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法轮功学员三年来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自二零零九年至今,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公检法人员,在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的操纵下,绑架、关押、劳教、冤判当地法轮功学员。以下是二零零九年以来,福州“六一零”胁迫公检法司等部门共同犯罪的事实。

左福生、左秀云兄妹遭非法关押

福州的公检法就在“六一零”的指挥下,违背宪法保护公民信仰自由的规定,迫害法轮功学员。

福州铁路华林建筑公司干部、法轮功学员左福生,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被福州国保大队绑架、抄家,被关进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超过一年。

左福生的家人认为,做好人没有错,是公检法、“六一零”在违法,多次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左福生,并为他聘请了律师。而仓山法院法官蔡文建在“六一零”的指使下一边阻止律师见人、阅卷;一边欺骗左福生说律师没来。市“六一零”还通过司法局对律师施压,不准律师出庭。

妹妹左秀云为了讨公道、营救哥哥,向有关部门说明真相,阐述她哥哥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超期关押是错误的,信仰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应该无条件释放左福生。仓山检察院副院长宋爱民说仓山区“610”主任陈永康批准一个月超期羁押左福生,但陈永康却不敢承认,还说:这种违法的事,我怎么会干。

左福生家人控告福州市国保大队林峰、严名坤和仓山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曹永康、刘颖。妹妹左秀云多次找过陈永康,陈永康高声叫骂,威胁要绑架她。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左秀云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119室。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兄妹俩在单位里都是好样的。左福生众人有目共睹的大孝子,照顾中风的母亲无微不至,被提拔时是单位最年轻的科级干部。左秀云是幼儿园优秀教师。然而在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中,兄妹俩均被迫离婚,两个好端端的家庭被生生拆散,左秀云失去工作,于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四年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和六年,在福建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的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才出狱。她出狱那天,永安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街道、居委会一帮人装了两车,企图把左秀云劫持到永安洗脑班迫害,被左福生坚决制止。

兄妹俩侍奉母亲,一家人相依为命。 现两兄妹被非法关押,年近八旬生活无法自理的老母亲不知如何度日。

张丽玉被非法判缓刑

家住福州仓山区的张丽玉,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因向学生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永泰县看守所。张丽玉聘请了北京律师作无罪辩护,永泰县法院竟逼迫她解聘北京律师。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六日,张丽玉的丈夫老郑接到永泰县法院的电话,要他于九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到永泰县法院,说有事商量。当日老郑准时来到永泰县法院,看到的是无数的法警和国保警察,他的手机被没收,原来法院按福州市“六一零”的授意于这天对张丽玉非法开庭。法庭内二十几个旁听座位,坐满了不知哪里来的年轻男女,还有一个人坐在老郑旁边,专门看守他。

非法庭审开始时,法官纵容一女子用摄像机拍摄法庭现场,在张丽玉多次言辞谴责下,法庭才不得不叫那女子出去。

没有律师辩护,张丽玉自己作无罪辩护,她告诉所谓法庭,自己是在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在最后的陈述中,张丽玉要求当庭无罪释放她。最后法官宣布休庭,后非法判她三年缓刑四年。

李德越被非法关押一年

李德越,福建省闽侯县人,在福州租房子以经营书店为业,二零零一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坚持向有缘人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与在大陆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在平潭县南海島被水上派出所绑架关押在福建龙岩闽西监狱达三年半。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三日,出狱刚一年的李德越向学生讲真相被人恶告,在自己经营的书店里被日被仓山下渡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福州第二看守所一年。

王秀琴、叶巧明母女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早上八点左右,福建师大数学系退休教授夫人王秀琴老人正在家中缝纫衣服,以福州市公安机关国保大队李处长为首的一帮人,突然闯进她房间,有的人拍照,有的人不让她走动和说话。她也来不及换衣服,就穿着睡衣衫被快速绑架到楼下一部小车上,离开居住所新村。在仓上山对湖公路菜市场旁边又另换一部车,她不肯上车,手差点被扭伤了。

那时围观的人很多,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然后车就直达仓山对湖派出所,强行给她拍照,之后她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

当时,王秀琴老人的女儿、福建师大职工叶巧明上班刚走到单位,也同时被几个自称是福州市国保大队而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的人强行带到仓山区上渡派出所非法审讯和搜身。他们从叶巧明手提包中拿走了钥匙,私自打开叶巧明的家门,在她女儿和亲属均不在场的情况下,从她家中劫走了笔记本、打印机、还有她儿子学习用的电脑及她修炼法轮功十多年来所下载的、收藏的法轮功书籍、光盘、卡片、刊物等私人物品。

叶巧明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整整一年。期间,仓山检察院非法起诉叶巧明,叶巧明的儿子为她委托了两位北京律师。律师对公诉机关在没有一封信件实物证据的情况下指控她邮寄2338封信,并因此要将她定罪提出质疑,使得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的非法开庭被仓促取消。之后,仓山法院法官蔡文建和以李处长为首的国保恶警等人逼迫叶巧明及其儿子辞退辩护律师。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福州仓山区法院分别对王秀琴老人和她女儿叶巧明非法开庭。旁听的除了她老伴和她女儿的公公以外,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很明显是事先安排好的人。整个庭审过程都是公诉人按照他们事先设计好的程序快速提问,速度非常快,不容她们回答什么,非法庭审就匆匆结束了。她和女儿均拒绝在庭审笔录上签字。

之后,王秀琴老人和她的女儿均被枉判缓刑,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回到家中,叶巧明依法上诉到福州中院,母女俩同时被严密监听电话、监视居住;当她们出门时,被派来的人寸步不离地跟随左右。王秀琴老人不仅遭受中共邪党人员的严重骚扰,这些人还书面通知王秀琴老人,威胁她到司法局接受什么“矫正”,否则就要将她收监。她原来有心脏病,是通过修炼法轮功痊愈的。由于不断的受到恐吓威胁,她持续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常常感到心脏惊跳不已。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傍晚王秀琴老人再次遭绑架收监,现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

已知的这次参与绑架王秀琴老人的有:福州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法官梁庆榕;福州国保警察林文强;仓山政法委“六一零”主任陈永康;福州仓山公安分局;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福州仓山对湖司法所;福州仓山对湖居委会等相关迫害单位及责任人。

福州市“六一零”还操控福建师大,至今不让叶巧明复职上班,在经济上还在对叶巧明实施经济迫害。

陈雪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早上八点左右,福建工程学院青年教师陈雪在下楼上班时,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抄家,电脑、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被劫,走时留下一张仓山区公安分局刑拘证(陈雪家并不住在仓山地区)。

陈雪的家人为她请了律师,福州市国保头目不许律师见陈雪。之后,陈雪被非法劳教二年,于二月二十五日被秘密劫持到福建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因没有收到劳教通知书,家人无法请律师为她做行政复议。

王永金杯被秘密判刑

王永金,男,三十七岁,福建宁德人,原福建省武警指挥学校教官,研究生毕业。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福州市仓山区金山街道金洲社区中共邪党副书记张玉田带着四个不明身份的便衣绑架了王永金,到他的单身住处非法抄家,非法劫走电脑、打印机等多件私人财产。王永金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经办:福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周迅、林文强。

王永金被绑架二十天之后,国保恶警才通知他的家人。家人委托北京律师进行无罪辩护。福州国保恶警及其直接领导“六一零”人员调动各方,黑箱操作,阻止律师介入,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查阅案卷。之后,王永金一直被超期羁押在看守所有一年多后,才有消息称,王永金近期已被中共法院秘密非法判刑。

范可娟被非法判刑三年

范可娟,女,七十多岁,福建师大退休教授,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一早,范可娟老人在家中被福州市国保大队周迅等恶警绑架、抄家,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连同他老伴用来搞科研的电脑也被抢走。非法关押在福州第二看守所。仓山检察院非法起诉范可娟,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左右范可娟被仓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

福建省女子监狱恶警逼范可娟接受“佛教”,企图达到“转化”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范可娟早年就有严重“哮喘病”,因修炼法轮功而痊愈的。她从小就很想修炼,但始终都没有走入“佛教”,因现在的“佛教”已经完全被常人化,根本就度不了人了。现在的和尚不仅要钱要物,而且还往家里寄。有甚者和尚还分什么科级等级别。完全变异了“佛教”的教义了。可现在的这种所谓的“佛教”,被中共黑监狱利用来参与迫害法轮功,中共一方面大搞无神论,不让老百姓相信神的存在,另一方面又盗用“佛教”、强制实施洗脑,逼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罪大恶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