并对家属采取欺骗、恐吓等精神上的迫害。全家人为他担惊受怕。

参与迫害谈万全的相关单位和个人

北川县公安局局长 蒲芳芳
政保科长 银万金
警察 刘果、陈一、李平
曲山派出所所长 龙成明(后任当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机构主任)
新华劳教所警官 补静、杜树红、刘员兴
北川县看守所 所长 段业华
警察 肖龙泽(地震中死亡)
警察 李永红(地震中死亡)
警察 韩永峰

(二) 蒋利斌、谢福芬夫妇的遭遇

蒋利斌,男,五十岁,妻子谢福芬,家住北川县安昌镇。九九年六月,蒋利斌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前蒋利斌有头晕、鼻出血等毛病,修炼后这些毛病都不见了;谢福芬当时身体极差,一身的病:胃溃疡、胆结石、乳腺炎,这三种病都做过手术,到各大医院治疗都不见效,最后为了祛病健身,于二零零五年也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很快达到无病状态。她深知是大法救了她的命。

为了维持生计,他们夫妇俩开了一个小米粉店。但由于坚持大法修炼,小店生意屡遭当地警察等人的干扰。不得已他们只好关了店门到处打工。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北川县国保大队长赵基奇和安昌派出所张遥(音)私自闯到他们夫妇家里,把蒋利斌强行带到安昌派出所进行审问;谢福芬也被强行带到安昌派出所,关在不同房间进行审问。警方说,某某把你们举报了,让他们说出来他们都跟什么人联系,和谁一起炼功。当晚把他们夫妇关进绵阳市看守所。他俩被绑架后,家中去了很多的警察,非法抄了他们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资料、大法书等私人财产,抢走了他们夫妇做米粉小生意的资金。

蒋利斌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97天,后被非法开庭判三年徒刑缓期五年执行;谢福芬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她的娘家人为了她早日回家,找了北川县县长金大钟帮忙,请金大钟吃饭,花费了一万多元,又被金大钟勒索二万元后,对她做出“取保候审”的决定。谢福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国保和派出所警察又到蒋家里骚扰,把蒋利斌抓到安县晓坝洗脑班(晓坝敬老院内)迫害。由两个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看管着他,逼迫写“三书”。蒋被关在洗脑班二十天。有关人员本想把谢福芬一块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她母亲突然摔了一跤需要她照顾,她才幸免。

二零一一年十月,国保大队长赵基奇和所谓县防邪办的胡主任又到他们家中骚扰,欲绑架谢福芬去洗脑班,夫妇俩被迫一起离家出走。

迫害蒋利斌夫妇的相关单位和个人:
北川县国保大队长 赵基奇
安昌派出所 张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