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我是湖北某市的中年女大法弟子。我修炼大法之前全身是病,乙肝、肾结石、妇科病、胃病、胆囊炎、偏头痛、肩周炎、骨质增生、脚气等十几种疾病,可以说浑身没有好的地方,吃西药是一把一把的吃,吃的中草药要用麻袋装。那时病痛折磨的我死去活来,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参加师父的讲法录像班后的第五天,我就停了药,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刚得法的头两年,虽然每天都在坚持学法炼功修心,但学法较放松。直到一九九七年遇到了比较大的魔难,我才开始重视学法,这以后,我开始大量学法、背法、抄法,有时一天抄十多个小时,大多数时间每天学法都在六小时以上,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只要一有空闲就学法,为“七二零”以后反迫害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一、开创炼功环境 正念否定非法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公开迫害大法,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到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后,被绑架回当地看守所关押。那时到北京上访的同修很多。在看守所里,我每天背法给同修听,并且公开炼功(我没進去之前同修都是偷偷的炼功)。刚开始看守所狱警极力干扰我们炼功,只要我们一炼功,他们就跑来大声吼叫,我们除了给他们讲炼功的好处,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仍然坚持每天炼功,背法,他们见制止不了,就用洗洁精瓶子灌水往我们身上、被子上洒,大冬天的我们衣服和被子常常被洒湿,他们有时还直接开门進来威胁,一次一副所长提一瓶开水威胁要淋我们。(看守所警察都是在监室上面的走道上巡视),经过一段时间的正念抵制,我们终于在看守所女监室开创了自由炼功的环境。

随着迫害的步步升级,陆续传来同修被非法劳教的消息,这时我的怕心也上来了(我被恶警非法提审好几次),有些同修动摇了,写“不炼功”的保证回家了,我心想我是不会写那个“保证”的,但我也不想被劳教,怎么办?我就大量背法,修去怕心,渐渐的,我的法理清晰了。

到现在我还记的:一天上午,又传来几个同修被非法劳教的消息,那时我正在背法,脑子里突然有一个清晰的悟道: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安排的,师父没有安排我到劳教所去修炼。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怕被劳教了,一个多月后,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了。

二、做好协调,开创学法环境,单线传递真相资料

七二零以后,随之迫害的升级,我地区的修炼环境也日趋严峻,有的同修被非法劳教,有的同修被非法判刑,还有放弃修炼的。那是二零零一年下半年,看到我地同修的情况,我便利用丈夫上班我休息的时间,邀请同修到我家学法,先请来四、五个同修,学完法就切磋集体学法的好处,让更多的同修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后来人数增加到十人左右,每星期学法两到三次。我还利用上午买菜时间在街上跟同修切磋。那时真感到一切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我想找哪个同修交流,上街就能碰到。

经过半年多的时间,来参加过学法的同修慢慢的也开始带动自己周边的同修走出来集体学法,集体学法点渐渐的多起来了。我们还经常跟我市另一同修较多的地区交流,那个地区的学法小组也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了,并且一直稳定的坚持到现在。

刚开始发放真相资料时,因同修们怕心重,都不愿传递真相资料,我刚开始怕心也很重,通过同修反复跟我切磋,我先试着拿了几十份真相资料回家,然后传给了同修。我家成立学法点后,有同修来学法时经常成箱的资料往我家带,我为了保护资料的源头,都默默的收着,然后单独传给同修,时间长了,拿资料的同修都知道是从我这里拿的,慢慢的同修们也愿意传递真相资料,这样我地单线传递真相资料的形式也形成了。这些年来经我手传递的做真相资料的钱应该有几十万。

三、关心被迫害同修家人 跟他们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底,我地一医生同修A被邪党非法判刑四年,A的父亲对大法抵触,几个同修曾多次给他讲过真相,他都不接受。同修要我去跟A的父亲讲真相。我就带着礼品和同修一起上门讲真相。我第一次讲了三个多小时的真相,讲到两个多小时的时候,A的父亲出去了一会,我对同修说:“我有点失去信心了,他好象还是很固执。”同修说:“继续讲,他这次变化很大。”我们又讲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走时,他送我们走了好长一段路,路上他说了很多认同大法的话。后来我又去他家讲过几次真相,他总是说我讲的真相他很愿意听。

我还和同修A的妻子到他单位医院院长办公室及家里去讲了真相。第一次一進院长办公室,院长吃惊的一下子叫出了我的名字:“好长时间没看到你,我以为……”那意思他以为我不在人世了,因为我以前因身体状况很不好,找过这个院长要求转院治疗。我说:“我炼了法轮功病好了,也就不用来医院看病了。”他问了很多他不明白的问题,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伪案,我们一一的讲给他听,他听了就知道中共邪党在造假。最后他说:“A确实是个好医生。”但他怕影响他的前途,不敢保护大法弟子。我们又到他家去讲真相,当时邪恶干扰很大,他妻子很害怕,不让我们進她家门。我认识他妻子,也给她讲过真相。于是我们边发正念清除干扰,边说明我们的来意,她才勉强让我们進屋,但就是不让我们讲真相,我小声跟同修说:“我们可以循序渐進的讲,多发正念,我们不会白来的,我们今天哪怕多坐一会儿,也能解体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当时我们俩配合很默契,尽管干扰大,但我们还是把基本真相讲了,一个多小时后院长妻子笑眯眯的把我们送出了门。

男同修B因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在邻县看守所,他的妻子很怨恨同修B,我跟同修B的妻子讲了几次真相(其他同修也在讲),当时同修B在狱中绝食抗议迫害。我又和另一同修到被同修B的父母家讲真相,我们带着礼品,一進村口同修B的母亲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就当着围观的村民说一些难听的话,我们要求到她屋里坐下来慢慢说,她勉强让我们去了。一進屋,我看见她家挂着释迦牟尼的像,了解到同修父母都是信佛教的,于是我就从信仰的角度给两位老人讲了真相,同修配合发正念,消除了俩老对大法的误解和对儿子的怨恨,最后同修B的母亲一个劲的跟我们赔礼道歉,高高兴兴的送走我们。后来我又到同修B姐姐家讲真相,要他们到派出所要人,同修B的姐夫和我一起去了派出所,第二天(同修B绝食8天),派出所就和家人一起到邻县看守所把同修B接回来了。

同修B回家后,因我们忽视了跟同修切磋和继续发正念,结果他身体恢复之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同修B被非法劳教后,他的两个孩子上学经济有困难,亲戚们都不愿借钱给孩子上学,我和同修们送钱去,并经常给他妻子讲真相,他的妻子非常感激,说我们比他们的亲戚还要好,后来他的妻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女同修C被冤判四年,我也带着礼品去给她的母亲和公公婆婆讲真相。她的母亲当时流着泪埋怨女儿,并且怕女婿跟女儿离婚。我给老人讲了真相,并且安慰老人说:“不会的,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又不是干什么坏事。”

我又去给女同修C的公公婆婆讲真相,一直给他们讲了四个多小时,还背了师父的《洪吟》中一些诗词给他们听,两位老人很善良,并说他们这个儿媳妇就是比另两个不炼功的儿媳妇好。

四、突破网络封锁 长期坚持上明慧网

二零零零年我家里就买了电脑,可买了一年多我连开机都不会,更谈不上操作电脑了。一天一个同修告诉我一个电子邮箱,要我回家上邮箱看同修的切磋文章(当时极少同修家有电脑)。我回家让丈夫给我打开邮箱,看了里面同修的切磋文章对我帮助很大,在法理上对抵制邪恶的一次次骚扰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虽然文化程度不算高,但汉语拼音会一些,我得到师父《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经文后,花了十个小时的时间,在电脑上打出来了。这以后我经常看邮箱里同修的切磋文章,后来我又学会了用海外邮箱订阅每天的明慧文章和正见文章。

二零零一年底,我被邪恶绑架,恶警威胁说要抄我的家,我当时正念很足,不为所动,我心想:我请我师父给我家下罩,你连我们的院子也别想進,更進不了我的家。(那时还不会把电脑里的文件加密)。

后来同修给了我破网软件,教会了我上明慧网。那时虽然网络封锁不严,但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很大,一上明慧网就感觉心跳好快,那个怕简直无法形容,尽管这样,我还是坚持上明慧网,慢慢的,邪恶的干扰因素越来越弱了,同时我心里坚定的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把上明慧网坚持到法正人间,绝不允许邪恶干扰。”

《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我想下载《九评》光盘,师父给我安排好了,丈夫带着孩子回他父母家去了,我在家用了十多个小时的时间下载了全部《九评》光盘镜像文件。一番曲折后,我把全套《九评》光盘刻录好后拿给一个跟我接触较多的同修看,同修看完后说:“这是谁刻的?比某某刻的好(某某是大资料点的,经常刻光盘)。我笑了笑,真体会到纯净心态下正念的威力。

刚开始上明慧网时,因当时上网没有象现在这样遍地开花,我就要负责周边几个县市同修被迫害材料、迫害消息及严正声明的打字,然后发给明慧,还要每天编辑每日明慧的切磋文章和大陆综合消息给资料点做出来及时给同修看,直到后来有了明慧周刊才停止编辑,还打字了几本电话号码发到明慧网供讲真相用(刚开始是一个一个的号码打,后来就总结经验用区间打)。

刚开始上网是用电话线,那时下载速度很慢,下载一张真相传单就要半个多小时,后来有了宽带就快了许多,就可以下载语音、视频文件了,真感觉到今天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开创的。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我地恶警疯狂非法抄家,我的怕心也上来了,动念想把电脑搬到亲戚家去,我突然想到了以前我在心里对师父的承诺,心就稳下来了。

开始讲三退时,很多三退名单传到我手上(因上网同修少)因几年来我一直在做这些事,很多的时候一天在电脑上要做六、七个小时的大法工作,时间长了就生出了干事心,有时也觉的这事做的枯燥乏味,坐的腰酸背痛的。三退名单做起来更麻烦,做着做着怨恨心就起来了:有的字迹潦草难以辨认、有的重名多,有的竟然用代号、有的退哪一项也写的不清楚、有的两、三个名单用个小纸片很容易丢失、有的化名用邪党的官名称呼,因为名单来的渠道多,每次退回去要费些周折,心里就着急,还有妒嫉心。看到同修们一个个都退了那么多名,自己却只是坐在家里做“后勤”,还要遭同修指责,心里更不平衡了,想自己要是一开始就出去讲真相不也是能象同修那样退很多名单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吗?再一想这不是个私心吗?为什么老想自己,而不是把众生装在心里。

五、突破常人观念学技术为证实法所用

开始对于学电脑技术我有畏难心理及依赖心,旧势力也死死的挡着,后来想学技术,可同修不愿教,说有问题找他就行,别浪费时间学技术。可同修的电子书等着要呀?那时我地很多同修学法要用电子书,只有那个技术同修会灌内容,我想学着自己灌,可技术同修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家就是不停的切磋,不肯教技术,来了几次都这样。一天,我看时间不早了,还有十几分钟同修又要走了,可同修还没教我灌电子书呀,我很着急,就对同修发了脾气,于是同修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快速的给我演示了一遍就走了。

当时我很自信的以为自己看懂了,可当自己亲手灌电子书时却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么灌,怎么办呢?不可能为这事再找技术同修了,他很忙。这时我静静的找自己的执著:没有认清是旧势力在阻挡,看到同修不愿教技术,对同修有怨恨心,自己还有急躁心、干事心等。

找到了好多执著,我又在心里求师父帮帮我,不一会儿,我脑子里象放电影一样把同修的操作过程放了一遍,我再灌电子书一下子就灌好了。我心里感谢师父,眼泪都流出来了。这以后我除了灌电子书,慢慢的又将各类MP3、MP4的灌内容及操作方法摸索会并教会同修使用。

因我有一个常人观念,总觉的自己文化不高,又是一个中年妇女,电脑安装系统应该是男性技术同修的事。有了这个观念,技术同修到我家来给我安装电脑系统我连看都不愿看。刚开始,我家的电脑都是技术同修给安装系统及各类应用软件。随着网络封锁的逐步升级,明慧网关于网络安全方面的交流文章越来越多,同修就给我家安装了双系统,因当时都是手动安装系统,每次同修安装系统都要八至十几个小时,真是辛苦同修了。别说自己学安装系统,就是看着就觉的难,好多是英文,繁琐的很,哪有那个时间和耐心呢!同修也不叫我学,并说又不是经常要安装系统,学会不经常安装还不是忘记了。

后来技术同修越来越忙了,有一次我感觉电脑有问题,就让别的同修给技术同修带口信让他来我家看一下我的电脑,我一直等了两个多月技术同修才来我家,那时我几乎每天都要在电脑上做六、七个小时证实法的事。于是我只好下决心自己学会安装系统及各类应用软件,我找同修要了系统安装光盘,安错了就从新安(技术同修也教了些窍门),遇上英文软件更是需要反复试验才能安好。开始是手动安装,速度好慢的,后来有了自动安装光盘,边安装边做笔记,这样既能加深印象,安错了也能找到原因。这样反复好多次,我就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自己做证实法的事情用。

后来买电脑的同修多了,于是我又学会了安装DCPP双系统及钥匙双系统(学安装电脑系统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并且手把手的教愿意学安装系统的同修。学安装系统的同修是有些电脑基础的。可有些需要操作电脑上网及做资料的同修,有的连小学都没上完,学用加密软件要教好多次,做的笔记还看不懂,特别是外地的,每次要坐车去,来回好多次还都是些小问题。后来我又学会用明慧站内邮箱跟同修联系、给天地行网站发贴解决各类技术难题、邮件群发方法及国产手机发短信、发彩信、打语音电话及改串号的方法并将技术传给需要的同修。

六、编辑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

从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到二零零九年上半年,有大半年的时间没看到我地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和传单了,我们地区被邪恶迫害的还是很严重的,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就有十几个同修被抄家,期间有六个同修先后被非法劳教,还有被迫流离失所的,还经常有面对面讲真相被抓的。

正当我等待观望时,有一天我终于在明慧网上看到我地又发表了一期真相小册子,我兴奋的把小册子从头到尾认真的看了一遍,我猜想可能是明慧同修帮我们编辑的,我当时真是既高兴又惭愧,其实我早有编辑小册子的愿望。当我把我地又发表了一期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这事告诉一位协调同修时,她却说这个小册子就是本地同修编辑的,我听她的口气就好象是她编辑的,她说她只是把她想编辑的内容复制到一个文本框中要求明慧同修帮助排的版,并且埋怨会编辑的同修却不操这个心。原来是她把内容选好让明慧同修排的版,我感到很内疚(明慧的同修那么忙),但也很为难,我只是会一点点排版,可我不会写揭露邪恶的文章呀!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先把同修写的被迫害的文章发给明慧网,再下载下来准备编辑小册子用,编辑前我从明慧网下载了很多近期大陆各地的小册子,认真挑选封面、基本真相内容及与要揭露的本地内容相关联的内容,选一个近期的真相小册子作为模板然后進行复制、粘贴、编辑排版,因自己对排版不是很精通,我就把鼠标右键的相关选项一个一个的试,有时一个图案要拖好多次才能拖过去,经过反复掂量,终于编辑了一期本地小册子并发给了明慧网,明慧网很快发表出来了,明慧编辑只作了少许改动,并且排在当天各地小册子的第一个。我就把明慧改动的地方和我编辑的作了比较,分析了被改动的原因,以便更好的编辑一下期。

接着我又编辑了三期小册子,这三期我没有急于发给明慧网,而是连同前面的一期共四期都打印出来,并针对此事作了一次切磋交流,交流会上,同修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起牢骚来,什么被迫害人数不准确、什么被迫害天数不准确,什么有错字啊!还有的说:“这哪是本地小册子,都是七拼八凑,应该全部写我地被迫害的事实……”我静静的听着同修们意见和建议,这时一个同修说:“别人做这个小册子还是费了很多心的,也是不容易的,我们不能只是挑毛病。另一个有文化、懂排版的同修把四本小册子拿着认真的作了比较,说:“我看这小册子一期比一期做的好。”这两个同修一说,我听了觉的心里较舒服。我找到了我这是一颗喜欢听好话的心。后来我又编辑了一期小册子,后四期我也都发给了明慧网,明慧都未作多大改动就发表出来了。以后我还会编辑更多揭露当地邪恶的本地真相资料。

这是我第一次写交流稿,不妥之去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