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我从小就爱好武术,拜了许多师,学了一身好功夫。在当地也小有名气,也曾收徒传功。在文革后的气功高潮中,出于内心对修炼的向往,也曾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寻访名师修炼。正如恩师在《转法轮》说的:“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正当我心灰意冷之时,是恩师引导我得了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从此开启了我真正的生命。

因迫害而流离失所,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我在当地成立了炼功点,组织了学法小组,并到周围县镇去洪法。正当洪法形势迅猛发展之际。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大法的时候,由于我在当地较有名望,武功又好,学法前好打抱不平,在附近平息了不少争斗,学法后曾四处洪法,努力提高心性,地方上都知道我是好人,当地公安一开始没有动我。可是随着邪恶的疯狂,上面的压力越来越大,自己在反迫害中也有许多困惑和执着,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开始流离失所了。

我靠拾废品为生,即使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我夫妻二人仍坚持学法修心讲真相,走遍了当地的市镇乡村。这样过了三年,由于自己人心较重,文化又低,对许多法理也认识不清,虽然也做着三件事,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开始在劳教所,完全是用人心在扛,受尽了屈辱,也曾走了弯路,多次被恶警及刑事犯毒打,一次被一个会点武功的犯人一脚踹中胸口,当时就背过气去了。总是仗着自己的武功底子人为的硬顶。是师父的多次点悟和加持,再加上同修的帮助才逐渐的悟了出来,和同修们一起在劳教所抵制迫害。

再被非法判刑三年,遭毒打、挂铐,“强制转化”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更加认识到法的洪大和珍贵,更加努力的学法、修心讲真相,曾到集市上去讲真相。回到家里堂堂正正的生活,自己把做醋和酱油的手艺施展出来,买个小车到各市镇去卖,一边讲真相。时间长了可能又增长了执着心,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九零年一次和同修交接资料时,被邪恶非法抓捕,关進了全省最黑暗的x县看守所,也曾被毒打,挂铐,强制奴役劳动近一年,又被判刑三年。关到省内条件最差的号称转化率最高的农村监狱。

在入监队半个月左右,邪恶之徒们开始了所谓的“强制转化”,为我专门成立了“攻坚小组”,由监区教导员、入监队指导员、教育中队副指导员几个阴险邪恶的所谓转化专家组成,归监狱六一零直接指挥参与。在入监队倒出了一个专门房间,做贼心虚的把窗户用纸糊上。精心挑选了二个穷凶极恶的暴力犯,二个阴险的党棍贪污犯和一个犹大進行包夹监控。一开始是六一零和攻坚小组轮番谈话,用尽各种欺骗利诱手段企图使我放弃信仰,看我非常坚定,他们又采取威胁恫吓的手段说:“要关你一辈子,到这里来的没有一个不转化能活着出去的”。采取不让我睡觉的办法,白天恶警谈,夜间犯人包夹轮流上阵,想在身体上和精神上同时摧垮我。

心中有法 正念解体所谓强制转化,监狱的“攻坚”以失败告终

我想我是修炼的人,不能离开法,我就开始背法把我会的经文、《论语》、《洪吟》反复背,同时加强发正念。在背诵“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洪吟二》〈别哀〉)我意识到我应当认真的向内找了,一定是我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有了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是人情较重?在出事前我已觉察出不对劲了,结果碍于面子,还是勉强去了,结果遭到了迫害,只是表面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自己近来因忙于生计,学法上松懈了,执着于钱财,借了几个同修的钱,至今没还上,还为自己找借口,大法的资源只能用于证实法呀!还有欲望的心没去,至今夫妻间还没有断欲。问题找了一些,但到底是哪方面为主自己一时还理不清。

在这种孤独的高压下,有时会显得很无奈,会一阵阵信心不足。于是我就加强背法。在反复背“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几十遍后,我发现我浑身充满了正的力量,信心倍增。我突然想到既然到这里来了,那就是让我来解体黑窝的,再也不准许这种邪恶的强制转化现象发生了。

我就整天都发正念,特别是针对犹大背后的邪恶因素,我想他们也曾是我的同修,只是由于人心过重,被钻了空子,一时被邪恶利用,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不能放弃他们。在师尊的强大慈悲加持下,我利用一切机会向犹大和犯人包夹讲真相,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自己做,无论他们怎么对我,我都不怨恨他们,只是想救他们,“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洪吟三》〈济世〉),几天后他们都认同了大法和我的为人,夜间让我睡觉了,生活上照顾我,我打坐炼功时帮我看着警察,联系同修和老乡时帮我传话。

恶警一看不行了就亲自上阵,将犯人都撵出去了,由教导员和指导员二人分别扭住我的两个胳膊使劲往后拧,要给我“坐飞机、上大挂”(两种整人的刑罚),我一边对邪恶发正念,一边请师父加持,我就对他们说,“想动手吗?你们不行。”一使劲就把被扭到后面的手拉到前面来了,并把他们二人带出去了差点没摔倒,他们感到很奇怪:“我不信弄不住你。”就又上来抓我,使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掰不动我,只好自找台阶下:“看来你还真有功夫,以后我让他们谁也不许动你”,就灰溜溜的走了。

硬的不行他们又来软的,给我买了水果、香蕉,问我生活上有什么需求,他们尽力解决,又说让我的家人来看我(之前一直不让会见),讲什么他们也非常理解我,只是为了工作走走形式,千方百计的骗我签字,由于我有重情爱面子的心,几次险些上当。

他们又用欺骗和造谣手段,对外传播我转化了,表现的很好,以图孤立我。由于我几乎整天背法和发正念,很快识破了他们的诡计。看到软硬各种手段都不行,他们真是狗急跳墙了,又是谩骂,又是威胁,说要给我加刑,要关我一辈子,要关我到死。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就是来解体黑窝的,这种强制转化的形式必须破除,不允许它存在。念头一正,发正念的能力大增。恶警们再不敢到我房间来,许多时候绕着走,勉强呆一会,就说头痛。他们只好告饶说:“我们也不转化你了,转化也不可能百分之百,你敢不敢写下来你就是不转化。”于是我就写了:“法轮大法是救宇宙的法,我今生有缘能修大法我无怨无悔!”并让他们都签了字。

前后一共经历了六个多月的时间,他们终于放弃了所谓的强制转化,在这个监狱最长的一次“攻坚”终于以失败而结束了。他们又威胁说要把我分到最苦最累的监区。我就发正念否定迫害,大法弟子本来就不应被关押在这里的,他们迫害大法弟子是在犯罪。

要堂堂正正的走回正法洪流中

后来他们把我送到教育中队去。这里被集中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绝大多数已走回来,用各种方式证实着大法,反迫害,已开辟了一定的学法修炼环境。我和这里的同修一交流,我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决心,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学法不够,许多法理不明,修炼中掺杂着人心,以致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决心和这里的同修一道努力,彻底解体这邪恶的黑窝,堂堂正正的走回到正法洪流中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