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得法之初

我自二零一零年九月得法至今,修炼法轮功十六个月了。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时,我感到非常激动,因为我从中得到了许多想知道的问题的答案和解释。在我们镇上我是唯一的一位修炼者,距离我们镇半小时路程的另一小镇上有一位修炼多年的同修(我在这里称其为同修甲)。我们每周有四个晚上一起学法,每个周六一起在公园炼功。我兼职了三份工作,有丈夫和二个十几岁的儿子。

十六年前我姐姐的离世让我经历了强烈的悲痛,我开始服用处方药和非处方药来麻醉自己内心的痛苦,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十四年。过去的五年里,我不止一次的试图戒掉对药物的依赖,但都以失败告终。得法后的十二个月里我就彻底戒掉了这些药物,喜获新生。

我经常会感到修炼法轮功很难,我的意思是我发现很难去掉自己的各种执着心。由于同修甲修炼了十多年,各方面包括对法的理解程度都在我之上,我或多或少受此激励而奋起直追,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影响,我因此也很高兴。我要放下自己所有的执着心,期望在大法修炼中能取得圆满。

形成一个整体

我知道我是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才進入的,时间非常有限。我也清楚所有的西澳学员必须在最后正法结束前形成一个整体,一个合作的整体。我相信未能在西澳申办神韵成功,这是暗示我们还未能形成一个整体。我分享一下我认识到的形成一个整体真正意味着什么。我知道我对法的理解程度还很浅甚至很幼稚,但是也许对新学员会有所帮助。

我十九岁认识我的丈夫,后来嫁给他。我们一起生活了二十三年,但并不是一切都是那么一帆风顺。从结婚的一开始,我就意识到当我受委屈时或内心生气时,保持沉默并不是保持良好关系的正确选择,而我也从未这么做过。如果我丈夫的言行让我感到不安或生气,我会努力维持我们之间的沟通顺畅,通过谈话冷静的解决问题。

我们婚姻的成功不全是我个人付出的结果。我的丈夫脾气非常温和,从不轻易发火,即使生气了也会通情达理的和我谈话沟通。他虽没有家庭成员亡故,但是他同情和经历了我所承受的巨大悲痛,因而也为我姐姐的死感到忧郁悲伤。我们都有个习惯,从不在别人面前批评对方。如果我意识到自己说了些听起来象在批评我丈夫的话,我会立即纠正自己,列举出他的各项长处。我想这对我们每一位不想婚姻失败的人都会有所帮助。

我悟到修炼者与其他每位同修间的关系也应该如此。这也许很难做到。如果西澳学员中任何一位同修对另一位同修心怀抱怨或厌恶时,不论其他学员如何统一,对于形成一个整体来说都是没有可能的。用句澳洲的俗话说:“一条完整的链子不能有任何的缺陷。”

当我刚得法时,在我们这个区还有另一个同修(同修乙),他是一位青年人。当我开始学法和对大法有了一些理解后,我意识到这个年轻同修对另一位同修多年来一直怀有抵触情绪。他在自己的思想中竖起一道密不透风的墙,以维护自己的自我意识。仅一年的时间里我目睹了邪恶的旧势力如何利用最后的考验毁掉了这位青年人。他放弃了修炼。当我一想到这所带来的后果,我就感到害怕。

我去过珀斯市区两次,随同西澳同修的大集体一起参加了一些活动,从这些体验中我也成长了不少。有些事让我很诧异。尽管同修们表面上看起来都很好,也试图为其他同修着想,也很和善,但是不止一次的,我看到了老同修们表现出的非常常人的行为。庆幸的是,我已经深刻的悟到那些只是同修还未修好的一面的体现,并不是大法本身不好。

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师父说到:“你们互相之间配合时是因为人心才产生互相之间的摩擦,那是修炼人的状态、过程,决不是你们哪个人真的不好。好的那一面已经看不见、已经隔开了,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没修好的这一面,但是你们不要不抱着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我一再说好的一面你们看不见,那边已经非常好了、达到标准了。达到标准是什么样?神的标准。他没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显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经修的很好了。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别人,珍惜你们这个环境。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

这一段中,以下的句子让我感触最多:“我一再说好的一面你们看不见”,“他没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显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经修的很好了”,“好的那一面已经看不见、已经隔开了,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没修好的这一面”(《什么是大法弟子》)。

我意识到我所看到同修们的常人的表现是相当孤立的。这位同修在大多情况下仍会表现出让人感动至深的“善”。人的那一面的表现总是很突出,那是因为相对应的另一面是修好的。由此我悟到他常人的表现应该是这位修炼者最根本的执着,如果修炼者不能意识到,这种执着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强。我也意识到,我不能任由自己只看到其他同修做的不好的一面。事实上,这件事对我也是一个启发。不论我在同修身上看到什么行为,同时都是我自己不好的观念和执着心的对照,虽然表现形式有所不同。我必须承认我自己也有同样的执着,并向内找。

我同时还悟到每位修炼者的修炼道路都是各不相同的,都不是一个模式的。每位修炼者都应该找出自己独有的修炼方法去理解大法,做好三件事。

在《精進要旨二》〈路〉中,师父说到:“学法修炼是个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学员总是把别人作为榜样,看别人怎样做,自己就怎样做。这是在常人中养成的不好的行为。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

我想这就意味着作为一名修炼者不应该在修炼方法、讲清真相、去除执着等方面模仿其他同修的路。同样修炼者也不能指望其他同修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和自己的做法完全相同。我们不但不能模仿盲从,也不应该试图带领他人。我们更不该苛刻的评价其他同修的修炼道路。但是,有些时候我们中的一些人,就象同修乙一样,却是真正的脱离了修炼的道路。

近期几位市区的同修来到我们这里。他们在这里小住了二个晚上一个白天。他们离开后,同修甲似乎对我在互联网上发的一条消息很生气。那一刻我做到了一笑而过,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却因此而紧张,而且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接下来的一周多时间里,我发正念消除自己头脑里怨恨的想法,清除那些负面的不好的观念,因为我亲眼见证了同修乙的掉队,深知如果这些不好的怨恨的想法蔓延开来,后果将会如何危险。两周后我非常平静的问同修甲我是否在某些地方冒犯了她。她谈到如同我以上所说的,我的不足在她看到的同时也是她的不足,她向内找并发现当她是一名新学员、摸索自己修炼道路时也是同样的做法。那时我对于自己说错了什么还有些困惑,但是我接受了她的说法,我保证以后和其他同修在一起时我一定小心不再那么做了。

一周后我和同修甲在互联网上聊天,我问她是否听到了我和来访同修的整个谈话内容,因为我认为她可能没有听到所有的内容。同修甲后来明白了,导致这件事是因为她漏听了一部份谈话内容。我们都意识到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误会。我很高兴我们很认真的处理这件事并且解决得很好。我们俩也都意识到我们都负有挽救我们所在乡村所有众生的重大责任,并与这个州的其他学员形成一个更大的整体。

我衷心希望西澳的所有同修都能做到如师父所说的“珍惜自己,珍惜别人,珍惜你们这个环境。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