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人员在邪党疯狂迫害中走進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中国大陆的一位医务工作者。在我37岁那年,也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年后的2000年7月27日得法的。在这里首先感谢发真相资料的同修们!当时中共疯狂打压法轮功,但随着每天电视、广播、报纸针对法轮功连篇累牍的反面宣传,我却反而由最初对法轮功抵触和不解,开始逐渐变得好奇,甚至想知道个究竟。当我仔细看过从门上捡到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光盘后,深深的被法轮功学员们无私、无畏、善良、坚忍的精神所打动,也为他们入情入理深入浅出的讲述法轮功真相所折服。

要感谢的另一位同修就是与我家远隔千里的亲戚,我到那里度假,是他再次更加耐心细致的给我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为了坚定信仰所遭受迫害的真相后,我才知道原来在我生存的这片土地上,还正在发生着如此惨烈、悲壮却又感天动地的正与邪的殊死较量。我想法轮功一定不是偶然出现的,而且一定有他存在的理由。我就是在这种纯正的道德和精神力量的感召下走入其中的。

在邪党疯狂的迫害中走進大法

回首得法的风雨十二年,我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使我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巨变,一切都从法中得到了归正;以及所经历的邪恶迫害,一幕幕往事,历历在目……

在得法前,我是佛教居士,也就是在这个乱法末世自欺欺人的所谓信佛者。那时我的身心都很疲惫,贫血、便血、低血压、神经性头痛,经常头晕失眠,整日面色苍白、全身乏力、心烦气躁、精神憔悴。就是在这样糟糕的情形下,我幸运的得到了《转法轮》

当我用两天半的时间读完第一遍《转法轮》之后,我内心的感受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脑中只是反复的想着:我到今天才遇到这么伟大的通天之书,真的是太晚了!强烈的感觉到,这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从没如此确定过就是他!几天后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跟随困扰我多年的各种不适感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离我而去了,那些遍访名医却始终不得医治的顽疾,就这样不翼而飞了!那一秒钟我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几乎是哽咽着感恩大法带给我的奇迹。

在这之后,我便怀着喜悦的心情,将这些美好告诉了我年迈多病的母亲。当时母亲也是疾病缠身,高血压、脑血栓,半身不遂、全身浮肿、口腔黏膜长期溃疡不愈、患口腔癌早期等。因母亲不识字,只能让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没多久,母亲就扔掉了那些本以为要带進棺材里的一身顽疾全都康复了,将一箱子的瓶瓶罐罐的药全部扔掉,换成了一盘盘珍贵的师父讲法录音带了,还在古稀之年长出了黑发。

家人看到我和母亲的变化,也都真心的相信大法好,受益良多。例如:我有一位在农村种地的哥哥,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种地年年丰收,别人家歉收,他却丰收。有一次下霜,别人家的庄稼都被霜打坏了,唯独他家的完好无损。更超常的是,以他家的黄豆地为线,象刀切一样,与别人家的黄豆地形成鲜明对比,绿油油的,竟没有半点损伤。邻居都说:“真是怪了,你家的地咋没事呢?”他就大声地说:“因为我经常念‘法轮大法好’,是法轮功师父保护啊……”还有很多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神奇之事,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被迫流离失所二年 讲真相找回工作

中共邪党造谣诬蔑打压法轮功,我作为一名深受大法洪恩沐浴的受益者,怎么能袖手旁观,却只是从中获得好处呢?于是我做了决定,于2000年11月29日(当时我刚得法四个月)坐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并在12月1日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上访,向信访办及世人讲清真相,被绑架到北京朝阳看守所折磨20多天后,于12月25日天还没亮,突然弄上车偷偷运到了邯郸第一看守所,2001年1月3日被单位保卫科接回关到当地看守所。

2002年4月9日对于我和我的女儿来说真是一个恐怖而又难忘的日子。白天我还象往常一样来到单位上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晚上九点三十分左右,我家的房门却被人用万能钥匙打开,随之闯入三个气势汹汹的彪形大汉。当时只有年仅十四周岁的女儿独自一人在家,她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禁不住失声痛哭,一夜没敢合眼,第二天也没敢去学校上学。当她终于打通电话找到我时,早已泣不成声,半天才断断续续将晚上发生的这一切告诉了我,还不停的反问我:“妈妈,你不是说锁上门就谁也進不来吗?警察怎么就進来了呢?警察为什么对好人还那么凶?”当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孩子作出合理的解释和安慰。那可怕的一幕在孩子的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至今想起这些她还心有余悸……事后,我及时向院里汇报了这一情况,保卫科也就此问题与相关派出所進行了交涉,得到了他们不抓我的承诺,保卫科长让我安心上班,我信以为真,可下班回家时却发现他们竟在楼下蹲坑,准备抓我呢!不仅如此,他们仍象孩子所描述的那样,无所顾忌的随便出入我家。我再一次向保卫科说明了这一情况,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欺骗我院领导,给我罗列了一大堆莫须有的罪名,变本加厉的继续对我進行无理骚扰迫害。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给院长写了一封信,向他申请和说明对此次骚扰和迫害我准备回避一段时间的打算。于是我被迫走向了流离失所的坎坷之路,当时是2002年4月中旬。

离开我曾经拥有的一切时,那种痛苦的心情难以言表。而离开这一切,我又将流落何方?为了安全起见,所有我认识的人和有认识我的人的地方都不能去。世界之大,竟找不到容留我的一方安身之处,那种茫然、凄苦和孤独无助的感觉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在这漂泊不定的日子里,我曾身无分文、风餐露宿,当无吃无喝饥寒交迫之时,我曾向好人讨过饭、要过衣、借过宿,总之吃尽了人世间无数的苦。

2004年春4月,通过学法修炼我悟到:该回家了,家里的亲朋好友、同事、需要我回去向他们讲清我被迫害的真相、救度他们。就这样在2004年4月25日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当我将自己的这段亲身经历讲给他们时,他们甚至觉得我比《窦娥冤》里的窦娥还冤。

2004年5月8日,我到单位找到了相关领导,提出我想要回单位上班的请求,书记说:“我们单位规定超过三个月不上班属自动辞职,你都两年多没上班了,就属于自动辞职。”(实际也就是被开除了)我想他们是没明白我被迫害的真相,需要我去努力、需要我去讲清,就这样我开始往回找工作、讲真相的艰难历程。经过一番努力后,院里终于同意我上班,但前提是我得写保证。我怎能昧着良心写这个保证呢?我不写,书记很生气的说:“院里对你已经够宽容的了,让你写个保证你都不写,不写什么也谈不上,你走吧!”我只好回家,多学法、向内找、调整自己。过几天后我又去了单位找书记,可是他已调走。我又找院里的其他领导,院长、书记、保卫科长等,他们说:“你写保证,原工资原岗位上班,不写保证,每月三百元钱按家属工待遇。”

我知道他们还是没明白我被冤枉而遭迫害不能正常上班的真相,更没有明白大法的真相,我又继续向他们讲:“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更想象一个正常的人一样,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照顾好未成年的孩子,有美满的家庭,但是由于恶警的无理迫害,我却不能。我的确两年多没上班,给单位带来了麻烦,但我及我的家人所承受的痛苦、无奈以及心灵上的重创,你们是难以想象的!也是难以理解的!这两年对于一个生活在正常环境中的人、一个美满的家庭而言,只是一段短暂的时光,而对于我及家人来说却是充满了苦辣和辛酸,似乎每天都显得那么漫长。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目地只是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身心都健康、摆脱病痛和苦恼的人,可是没想到做一个好人是如此的艰难不容易,各位领导,我相信你们也都是善良的人,当你们的亲人受到如此伤害时,你一定也会很痛心的,这保证我真的不能写,我在大法中受益非浅,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如果我们人人都按‘真、善、忍’去做,人心向善,那么我们的国家就会太平富强,我们的生活会无比美好,目前已有一百多个国家受益于法轮大法……这么好的大法让我写保证说不好、说假话我肯定做不到,不让我修炼法轮大法更不可能。各位领导我希望你们用心认真分析、判断一下,到底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是正是邪,免得给自己留下遗憾,我也真诚祝福你们身体健康,平安幸福!”

历经四个月艰苦不懈的努力讲真相,唤醒了周围领导和同事们的良知和善念。院长说:“经过院领导班子研究,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你需要这份工作,需要有经济来源抚养孩子,院里同意你上班了,你就写一个好好上班的保证吧!”我说:“院长我不用写保证,我只要按大法的标准做,处处都会做好的,你放心吧!”就这样没写任何保证,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原工资原岗位上班,并补发了流离失所期间落下的一切级别工资。

在此谢谢师父,谢谢法轮大法在我修炼十一年当中给予我的神奇和美好!同时也祝愿善良的人们早明真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日得到大法的洪恩,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也奉劝那些不明真相跟随邪党仍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人,快快找真相,停止迫害,为你及你的家人负责,免得劫难来临被淘汰,真诚的希望并祝愿你们幸福安康,永得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