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二零零三年十月,在老伴的影响下,我走進法轮大法的修炼。当时我已六十七岁。我老伴修炼法轮大法前是药罐子,药一把一把吃,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连吃青菜还要吐出渣来,不能吃下去,走楼梯天旋地转不能动,站不稳,只能坐下来,简直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而每年吃的药费超过我一年的工资收入。老伴得大法后信师信法,通过学法炼功没几天,整个身体象换了一个人,无病一身轻,所有的毛病挥之而去,家里的一切家务由老伴包办。通过老伴得了大法的奇迹点悟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走進了大法。

当时我的身体也有严重的心脏病、肩周炎和恐慌症,得了大法后,毛病全部没了。我原来家里开了一家家电维修部,尤其修理空调爬高爬下特别累,现在手脚轻便、灵活,我身体回到年轻人的状态,天天精力充沛,重活累活都一个人扛,力气用不完。

直至二零一一年正月十六傍晚,我洗好澡出来,觉一股液化气臭味直扑鼻子里,但老伴和女儿都在一起没有感觉到,我马上觉的头晕,走路失控,后来我自己到床上睡觉,睡到半夜想起来小便,人站不住,倒在地上,小便失禁。我嘴里不停的说:我今天怎么回事!后来旁边老伴惊醒了,马上对我说:你不要紧,有师父救,你主元神要清楚。后来我老伴打电话给修炼的女儿叫她过来发正念(当时是半夜十二点)。第二天我小便仍失禁,裤子上、床上都是,整个人没有知觉,而且右半身手脚麻木不能动,早晨有几个同修到了一起帮我发正念,并鼓励我要清醒,是邪恶在干扰。发正念结束后我有点腹部难受,马上呕吐。呕吐后稍觉得好一点,同修说脸色有点红润了。但我一直迷迷糊糊的想睡觉,茶饭不思。老伴和同修看到这个状态,让我别睡觉,要我坐起来一同发正念。但我不能坚持一会儿又昏睡过去,直到晚上我稍能吃一点点粥了,但一会全又吐了出来。

到了第三天老伴和同修不让我再呆在床上了,让我坐在椅子上发正念,但一会儿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那咋办呢?让我站起来,可我站不稳,站起来就倒,臀部全都跌青,后来我想自己要坚强起来,我一定要站稳,不能让旧势力控制自己,要否定它排除它。我靠在大衣柜上站稳,与同修一起炼功,可是动作已全部忘记,五套功法全部乱做,只要一做动作,人就往右面倾斜跌倒,右半身手脚一点不能动。同修看到此情况立即拿来了教功带让我看,我视力模糊看不清楚。后来老伴和同修手把手教我,但我一会儿忘记了,就这样不断的一遍不行两遍,跌倒爬起,我终于断断续续炼完五套功法。下午同修要求我学法,我的眼睛看不清字,《转法轮》书上的字时有时无,同修用手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读了半天只有读了几十个字。

第四天,我和老伴一大早起来炼功、发正念。我知道,我一定要信师信法,我一定要闯关。炼炼跌跌、跌跌炼炼我坚持早上把功炼完。然后白天不停的用MP3听法。就这样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过了两个星期我基本恢复正常了,我又能到同修家集体学法了。

谢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我从旧势力的魔掌中拉了回来,我知道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我要精進,现在我和老伴每天早上三点三十起床炼功,动作轻松又正确。

我深感大法的神奇。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伟大。弟子一路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