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助师正法的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五岁。至今我得法和修炼整整十二年了。在这十二年里,我不仅变的身体健康,而且心性和道德上有了大幅提高,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是师父的慈悲、师父的呵护,才使我能够走到今天。心里充满了对师尊、对大法的无限感恩。内心的感受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下面就把我修炼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慈悲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闯过家庭关

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谆谆教导我们:“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有一个关一直伴随着我,就是家庭关。

丈夫脾气不好,喜怒无常,酒后时不时和我找茬,经常打骂我,我在外人面前能约束自己,而在家里就不大容易控制自己了。从修炼上说,丈夫这样对我有生生世世的因缘,也有帮我提高心性的因素在里面。可是我以前悟不到,提高不上来。有一次丈夫酒后无故骂我,还动手打我,我简直无法忍受,开始我还忍着,后来忍不住和他吵起来了,思想业反映的特别强烈,想出许多常人负面制人的办法和话语,心想:和他离婚!我要不修炼大法早和你干起来了,哪能受这么大的气?天天给你洗衣做饭,每天还要去你父母家做两顿饭、搞卫生,有病住院还得我去护理,我是在孝敬你的父母……越想越委屈。真想和他大干一场。很快我又悟到:不对呀!我怎么了?怎么能和他一样?我是修炼人吗?是大法弟子吗?师父的法是咋学的?听师父的话了吗?这是修炼人的状态吗?当时一会儿人念,一会神念,心里不平衡,委屈,法也学不進去了。

后来一想不行!我不能让思想业力牵着走,我知道越表面它表现的越坏、越猖狂,是最后该去掉它的时候了。我找同修切磋,坚决去掉它,不掩盖它,我是修炼人是大法弟子,和常人一样不就是个常人吗?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有时心中不平衡,还在此心带动下流泪,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何为忍》)。“有人讲了,这个忍要做到这个成度,常人也得说我们太懦弱了,太好欺负了。我说,那不是懦弱。大家想一想,常人中年岁大的人,文化层次高的人还要讲个涵养,不和人家一般见识。何况我们炼功人呢?那怎么是懦弱?我说那是大忍之心的体现,那是意志坚强的体现,只有炼功人才能有这样大忍之心。有这么一句话:匹夫见辱,拔剑相斗。常人那当然啦,你骂我,我骂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那就是个常人,能说他是个炼功人吗?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转法轮》

师父的法句句入心,修炼不能再这样拖泥带水了,反复出现的执著一定是根没挖出来,我无条件的向内找,发现了自己许多不纯净的心,自以为是的心,怕麻烦心,不让人说的心,显示心、名利心、委屈心、证实自我的心、争斗心、私心。 我就发正念解体它,不承认它,渐渐的我平静下来了,冷静了,我知道败物灭了,我去掉了不让人说的执著,去掉了这些人心。以后丈夫再发脾气时,我都能用修炼人的心态坦然面对。以后生活中有什么委屈,感到不舒服时就顺着这颗心向内找,一定能找到执著心,修掉它。当这样做的时候发现,真是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把“向内找”的法宝无条件的捧给了我们,我们千万要珍惜它。心态改变了,丈夫也不发脾气了,整天笑呵呵的。

婆婆病故后,公公由我来照顾。公公和小姑子一起住。因小姑子有精神病,洗洗涮涮,收拾屋子做饭都由我来做,他们想吃什么我就给他们做什么。公公执意想找一个老伴,儿女们包括我丈夫怕公公有一天不在了,继母瓜分家产,坚决不同意,矛盾很大。曾经找了一个没几天就被撵走了 。我知道后,开导丈夫说:我天天去给爸做饭,为的是啥?为的是让爸生活的幸福、顺心,有个快乐的晚年,顺着老人的心才是孝,丈夫明白了,亲自到农村把继母接回来。

公公很高兴,非常感激我,说你对我这么好,比我的儿女都好。公公的后老伴也说:你这个人真好,幸亏你了。我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是师父教我这么做的,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现在公公和后老伴也都在听师父的讲法,也将要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现在丈夫非常认同大法,有时还配合我讲真相救人呢。他说:我得好好谢谢大法师父,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庭。

师父教我“真、善、忍”做好人,我学会了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对人和善,善待他人,家里人和邻居都知道大法改变了我,都对师父对大法充满了敬意。

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贺词》)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保障。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千万要抓住这万古机缘,这是师父和大法给我们提供树立威德的最后机遇,莫要再徘徊。我每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不论遇到什么事从不间断。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世间假相所迷,不要指望世间的变化,众生都在指望我们得救呢!摆正这个关系,抓紧最后的时机,跟上正法進程,更广泛的救人。

我自修炼以来,一直坚持讲真相。我工作过很多地方,使我结识了很多有缘人,给我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工作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凡是我接触到的人,我都想方设法让他们明白真相。在开理发店时,我就给来理发的人讲真相,当替顾客挂衣服时我就智慧的把真相传单或小册子放到顾客的兜里。在和丈夫开出租车时,我就给坐车的人讲真相。有一次拉一个人去外地,讲好价四十元,路上他说他有一人女儿九岁得了皮肤病,现在十七岁了,花了不少钱,去了很多医院也没治好,到现在孩子连裙子都没穿过。我说我有一个好方法,不知你信不信?他赶紧说:我信,我信!我就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时就念了起来,然后我给他讲真相,又给他真相小册子,他特别认同大法,还激动的说我今天算遇到好人啦!我说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到地方后他给我五十元车钱,而且还要我到他家,说要给我拿鸭蛋。我说我不要,他非要给我,后来我把这十元车钱捐给了资料点。

近两年我几乎天天走街串巷,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我都出去讲真相救人。有的同修对出去讲真相有些畏难,我就和他们搭伴出去讲。我所认识的亲朋好友和同事几乎都三退了。买菜、逛商店、洗澡、参加婚礼都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在这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会直接针对心性進行考验,有听的,有不听的,还有听完打人的。有一次我给一个中学生讲真相,他生气的说:你是法轮功!过来就踢我,他说我打610、找警察,我说你找警察我也不怕,我是为你能明白真相,是为你好。这时走过来两个中年人,他和那两个人说:叔叔,她是法轮功!那两个中年人看看他又看看我,然后笑了笑就走了。我就用正念解体他另外空间的邪恶,没有一点怕心,师父说:“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最后他另外空间的邪恶被解体了,自己没趣就走了。

我们这儿有一所医院,门前有一个休闲的小广场,夏天傍晚就会有很多人在那里纳凉。我们经常去那讲真相、劝“三退”。有一天我看见有三个人坐在石凳上纳凉,我就去和她们搭话,和她们拉進距离,原来她们是来看病的。年纪大一点有心脏病,看来还挺重,脸色不太好,年轻的是她女儿,小一点的是她外孙女。我就告诉那个大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跟着我念,念完之后她高兴的说:哎呀!有一个东西从我这儿出去了(她手指着心脏),我的心脏不难受了,特别舒服。她激动的说:“我就知道一定会有神来救我的。”我又给了她们真相护身符,她们当时就都戴上了,特别高兴,而且她的女儿还退了队。那个大姐还说:我家是农村的,我在家经常收到小册子,我不认字,但我从不扔,找个好地方把它放起来,我经常告诫儿女们一定要做好人,好人有好报。

我有一位邻居,七十多岁了,是党员。我多次给她讲真相,劝她“三退”她就是不退,还说你别给我说这些、我不听。她行动不便,还有一个残疾孩子,我就从生活方面处处关心她,她家里缺啥少啥我就给她送去,她家没人去市场买菜,她求邻居帮忙,可没人愿意帮她,我就主动去帮她把菜买回来。后来她很感动,说你这人真好!我就借机给她讲大法的美好,为什么要“三退”,这次她痛快的把党退了。只要我们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抱着一颗救人的心,众生就一定会得救的。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看见一位大爷在路边乘凉,我走过去说:大爷多大岁数了?哪退休的?他说我九十三岁了,是转业军官。我说你听说过法轮功吗?他说听说过,我就给他讲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祛病健身的好功法,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邪党一手导演的,欺骗了全国人民,所以天要灭它,我说大爷是党员吗?他说是呀!我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你从心里把它退了吧!大爷说 :好呀!退!退!现在就替我把邪党退了吧,我正想退还没地方退呢!我说大爷您贵姓?大爷说我姓孙,我说就叫孙康乐吧,退党保平安,然后又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祛病健身,这时我看见大爷的眼睛里流出了激动的泪水。这样的事情还很多,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

在修炼中,也有很多不好的心,如爱打麻将,虽然现在不打了,但看见别人玩心里还是痒痒的,我知道这是非常不好的心,现在就曝光它,解体它!我的显示心也处处能体现出来,有时和同修切磋体会,不经意间就会冒出来显示心,意识到的我就抓住它,立即解体掉。归正自己一切不正的,无条件的同化大法。

我深知自己还有很多方面做的不好,时不时会出很多人心,但我有信心修去它,越做越好,把环境开创的更好,让更多的众生得救,让师父多一些欣慰。还有很多修炼中的事没写出来,我们走过的历程将会记载着这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