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棒砸头 师尊解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

重棒砸头 师尊解难

〖新疆来稿〗我在农村生活,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九年,家中盖房子,要用卧杆把水泥吊到屋面上。卧杆都是用比较结实的木头。我在一头固定好铁丝钩。在另一头拴上一根绳子,便于拉动卧杆上下吊动水泥。当时想多吊点水泥,就一次挂了两桶。当我用力下拉卧杆时,突然铁丝钩经受不住两桶水泥的重量,被拉直了,两桶水泥从半空中掉在地上,沉重的卧杆在我用力下拉时,正好重重的砸在我的头顶上。

当时我只觉得有一种东西从头顶顺着脊椎骨一节一节的传递下来,到尾骨就停止了,把砸下来的力量化解了。我头上不太痛,可是臀部却疼了十几天,睡觉翻身都困难。

二十几公分粗的实心硬木在自身重量和我用力下拉的合力作用下,猛砸在我的头顶上,头没事,臀部却疼的难受,真是怪了。我想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有师父保护,这致命的重击,我早就完了。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冰桥度险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我得法五年,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经历了许多风雨,最后是靠师尊的慈悲呵护才能走到今天。下面我要向你们讲述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情,是师父救了我,才保佑我平安无事。

这两天我们当地下着小雨,天气十分寒冷,许多路面都结冰了。一月十四日晚上,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去的路上,当时经过一座桥时,由于坡度较陡,我在上桥的时候,突然车头一歪,车轮打滑,人就从车上摔了下来。那时,路面都结冰了,地上很滑,我连人带车就后仰着直往桥面下冲去。

当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完了,但当我一想到师父,我就感觉内心十分平静,我不但没有害怕,而且我还知道我不会有事的,师父一定会救我的。我于是大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您快点救救我!”慢慢的,我和车子的滑行速度变慢了,方向也改变了,最后靠在了桥边的栏杆上停了下来。仔细检查一番之后,我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自行车也完好无损,只是磨破了一点衣服,车漆掉了一点。

回到家后,我跟家人讲了发生的一切,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

师尊法身护我脱险

〖湖南来稿〗我是大陆湖南山区农村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十几年的修炼给我和家人带来了非常大的福报,特别是今年七月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情,更让我对大法的修炼坚定了信心。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今年七月上旬我那个地方连续下了两天大雨,因为我家的秧苗刚刚插下去没几天,根系还没稳固,所以非常担心大水会毁坏秧苗,不敢出门的我只好在心里默默求师父保护,莫让大水毁了我的秧苗。

第三天雨小了点,我穿上雨衣来到后山的田边,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奇了,整条冲里,除了我家的两块秧苗没被水淹没,别人家的田地全部都被水淹着,而且不少秧苗浮在水上。

于是我放心的往回走,途中只听得头顶一阵劈劈啪啪的响声,我抬头朝山上一看,一块巨大的山体正在朝我垮塌下来。当时我吓得紧闭双眼,此时,眼前立即浮现出师尊法身高大的身影,只见师尊右手一挥,崩塌的山体已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身后。

在我确认我没被山体淹没而睁开眼睛再朝山上看去时,原来垮塌的山体在我头上十几米高的地方拐了一个弯,形成了一个“八”字。

真险啊,如果不是一个修炼人,这次就没命了。感谢大法!感谢师尊!

师父保护我经历三次生死大关

〖云南来稿〗我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喜得大法的云南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二岁。得法前,我感冒发热流鼻血,胃痛等等,学法炼功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由原来的药罐子变成一个健康的人,一路上感激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救度,使我能走到今天。下面就说说我修炼后在师父的保护下经历过三次生死大关。

二零零一年第一次过关,是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工时,给手扶拖拉机上土,装满后坐在拉土车上去下土,途中路不好走,我人被颠簸甩出去二米多远,锄头从头顶飞过,人坐在地上。驾驶员为了推卸责任还大骂我为什么不坐好,我说:“没事,对不起”。自己心里明白是师父保护,才有惊无险。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四年拆旧房时,我被倒塌的门框砸到头顶,头从门框玻璃中穿出来,当时头上戴的帽被砸碎,大腿上划了一个口子。自己用师父的教导向内找,当时把旧砖削干净,我削了五、六百块被别人拉走了,就和常人发生口角,不修口。这是师父点化我要提高心性,去利益心、争斗心等执着,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和常人一样,修炼路上的任何麻烦和苦难都是给自己去执着心的好机会。

第三次是二零零六年拆一处废旧房,我当时在地上削旧砖,从二楼上掉下一扇门窗,直奔我头顶下来砸在背上,身体被窗框套住破碎玻璃四处飞溅,右边脸上划了一道口子缝了四针。房主还责骂我,那么多人怎么偏砸你了。我心里想着自己是个修炼人,要不学大法恐怕连命都没了,心里不怨恨别人怎么说,只有对师父的感恩。

修大法真好,使我从名利情仇、恩怨中走出来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无比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