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赤峰市陈钰今被无理抓捕 恶警企图勒索钱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报道)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镇法轮功学员陈钰今,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被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公安局国保大队刘彩军等一行五人在赤峰市松山区非法抓捕,随后恶警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又进行了抄家,并且态度非常蛮横,只是未抄到对其“有用”的物品。

刘彩军等不法警察抓捕陈钰今的借口是所谓的“网上通缉的逃犯”,这完全是诬陷无辜公民。陈钰今的母亲要求公安局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释放自己的儿子,却被他们推来推去。

在陈钰今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两次接到陌生人电话要钱,可见中共恶警绑架陈钰今的目的是勒索钱财。

荒唐的绑架借口

陈钰今,男,三十四岁,汉族,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四月被赤峰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接到赤峰市洗脑班洗脑,十几天后放回家。可是不知何故,二零零三年七月陈钰今又被时任翁牛特旗乌丹公安局国保大队李景海、乌丹镇派出所尹成等人绑架,关押于翁牛特旗看守所,三个月十七天后放回家。

此后,李景海给陈钰今一张IC卡,令其每周两次用电话或当面向其汇报“情况”。有一次被陈母撞见,李慌忙开车离去。(编注:李景海没有任何权利要求陈钰今“汇报情况”,这是违法行为)。

由于陈钰今一直以打工为生,但李不让其外出打工(编注:李景海的行径是违法的),无奈陈钰今的姐姐找到时任内蒙古赤峰市“六一零”主任杨春悦表达了陈想外出打工的想法(编注:法轮功学员是合法公民,外出根本无须“六一零”头目同意),杨直接说“可以,打工可以,没问题。”从二零零四年陈一直外出打工。谁知,时隔近八年的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陈钰今竟然被翁牛特旗国保大队队长刘彩军等人以“网上通缉的逃犯”为名非法抓捕!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六旬的陈母和家人找到刘问其原因。

刘说:“是接着执行二零零三年的劳教,二零零三年只执行了一部份,现在接着执行剩余部份。”

陈的家人问:“按照法律程序,如果陈钰今被劳教是否应该通知其家人?”

刘说:“已经通知了。”

陈的家人说:“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刘说:“当时你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还活着(意思是通知陈父了)。”

家人回答说:“我父那时还被关押在看守所,你们不可能去看守所通知吧?”

刘支吾着说:“当时经办人不是我,不太清楚。”

家人继续问道:“当初外出打工是赤峰市‘六一零’杨春悦答应的,怎么会变成逃犯?难道不是你们公安局释放的吗?”

刘说:“赤峰市‘六一零’管不着我们!”

中共各部门互相推诿塞责

为了替儿子讨还公道,陈母数次到翁牛特旗公安局找刘,有一次刘探听陈家房子的拆迁款的下落,还有一次陈母质问刘:我儿子没有劳教书为何被劳教?刘见无法搪塞,竟然说:“口头也行!”试问:难道公安人员的口头话也能当作法律执行了?

陈母见刘不说理,又找到翁牛特旗“六一零”主任巴特,巴特说:“人是国保大队抓的,我们‘六一零’不管。”于是,陈母又找的翁牛特旗公安局局长梁占庭,梁让陈母找督察。陈母找到督察后,督察却说他们只负责审讯,其它一概不负责,并让陈母去找副局长吉应涛,吉说劳教是市局决定的,要找就找市局。

就这样,推来推去将陈母推到赤峰市公安局,可是当年的“六一零”主任杨春悦已退休,市公安局的有关人员把陈母领到“维稳办”的陈晓东处(陈当年曾是六一零成员)。陈母叙述了事情经过,并表达了想看一下关于陈钰今被劳教的相关手续的意愿。陈晓东对陈母说:“你说的是个理!”并当着陈母的面给翁牛特旗公安局“六一零”的巴特打了电话,意思是帮助陈母查一查相关手续。第二天陈母又赶到翁牛特旗公安局,巴特表示容他一天时间,他给查一查。可是转过天,陈母再去找巴特,巴特却矢口否认他要帮助的事情,并说已经给陈晓东打了电话,如果陈母要找,还是找国保大队或上级司法部门。

没办法,陈母又找到赤峰市公安局陈晓东和国保大队队长张队长,二人均表示不让陈母再找,并且张队长说:陈钰今的事公安内部有权处理,并催促乌丹国保大队赶紧把人投入劳教所。

至此,想必各位读者都能看出,陈钰今在二零零三年根本就没有被劳教,可怜六旬的陈母数十次奔走于各有关部门,却一次次被推托出来。

恶警企图敲诈勒索

在这期间,其家人两次接到陌生人的电话,第一次(陈被绑架的五六天后)声称是和陈一起被抓的,花了一万多人民币被释放了,并问陈家是否有门路、是否有钱,如果没有门路和钱就要被劳教。家人问其姓名,却支吾不说,只说给捎个信儿。

又过了一个多月,陈的家人第二次接到电话,该人口气肯定地说陈能出来,但得交一两万元人民币,也未留姓名。由此可推断,两次打电话的均是公安人员,而其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敲诈勒索。

可是自从陈父去世后,陈母又没有退休金,仅靠陈钰今打工维持家用,而陈钰今在经济上、精神上成了家里的支柱。至今由于陈本人被绑架,还有几千元工资未能领回,这对本来就贫寒的陈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每逢佳节倍思亲,新年是合家团聚、欢乐喜庆的节日,可是陈家却因陈钰今被绑架而度过了一个凄冷,并不团圆的新年!

近日陈家人到乌丹看守所给陈钰今存钱买生活用品,但看守所说陈钰今年前已被送走,但不知送到哪里?至此陈钰今去向不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