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去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前些天偶然遇到一位从我这拿真相资料的同修,因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一直是单线联系,有专人传送,所以平时很少见面。这位同修夸我资料做的好,我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毫不谦虚的想:嗯!别的同修也这么说。而后她说到有个同修需要三百本小册子。救人那当然支持呀,我就主动的应承了下来,做好后就托甲同修给送了过去。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到乙同修家学法,一会甲同修也来了。乙同修问我上午怎么没来?说丙同修在这等了我好长时间。我问找我有事吗?她说:“你给人家做的四百本小册子全做错了,内容对不上,这本的偶数页打印到那本上去了,那个同修都急了,找你和甲同修找不到,就去找丙同修了。丙同修一听也急了,就到这来找你俩。”我一听就懵了,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不由得把目光转向甲同修,疑惑的问:“那是我做的吗?”甲同修笑着反问:“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我一听心立刻冰冰凉,不得不承认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又一想,不对呀,我一共给做了二百本小册子外加一百份单张,怎么会出来四百本打错的小册子﹙后来证实是六十本﹚,是不是她们装订时搞错了?因我给她们拿去的是打印后裁切好的半成品,没有装订。我把这个疑惑一说出来,乙同修立刻说:“人家说了,她们是一本一本检查的,奇数页和偶数页根本对不上。”最后的一点希望破灭了。此时我的心情懊丧到了极点,默默的坐在那里,心里翻江倒海,心痛那白白浪费的大法资源和时间,自责为什么那么粗心大意,耽误了救度众生,在同修中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此时甲乙同修在旁边正谈笑风生的说着别的事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我默默的看着他们说笑,感觉自己好无助、好孤单。一会,就见乙同修拿出一本《明慧画报》,喜滋滋的递给甲同修说:“你看我今天做的画报,多好!我今天还打了挺多小册子,可好了……”听到这话感觉无异于在往我的“伤口”上撒盐,委屈、不平、怨恨全上来了,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掉下来,不让自己摔门而去,心想:你会打画报是谁教你的?连打画报的铜版纸都是我给你搬来的,在这种时候在我面前显示,真没良心。你这不是落井下石吗?还有甲同修,你也知道,本来这些小册子是叫你打印的,看你太忙没时间,我才主动承担过来的,现在出现纰漏,你还反问我‘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怎么都这么没良心,一句安慰都没有,都在看我的笑话……还有那个要资料的同修,找这个讲找那个说,到处张扬,你就不能直接找给你送资料的同修单独说吗?谁没有出错的时候?下次再也不给你做了……那一晚我带着哭声“学”完了一讲法,念的是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念完后在甲、乙同修不解的眼光目送下我“逃”出门去,一下楼眼泪像决了堤一样……

经过一番剜心透骨的心灵撞击,我渐渐的冷静下来,通过静心学法,开始理清头绪,反思自己。自从建立家庭资料点以来,我都想办法把资料做的更加美观,比如,我用铜版纸单独打印小册子的封皮,用彩喷机打印小册子内容,装订折叠尽量整齐,使小册子的表面效果看上去鲜艳漂亮,很吸引人,令人爱不释手。当然开始的目地很纯,就是为了更多的救人。渐渐的同修们就都说喜欢我做的资料,当别人夸我做的资料干净漂亮时,我虽没怎么欢喜,但也自认为自己做的确实不错,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别人的夸赞。其实不知不觉中已经滋养了求名心和证实自己的心。所以这次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师父说:

“有很多事情大家不带着常人的想法去做也就没有个人的执著。除了要对法负责之外,你们没有任何人的执著,没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个人因素在里面,这件事一定会做好。一掺了个人因素,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做不好。

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

你是修炼人,你要有威德,你的威德从哪里来的?不就是你能够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放下自己、没有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全能够做到为法负责吗?这本身不就是威德吗?而且是在艰苦的环境中做到的。越强调自己、带有自己的时候,就越没有威德,所以做的事就不容易成功、不容易做好。因为大法的事就应该是最神圣的,所以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带有自己的因素,做起来就越好、越容易成功。”﹙《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正是潜在中有证实自己的心,由此而附带出的爱面子、求名、妒忌等执著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撞击,所以在这次冲击中才感觉自己很受伤。其实受伤的不是自己,是那些隐蔽很深的执著心。现在它们已无处可藏,我已抓到它们,也必会彻底清除它们。

至此还没有结束,我为什么还对同修对待此事的态度耿耿于怀?师尊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同修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自己的不足尽收眼底。我深挖自己:对别人不够宽容,不够慈悲,欢喜心、显示心都有,有时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指责别人、不修口。记的前段时间有位同修拆坏了两台彩喷机,我背后就戏称他为“机器杀手”。其实同修的初衷也是为了把机器修好,省去搬挪移动的麻烦,他的肯钻研和耐心真是值得我学习。机器没修好,同修一定也很心痛难过,如果我们不能帮忙,至少应该做到正念加持同修才对。虽当时找到了自己这些不足,可不小心它们还是有所表现。比如上次去放鞭炮,我和几位同修计划去两个地方放,就准备了两套江鬼的丑照,每次出去放鞭炮照片都是我拿着,可这次我正要往包里装时乙同修一把就抢过去一套,我惊诧的看着她,向她要她也没给我,我有些不快,但没再说什么。我们很顺利的粘贴完炮崩江鬼的不干胶又放了一套礼花和鞭炮,可放第二挂鞭时却找不到乙同修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知道她去别的地方粘贴不干胶去了,我们就先点燃了鞭炮,准备找到乙同修后再把江鬼的丑照扔到鞭炮碎屑上。当好不容易找到她问她要时,她却不知何时把照片弄丢了。我忍不住就数落了她几句:每次都是我拿着,这次你非要抢过去……然后就谁也不说话了,但我觉的这次没做圆满,还是有些怨,心想下次再也不跟她合作了。第二天见到她我又和她“交流”这件事,说是交流,其实是拿师父的法压她,指责她。后来她说她那晚哭了一宿,都没起来炼功。我听后心里一惊,一下意识到自己错了。表面看我满有理,所以就理直气壮的指责埋怨同修,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其实同修也很懊悔,她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就不考虑同修的感受去包容同修呢?眼睛光看别人,这不是做事是修炼呀,其中必有修炼的因素在里边,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慈悲的师尊真是用心良苦,为我铺就回归之路我却不愿走,还原地踏步的执著着别人的对与错,陷在事情之中纠缠不清,其实跳出来看这些烦扰纷争,只不过就是我们走出三界的一块垫脚石而已,不同的是你是把它踩在脚下还是抱在怀里。

写到此,我感到一身轻松,法理更加清晰,这段时间纠结在心里的不平和怨已无影无踪,心中溢满了深深的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为徒儿操尽了心,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精進再精進。

在此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感谢同修提供的这个可贵的修炼环境,感谢周围的同修对我的关心、帮助和支持,同时向我曾无意中伤害过的同修致歉,愿我们共同精進,互相包容,默契配合,完成助师洪愿,携手同返家园。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