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苦难 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我是河北人,从小就体弱多病,母亲说出生三天就给我请来医生开始扎针灌药了。因很小就得了心律失常的病,总是心惊,伴随睡不着觉,严重失眠症。父母看我这个样子都以为我活不了几天,上了几年小学就因病辍学了,在家养病。成了家人的“累脚石”。

成家后又成了丈夫的“累赘”,因常常卧病在床,经常遭到丈夫的辱骂,恨我无用,毁了他的一生。他不是领女人们在大城市旅游就是在外边赌博,一赌就是连续几天几夜,甚至是十天半个月。我常常是欲哭无泪,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价值。几次上吊自杀未遂。

到了一九九八年,我的头部疾病越来越严重,远近的医生没哪个能给看好。女儿说让我炼炼法轮功试试。当时女儿刚得法,说完就给我找来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放给我听。见我不入心,就找了一个得法早几年的大法弟子来跟我谈法轮大法的功理功法,并鼓励我回到家一定去村里的炼功点学法炼功。过了两天我就去了本村的学法点,几天后我在家炼功,两个明亮的法轮就在手心里转。

自此,我知道师父在管我了,这十三年来我坚修大法,从没吃过一粒药。

二零零一年,我和另外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遭绑架,被关入当地洗脑班,邪恶让我们看诋毁大法的录像,我不看,罚我跑步,我不跑。他们就一次次把我推倒在地,在地上拖我,我昏死过去,醒来时还要我跑,继续拖我,我被折磨的第二次晕过去。后来我几天不吃不喝。他们看我全身发抖,不行了,才把我送到当地医院。后来家人把我从医院接回家。回到家后发现丈夫又跟另一个女人鬼混,并且为了那个女人,在亲朋好友家借了不少钱,家中经济陷入很大的困境,加上女儿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劳教,外孙没人照顾,真是百苦都来啊。

在这同时为了揭露迫害、制止迫害,同修不断的往我这里送真相材料。我想把这一批批的真相资料分给同修一些,可当时不少同修的怕心都比较重,家人阻力也大,不敢接资料。在这种情况下,我把心一横,背起资料自己一个人去发,一村又一村,足迹遍布了方圆几十里的乡乡镇镇、家家户户。

在发资料讲真相的路上干扰我的还有病业,有时头晕的我不敢睁眼,我就闭上眼睛走,有时一上自行车就头晕,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天旋地转。我一遍遍对自己说:“坚修大法心不动,谁也别想干扰我,我必须救人,走师父安排的路”。

为了加强正念,几年来我天天坚持背法,《转法轮》现在在背第八遍,晚上参加集体学法,白天挤时间背法。是扎实的学法基础,使我在关键时刻出正念。

我几乎天天出去讲真相,遇到各种人:有感谢的,有不理不睬的,有对我怒吼驱赶的,有要举报的。对不明真相的众生我不急不弃,用一颗善心对他们,先唤起他们的善念:“大哥大姐(或说小妹妹、小伙子),你知道你为什么被共产党骗得这么惨吗?是因为你人善良,善良的人怎么会想到中共有多么邪恶呢?善良的人总是把别人往好处想。我最愿意给你们这些善良人讲真相,因为我不忍心善良无辜的人被中共毁了。”

对于那些不听真相赶我走的,我从不轻易放弃,就用上面几句话唤醒他,这样一说,大部份人就能接受真相了。我先从能唤起百姓共鸣的中共腐败讲起,尤其是公检法的腐败更是能引起百姓共鸣。

随着不断讲真相,世人越来越看清中共的邪恶,另外空间的邪恶也清理的越来越多,现在整体环境也越来越好,丈夫越来越有正念,还能帮我讲真相。以前的不好习惯也在不断的改,每天都在看新唐人电视节目。

修大法前,算命先生说我只能活五十八岁,我现在六十四岁了,而且越活越年轻。我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师父给延长来的,我比谁都明白:如果不是学了大法,即使还活着也是生不如死。自从修炼了大法,我不再是个无用的人,而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每天为证实法,助师正法忙碌着。

唯有再精進,回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