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桦甸市法轮功学员2011年被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在二零一一年的一年中,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有八人被非法判刑,并已劫持到监狱。现在还有十人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一年有余,音讯皆无,不允许家属接见。还有一人被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多人曾在洗脑班遭摧残。

桦甸市政法委头目杨宝麟自上任桦甸市“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以来,一直操纵、指使整个桦甸市的公、检、法、司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导致桦甸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邪恶的绑架和恐怖气氛中,有的在反复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中含冤离世、有的被长期非法关押、有的被迫流离失所,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人的生活工作学习受到严重干扰,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因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其恶名。该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在过去十二年来的时间里,操纵中共公检法,野蛮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一、典型迫害案例

(一)三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公方利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桦甸市年仅三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公方利,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被桦甸市国保大队于晓强伙同八道河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桦甸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后,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公方利
公方利

公方利一九七四年出生在桦甸市西台子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公方利在被绑架之前身体非常健康,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以三轮车拉人或拉货养家。妻子没有工作,在家照顾丈夫孩子和老人,日子虽不富裕,但也过得开开心心、其乐融融。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公方利因坚持修炼,曾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公方利在被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时,桦甸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桦甸市法院预谋判刑。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零两个月的这期间,当局没有给家人任何抓捕的书面通知,家人也一直没能见到公方利,突然死亡的公方利在桦甸市看守所到底遭受过什么样的残酷迫害到现在还不能知道……

噩耗传来,家人都悲痛欲绝。每当看到公方利那心灵遭重创的幼女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我要爸爸!”时,公方利的妻子都肝肠寸断,亲戚朋友也已泪落千行!公方利的死完全是桦甸市国保大队、“六一零”制造冤狱,市看守所长期虐待、草菅人命造成的,中共及其一切协同迫害的组织、个人都难辞其咎。

(二)宋桂芬、李维华等十二人被桦甸市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四日,桦甸市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这是继十月十二日非法庭审的又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晚八点左右,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公方利、刘立波、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延秀华、朱秀芬、夏桂琴到桦甸市八道河子镇去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被国保大队警察于小强、八道河子派出所警察等绑架,一千多份真相资料被非法扣留。公方利、刘立波被劫持到桦甸市看守所,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延秀华、朱秀芬、夏桂琴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桦甸市“六一零”等多名恶徒,又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周玉兰、刘淑英、曹崇肃,并非法抄家,抢劫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周、刘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曹因检查身体有病被放回。而在二零一一年六月初再次被绑架,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庭审。

十一月二十九日,宋桂芬被绑架。这是宋桂芬第四次遭桦甸市恶警绑架。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桦甸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国保大队以大队长于晓强为首的十多名邪党警察闯到宋桂芬家,见宋桂芬没在家,却将她不修炼的丈夫绑架并非法关押一宿。三天后,桦甸市新华派出所片警魏某伙同国保大队长于晓强和十多个恶警闯到宋桂芬亲属家将宋桂芬强行绑架,并殴打她。

(三)两子陷冤狱 老母要人遭恶警暴力对待

吉林桦甸市法轮功学员王小虎、王小东先后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几年来,他们的母亲,近七十岁的王桂兰老人为了给儿子们申冤,走烂了整整两双鞋,为了探视兄弟俩人,车票装满了一纸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近十二年来,他们一家人一直过着聚少离多、流离失所的日子。

老人的二儿子王小东二零零六年被绑架,遭中共非法判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刚从七年冤狱回家不到一年的大儿子王小虎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一年新年前被劫持往公主岭监狱。狱方因其身体不合格拒收。但桦甸“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杨宝麟等拒不放人。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王小虎的母亲王桂兰老人去桦甸“六一零”要儿子,杨宝麟一直不理睬,最后一次竟将老人野蛮拖出大门。

当时听说王小虎已被迫害得不能行走,被杨宝麟等送到长春公安医院。后又走后门强行送进吉林监狱迫害。

(四) 白晶志等被监狱拒收,桦甸六一零仍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桦甸市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后,又强行送到监狱。在监狱拒收的情况下,仍不放人,又被继续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他们是:王小虎、付仁江、白晶志。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白晶志、李玉梅、周丽萍、马云凤、钱玉花五名法轮功学员在二道甸子头道沟讲真相救人,被明真相的村民构陷,被绑架。付仁江、王小虎是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同法轮功学员焦玲等到常山集市上赶集。被桦甸“六一零”(非法打击、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杨宝麟等跟踪绑架。非法判刑后又送到监狱,王小虎、付仁江、白晶志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拒收,但六一零杨宝麟仍不放人,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继续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后来又被强行分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和吉林监狱。其余女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劫持到黑嘴子监狱。

二、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吉林沙河子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桦甸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杨宝麟、李相庭与“犹大”邵玲狼狈为奸,还有国保大队于晓强等恶警配合,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吉林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吉林市“六一零”沙河子洗脑班,在船营区沙河子乡晓光村四社福利院(养老院)内,一共三层楼,一、二层是福利院,三层是洗脑班。

部份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桦甸市王国章被绑架到吉林沙河子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十二点左右,吉林省桦甸市红石临江法轮功学员范文芳被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桦郊乡天河村龙王庙屯法轮功学员王玉华。

恶警突然闯入王玉华家问其是否还炼法轮功,她没有回答仍被带走。两人当天就被劫持到吉林看守所。三十日,王玉华的丈夫和她所在队的大队长一起去要人,结果一起被扣。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晚,桦甸市红石镇法轮功学员夏季林、黄雪林、吴金凤在夹皮沟工地干活,被不明真相的人打电话骗至桦甸,被桦甸六一零绑架。第二天上午,红石林业公安局政保科王光超、周晶及片警等八人非法抄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早四点多钟,桦甸市“六一零”、国保大队伙同北台子乡派出所绑架桦甸市徐家屯法轮功学员公方菊、花某、说是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杜秀霞,在上午在商店上班时被恶警绑架走,被劫持吉林市洗脑班。这已经是杜秀霞第二次被非法送洗脑班。她女儿一直哭,说不知这帮坏人又把妈妈送到哪里去了。女儿没人照顾,生意被迫停了。

三、主要恶人及恶行

桦甸市“六一零”头子杨宝麟、李项庭(六一零副主任)、王洪海、于晓强(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光军(桦甸市看守所所长)“犹大”邵玲等。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被绑架、冤判、强行送往监狱迫害的都是由“六一零”头子杨宝麟、李相庭(六一零副主任)、王洪海等恶人的策划,指挥恶党工具于晓强抓人,再由看守所所长李光军和“犹大”邵玲的配合。

洗脑班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与邵玲有直接关系,所有与她有过接触的学员被她列了一个名单,在一定的时候就会抛出几个,作为向邪恶献媚的本钱。

四、迫害好人的邪恶黑窝

桦甸市看守所,吉林市看守所,吉林省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在船营区沙河子乡晓光村四社福利院(养老院)内,一共三层楼,一、二层是福利院,三层是洗脑班(女老板叫黄洁,男的姓郭,他们与“六一零”恶徒勾结作恶,为牟取暴利、迫害无辜)。

在历史的各个时代,都有一些为捞取私利而出卖良知、甘心被利用去作恶的人,但历史早已证明,他们终究是逃脱不了惩罚,如至今仍被追查的二战漏网战犯、以执行命令为托词却无法逃脱罪责的柏林墙卫兵,历史的将来也将证明,那些善恶不分、甘心追随中共邪党、充当其对“真、善、忍”信仰者进行迫害的打手,也将在正义的法律面前受到公正的审判,正所谓: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五、参与迫害的责任部门和责任人

桦甸市“610办公室”:66225505 邮编 132400
主任 杨宝麟电话: 0432-66220610 手机:13704348883 宅电:0432-66278191
李相庭电话:13704446891
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0432-66227191
国保大队大队长:于晓强13804448080 0432-68638080 0432-66232003
桦甸市公安局地址:桦甸市人民路107号 邮编:132400 传真:0432-66232601
局长 赵跃 66235779
桦甸市看守所:0432-66256000 0432-66252052
所长李光军:13804443801
桦甸市法院地址:桦甸市渤海路西段 邮编:132400
院长室:顾言正 13943222288 0432-66244066 、0432-66248200
非法庭审的法官:张秀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