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病痛消 黄雅光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在修炼法轮功的十几年中,我看到许多被疾病折磨的人走进法轮功的修炼中,疾病不治而愈。他们亲身感受到法轮功的神奇和超常,更加坚信修炼法轮功了。

我知道有这样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患有多种疾病,在病痛的折磨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修炼了法轮功之后,疾病不翼而飞,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和活力,她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这个法轮功学员——就是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黄雅光。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黄雅光患有多种疾病,肝、肾、脾、胃都不好,再加上风湿、神经官能症、腰痛、背痛折磨的她痛苦不堪,彻夜难眠。肝、脾、胃病,使她不能吃一点不顺口的食物,吃了马上坏肚子。肾炎病犯,有时都尿裤子;而神经官能症,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使她非常的烦躁,焦头烂额痛苦不已。腰痛,痛得她都不敢走路,走几步就得哈腰休息一会。风湿使她背痛,单位的烤电治疗仪器都拿回家烤后背,后背的肉都被烤的糊巴烂焦。那时上不来气,就得丈夫使劲捶,才能上来气。丈夫不在家几岁的儿子都得给她拔罐子,拔的后背起的都是泡。真是躺着不行,坐着不行。那种滋味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真是痛苦时时的在折磨着她。

那时黄雅光到沈阳、抚顺去看病,抓中药都用丝袋子装,有一次一下就抓了十付汤药。回家每天喝汤药也非常的痛苦,又不见效。疾病的折磨使她满脸起的黑斑让人看了吓一跳。孩子都告诉黄雅光:“妈妈您再别上学校,我们同学看你脸都害怕。”真是让她非常的难过,使她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一九九八年三月,当时黄雅光在新宾县南杂木林产工业公司上班,任公司的中共邪党党支部书记,一天她们公司的一名职工,把一本《转法轮》的书,拿到黄雅光面前。黄雅光拿起《转法轮》这本书,看的入迷、饭也不想吃了,觉也不想睡了,就是看。

当她看完《转法轮》这本书后,她感觉全身发热,身体发轻,身体象要飘起来似的。就这样她所有身上的疾病全部消失了。她非常的高兴,真的感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于是黄雅光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八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新宾县林业局党委召集下属各单位邪党书记开会,会议内容迫害法轮功的事,不明真相的人说是迷信,黄雅光当时就在会上讲述了法轮功对其祛病健身的神奇。但是那些人为蝇头小利所迷,对邪党的整人手段害怕,参与迫害法轮功。黄雅光深知法轮功的神奇,无论邪恶如何的迫害,她都坚信着“真、善、忍”!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新宾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新宾县公安局的政委孙绍杰、还有林业局党委书记陈玉珠、组织委员胡觉芝、宣传委员贾川、一行五人来到新宾县南杂木林产工业公司,找黄雅光谈话,逼迫黄亚光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黄雅光就给他们讲真相,讲自己得病之后,在医院都不能被治好的病症,修炼法轮功得到了痊愈。而宋俊林称,××党还给你报销药费呢?黄雅光义正词严的说,报销药费(是自己的劳动所得,被邪党强行扣除的),谁能替她遭这个罪,罪还得她自己受。还给那些人讲了“文革”时刘少奇被说是叛徒、内奸、工贼被打倒迫害致死,后又平反;张志新被残忍迫害致死的事后也平反……宋俊林看“转化”(逼迫放弃法轮功修炼)不了黄雅光,就让林业局党委书记陈玉珠,当场宣布撤销黄雅光书记的职务,并降两级工资。宋俊林说,下午纪检委人员来找黄雅光谈话,如继续坚持就开除工作,送到劳教所。

当时黄雅光没有怕,坚持着自己的信仰。而后来,纪检委并没有找黄雅光,单位的经理给她保下来了,说这样的好人很难找。

而在日后黄雅光不断地被骚扰。南杂木派出所当时的所长王文英,经常给黄雅光所在单位打电话,看其有没有上访。邪党政府还派两个女职工到黄雅光家敲门,监视黄雅光,黄雅光的身份证也被搜走。南杂木镇政府又逼迫黄雅光交了三千块钱的不上访保证金。

一个人在疾病缠身时,通过修炼法轮功好了,却因此不断的遭受当局的迫害,让人真的不可思议。中共邪党几十年对中国老百姓谎言加暴力的迫害,使它自己走向了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